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虽然阴霾,但整个一天都十分开心。在宝庆路和复兴中路随便走了几步,随手拍了一些照片。

DSC00451

上面这幅照片中的地方就是曾经十分有名的宝庆路3号,可惜已经荒凉衰败得不成样子了。宝庆路3号人称是上海滩第一私家花园,在淮海路的黄金分割点上,占地面积近5000平方米,建筑面积1000余平方米。它的主人,是当年上海滩的颜料大王周宗良,一个德国领事在春节时都要根据中国传统向其行叩拜大礼拜年的中国商人。不到宝庆路3号,就不能了解上海滩的生活(关于宝庆路3号,比较好的一篇文章是程乃珊写的《宝庆路3号的故事》,发表于《江南》杂志2006年第2期,目前有关宝庆路3号的介绍和新闻报道文字基本都以此文为基础)。

江山易色,物是人非。周四小姐和家庭教师徐兴业的爱情以悲剧告终,他们的儿子徐元章和学生的婚姻也成劳燕分飞,现在连徐元章自己也要被勒令搬出这座生活了半个多世纪的家了。宝庆路3号,是两代人的精神寄托,却也见证了两代人的悲剧。

DSC00453 复兴中路

DSC00458复兴中路的克莱门公寓

Share

晚上加班到十点半,出来见雾气蒙蒙,算是2010首场雾。雾气中夹有雨气,却又没凝成雨滴,呼吸之间,空气中的颗粒感随气流而入体内。

想起看的一些文字,顿觉无聊。已是午夜,一杯酒,只图一醉到天明。

Share

昨天在一个聚会上遇到了留着长胡子的许崧,有幸听他分享了自己周游世界的感悟。许多人都说周游世界的过程中如何取得签证是个大难题,但许崧却不以为然,他一再强调,只要敢去申请签证,就能签得到。许崧介绍说,根据外交对等原则,土耳其是不在第三国给中国人发放签证的,但他就在喀布尔搞定了土耳其大使馆的人,成功拿到了签证。他笑称,在许多国家只要签证官或边境海关看你是个人,就给你发签证。

许崧

许崧最近刚从西亚一带回来,相关的游记据说年底就能出版。对于西亚伊斯兰世界,许崧满口的赞叹。他驳斥了现在传媒对西亚国家的妖魔化,成在这些国家旅游其实是很安全,很享受的旅程。不像国人标榜的“热情好客”,伊斯兰国家的人民把这四个字给当做宗教原则来加以实践,他们认为客人是真主派来考验他们信仰的天使,因此必须要全心全意的接待,即使一穷二白,也不能怠慢了客人。在伊朗这种国家的公交车上,游客只要对买票这件事表示迷茫,就立马有不认识的当地人忙你买了。

现场的老六也补充了一个事例。话说他一朋友到巴基斯坦博物馆想为一些文物拍照片,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就把他带到存放那些金贵文物的简陋平房,开了门之后就走了,任他拍摄。老六的朋友和老六自己都特别惊讶,因为根据中国人的思维,这样做的安全漏洞太多太多了,连他们一听到都情不自禁地产生偷偷揣个金佛出来的“邪恶念头”。这不是人家巴基斯坦人民粗心大意,而是人家根本就认为这是正常的信任。

我问许崧在温和的阿富汗和巴基斯坦村庄中极端武装分子是如何存在下去的。许崧说极端的人地球上到处都是,那些地方也不例外。巴基斯坦人普遍认为他们的政府背叛了国民,拿了美国的钱来打自己人。这真是一个难题,就像武侠小说中描写的两大高手比拼内力,一旦较上劲,除非拼个你死我活,否则掌力是撤不下来的。基督教世界和伊斯兰世界的仇恨岂止一天两天,那从十字军东征时就已经是血海深仇了。如今两大阵营中的任何一个国家都难抵御得住国民的情绪彻底握手言和,就像张无忌在接任明教教主时约法三章,禁止明教教众再继续和以前的仇家继续仇杀下去一样。这或许也是现代国家运行机制的一大缺陷,国家的长远利益及人类的共同利益被短视的情绪和仇恨所绑架,不独伊斯兰世界如此,基督教世界亦是如此。

很羡慕许崧这样把旅游作为生活形式的人,另外还有林达夫妇,庄哈佛·黄耶鲁夫妇等,一边行走,一边思考,人虽渺小,世界无限。他的分享勾引了在场不知多少人小时候立下的周游世界的梦。嗯哼,挣钱吧。

许崧这次急忙回过的理由是:斯皮尔伯格和汤姆·汉克斯合作拍摄的美剧《太平洋战争》将于3月14日上映,他要回过看美剧。

Share

今天上海先后数拨约有三十余男男女女聚集在一起,围绕从北京来的“人渣”——老六——一起怀疑人生。桌游吧里聊着怀疑,饭桌上喝着怀疑。怀疑了七八个小时,有个结论,人如其文。

