同性恋平权运动新的司法胜利

2010年9月9日,中加州地区联邦地方法院的Viginia Phillips法官宣布美国军队现行的“不问不说”政策(DON’T ASK, DON’T TELL)违反了宪法第一修正案所规定的言论自由权和第五修正案规定的任何人不得自证其罪的权利,要求政府立即停止实施该政策,是为Log Cabin Republicans v. United States.

LCR案是联邦法院系统在近半年之内作出的有关同性恋问题的第二个重要判决。2010年6月,北加州地区联邦地方法院的沃克法官在佩里案中判决禁止同性婚姻的加州宪法修正案违宪,并宣布同性恋者有缔结婚姻的权利。目前加州的联邦法院对同性恋比较支持,Phillps法官能够作出这样的判决并无太大的意外。

但令人意外的是,Phillips法官的判决发出后,行政分支向该法院申请暂缓执行,但被Phillips法官所拒绝。之后,司法部又向第九巡回上诉法院申请临时禁止令。上诉法院接受申请,并下达了临时禁止令。要知道,在2008年的竞选中,奥巴马公开承诺过如若当选,将在自己任内废除军队的“不问不说”政策。但现在司法部门裁定该政策违宪无效后,奥巴马的司法部却没有顺水推舟,配合司法部门废除该法,反而坚持上诉,寻求推翻地方法院的判决。

司法部是行政分支的一个构成部门,隶属于总统领导。司法部的部长、副部长等高级官员均由总统提名,经参议院,需要服从总统的领导和管理。除非是在一些特定案件中特设的独立检察官可以不受总统干涉,其他司法部的官员都要维护总统的立场,执行总统的命令的。所以,LCR案后出现的这种司法部的行动和总统的竞选承诺背道而驰的局面就十分诡异了。

诡异的奥巴马

其实,造成目前这种诡异局面的正是总统奥巴马自己。对于同性恋问题,奥巴马的立场是模糊的,甚至矛盾的。在竞选中,奥巴马表示不反对同性恋,但又反对同性婚姻合法化。这是一个中间立场,也是典型的竞选立场。对于“不问不说”政策,奥巴马虽然在竞选时表示会在自己任内废除该政策,但后来又宣称不能操之过急,要制定有一个谨慎的方案缓步推进。

在2008年大选中,奥巴马对同性恋的支持为其赢得了同性恋选民的支持。但这一次,面对同性恋平权具体行动问题时,奥巴马则退缩了。这表明,2008年大选时奥巴马的表态是典型的竞选承诺,做不得准。军队对同性恋问题是“不问不说”,而奥巴马则是“只说不做”。更何况2010年中期选举在即,奥巴马政府在经济问题上面临各方指责,两院优势难保,他更不想在同性恋问题上节外生枝,以免得罪保守派选民。

除了中期选举外,促使奥巴马回避的还有司法因素。目前,佩里案正在上诉法院等待审查。佩里案是近年来同性恋平权进程中的一个重大案件,推动者试图通过联邦法院系统的诉讼,一举废除全美各州对同性婚姻的禁令,彻底实现同性婚姻合法化。同性婚姻合法化问题是同性恋平权进程中最大的障碍。如果同性婚姻能够合法化,那么同性恋平权也将随之实现,其他对同性恋的歧视政策也就没有存在的理由了。正是因为佩里案关系重大,反对同性婚姻合法化一方对此案也极为重视。现在,诉讼双方的目的是相同的——都试图把此案上诉到最高法院,由最高法院做出一个宪法性裁决。

如果最高法院最终审理佩里案,并判决同性婚姻合法,则将是同性恋平权运动的重大胜利。如果结果相反,同性恋平权进程将出现严重倒退。无论如何,最高法院的判决是政客行动的风向标。此时的奥巴马,显然是在等待风向明确之后再决定如何行动。在打定不做出头鸟的策略后,奥巴马有理由要求司法部就不闻不问案上诉,以求拖延时间,等待佩里案的审理结果出来后相机而动。无论佩里案结果如何,奥巴马都可以将选民关注的焦点推向最高法院,包括来自各方的批评指责。

