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e-condom 

早上BBC报道说梵蒂冈的官方报纸报道称,教皇已经认可在例外情况下可以使用安全套。对于何种情况为“例外情况”,报道中目前只举出了男同性恋之间性行为。

这是梵蒂冈在使用安全套问题上做出的重大妥协。之前,教皇一直坚持,使用安全套进行性行为是不符合教规的。梵蒂冈对安全套的抵制受到各界的广泛批评,因为安全套现在的作用并非仅仅限于避孕,它还是预防艾滋病的重要工具。特别是2009年教皇在访问喀麦隆时公开称,“使用安全套不但不会控制艾滋病的扩散,反而会扩大艾滋病扩散的危险,危害公共健康。”教皇这一论断一出,各界哗然,因为这种观点显然与事实不符。

教皇之前之所以如此抵制安全套,乃是从道德角度出发。教皇认为,安全套的使用导致性泛滥无节制,增加了人们感染艾滋病的风险。所以,治本之策还是在于限制人的欲望,提高人类的性道德。

值得关注的是梵蒂冈给出的改变的理由。教皇认为,允许在例外情况下使用安全套,并非是抛弃从道德上控制艾滋病的根本原则,只是梵蒂冈根据既有的性行为现状(living sexuality),尝试一种不同的方法,一种更为人性的方法。

能否使用安全套不仅仅是个宗教问题,还曾经是个重大的法律问题。别看美国人性解放叫得那么欢,在1960年代以前,美国许多州不但禁止堕胎,还禁止避孕,使用避孕药和安全套可是个犯罪问题。1965年,康涅狄格州最高法院方才做出判决,裁定人工避孕属于合法行为,并将之定义为个人权利。

梵蒂冈教皇对允许例外的解释方法和美国最高法院在解释宪法有不少相同之处。在美国,对于解释宪法的方法,一派要求追求宪法文本原意(original Constitution),一派坚持与时俱进的活着的宪法(living Constitution)。美国进步时代之前,最高法院由对童工大量存在,儿童健康受到侵害的现实不闻不问,以宪法规定的契约自由原则作为判决基础。到了进步时代之后,契约自由原则受到法律界的挑战。最终,最高法院接受了时代的变化带给整个社会观念上的变化,适用living Constitution对契约自由加以限制,禁止雇佣童工。

梵蒂冈这次在科学与现实面前作出退步,尊重living sexuality,也算是一大进步。《圣经》和古老的宪法一样,也需要解释。在天主教解释,教皇对《圣经》教义的解读,自然也是最权威的,他就是宗教法庭的唯一一位大法官。和美国那九个老人一样,教皇在解释教义时也尽量不推翻先例,而是以与时俱进为理由,在先例上开口子找例外。

这或许就是政治的共通之处。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