另外,造成这种诡异局面的,还可能有第三种因素——奥巴马本人内心其实是反对同性恋的。这种猜测或许太过不可思议,但并非不可能。奥巴马在“不问不说”政策问题的立场上首次倒退出现在他当选总统19天后,这种变化太过迅速。更不可思议的是,在2009年7月,白宫和一些民主党人向共和党人参议员黑斯汀施压,要求其撤回一份禁止军队使用联邦经费驱逐军队中的同性恋军人的法律修正案。

奥巴马在公开演讲中,在国会发表国情咨文时,均宣称要废除“不问不说”政策,但又同时表示无法提供明确的时间表。白宫方面宣称,废除“不问不说”政策属于国会立法权范畴,在这一问题上,白宫将服从国会的决定。这是典型的政治踢皮球。对此,2009年5月,一些军事法学者召开研讨会后宣称,奥巴马如若真想废除该政策,并不一定需要等待国会修订法律,因为总统有权颁布一项行政命令,要求军队停止执行该政策。这些学者又把皮球给踢给了奥巴马。

废除“不问不说”政策真的影响民主党的中期选举吗?未必。根据《华盛顿邮报》、CNN、奎尼匹克大学民调中心等机构发布的民调结果显示,美国民众大部分是支持废除“不问不说”政策的。也就是说,奥巴马如果着手废除“不问不说”政策,对民主党的中期选举是有利的,或者至少不会产生不利影响。

如果民心可用,那么奥巴马反对是受到了来自军方的压力吗?从目前情况看,这种猜测也是不成立的。

自1994年该政策实施以来,已经有数一万三千余名军人因表露自己的同性恋身份而遭军队除名。随着美军每年招募新军短缺,军队内部也倾向于放宽该限制,以扩大兵源。美国一些退休军人团体和高级将领们,包括鲍威尔将军、现任参谋长联合会议主席马伦上将等都公开表示目前该条件已经成熟,政府可以废除该政策了。

共和党人的立场

当然,美国社会仍有许多人在在维护“不问不说”政策,共和党参议员麦凯恩就是领军人物之一。在今年年初的一次国会听证会上,麦凯恩当着参谋长联系会议主席马伦上将和国防部长盖茨的面宣读了一份退役军官联名信。在信中,这些联名的退役军官们要求维持“不问不说”政策,因为“该政策是维护军队纪律、秩序和良好环境所必需的”。但稍后一退役老兵组织对麦凯恩宣读的这封联名信予以了驳斥。该老兵组织指出,在公开信上签名的军官有许多已经过世,还有一些名列其上的军官在看到联名信后公开否认自己曾经署名。所以,麦凯恩宣读的这封联名信是虚假的。

在同性恋问题上,以党派来划分立场是不可靠的。事实上,LCR案的原告正是加州地区的一个共和党人退役军人团体。在六月的佩里案中,加州的共和党州长施瓦辛格也公开表示支持同性恋者,在佩里案中通过不应诉来帮助原告。

真假奥巴马

在过去的半个多世纪中,通过司法诉讼(主要是挑战反鸡奸立法合宪性的诉讼),同性恋者已经解决了其存在合法性问题。在存在合法性问题解决之后,同性恋和异性恋的平权问题也随之成为新的前进目标。只有实现了权利平等,才能最终完成同性恋和异性恋的平权目标。

目前,社会各界对同性恋的接受程度相较以前已经有很大的提高,这是一个社会更加宽容、进步的标志。经过佩里案的初审,反对同性恋者在事实及法律基础论证方面已经一败涂地。除非宗教信仰因素成为最高法院裁决的主导因素,否则同性婚姻合法化指日可待,同性恋平权目标彻底实现亦为时不远。在此关头,奥巴马在同性恋问题上的诡异表现不得不让人怀疑——到底哪一个奥巴马才是真的奥巴马。

dontask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