DSC00415怀疑完人生之后,大多都东倒西歪了,想不怀疑都不行了。

DSC00439

Share

ABC在2010年初推出新法律剧The Deep End,国内一般译作《律政潜规则》或《律政新人》,也有人想出了一个较为文雅的译名——《鱼翔浅底》。这部新剧将的是五位刚从法学院毕业的学生,经过重重考验,加入了洛杉矶一家顶级律所,他们所面对的, 不是一片海阔天空,而是错综复杂的工作环境。

clip_image001

或许,这部新法律剧的名字之中就已经嵌入了昭示其命运的谶语:据报道,2010年2月之后,该剧将不再继续播出。从开播到被砍下,这部讲述律师新人的法律剧仅仅播放了6集,也算是一种夭亡了。

自从Boston Legal在2009年剧终之后,ABC就一直没有响亮的法律类剧集上线。想必ABC也在这部新剧上寄托了不少希望,所以它的亮相才如此高调:炫酷的画面,快速的节奏,帅气美丽的演员,华丽的场景……这和Boston Legal的风格迥异。眼前一亮之余,也很快给人以眼熟的感觉,依稀让人想起2006年上映的Justice(《正义》)。更为相似的是,二者都是短命的剧集。看完6集后仔细回想下,其实两部剧集中途夭折的原因也是相似的。

首先,The Deep End 和Justice在制作成本上都太过高昂。Justice中律所的老板Ron有一句名言——“只要你找到了正确的律师,你就找到了正义(Justice)。”要想找到正确的律师,就需要有足够的金钱,因为寻求正义是一项烧钱的事情,特别是那些却是犯了罪但又想逃脱法律制裁的人来说。Justice的特别之处就在于它没几的结尾都会还原案件的正是情况,而事实和Tom他们在法庭中实现的正义往往截然相反,这给这部剧集的名字——Justice——以莫大的讽刺。为了替他们的当事人辩护(我不会用“洗脱罪名”或“逃脱制裁”这样带有偏见的词语,因为这些辩护律师都是在法律和道德允许的范围之内履行自己作为辩护人的职责),剧中的律所配有许多令人眼花缭乱的高科技工具,专业的陪审团挑选咨询顾问,他们常常利用这些手段来抓住普通效率所所不能发现的证据和机会来使得自己的当事人处于有利的位置。但这些手段的花费都相当的高昂,制片方在制作时必然使成本上升。高成本的剧集就必须有更高的收视率来支撑。很不幸,Justice没有撑过去。虽然观众叫好,但还是在仅播放了12集后就被砍掉了。

The Deep End同样将剧情背景安排在洛杉矶一家名叫Sterling, Huddle, Oppenhiem & Craft的顶级律师事务所(现实中美国的确有一家名叫Sherman & Sterling的律师事务所,该所在150多年前于英国创立,现在是世界顶级律师事务所之一)。这家律所每年只从全世界顶级法学院中招收4名新人加以培养。为了彰显这家律所的“顶级”程度,制片方使用了一处顶级物业来拍摄剧集。宽敞明亮的办公室,电动的房门,高档的装修……我在看第一集的第一感觉就是:OMG,租这样的物业拍片子一天要烧多少绿票啊!当时Justice被砍,重要因素之一就太过高昂的成本。所以,越往下看,我就越感觉该剧的风格和Justice太过相像,也就越担心它重蹈Justice的悲剧。不幸的是,预感最后果然成真,The Deep End终于还是被自己的风格给困死了。

其次,两个剧集在剧本上都犯了忌讳。Justice独树一帜,以法律界的黑暗和虚伪的正义为话题,讲述的多是辛普森案一类的案件。制片方或许本以为能够以此博得收视率,其实他们不知道自己从一开始就误入歧途,犯了大忌。电视机前的观众们虽然对美国现在既耗时又费钱的司法程序有些不满,对辛普森那样用金钱影响判决的案件感到愤怒,但这些愤怒的观众打心底还是希望在荧屏上看到英雄行侠仗义的故事,而不希望主角天天在干助纣为虐,摧毁正义的恶行。生活中本来就已经充满了失望,人们在影视作品中就是想看到和生活不一样但符合自己理想的故事,以寄托自己的梦想,抚慰受伤的心灵。所以,人们喜爱行侠仗义的佐罗,喜爱为了实现正义的结果不折手段的Alan Shore,但就是不喜欢为坏人服务的Ron。

The Deep End没有围绕法律界的黑暗讲故事,而是在讲法律故事的同时谈律所内部激烈的工作环境和复杂的尔虞我诈。但该剧中所谈案件的情节冲突不够激烈,没什么亮点,难以引起观众的共鸣,特别是对那些没有法律知识背景的观众而言。尔虞我诈的办公室政治到处都有,不一定要在法律剧中寻求。编剧能力上的不足更加淡化了该剧的法律色彩,进而造成剧情在各个方面都显得较为平庸,没有特别突出吸引观众眼球之处。

由于珠玉在前,谈法律剧就不能不提大师David Kelley担纲编剧的Boston Legal以及之前在Fox播出的前传The Practice。在成本和剧情这两个方面,Kelley的这两部作品处理得都比较好。The Practice中的故事发生的背景被设置在一家不大的律所,剧中用的也非知名演员,但剧情冲突十分激烈,每集看完后都让人深思良久;Boston Legal的场景和演员相对于The Practice都提升了不少,而且还用了James Spader和William Shatner这样的著名演员,成本应上升不少。但该剧中的案件延续了The Practice的水准,同时辅以插科打诨的情节,使得整部剧严肃之余也充满欢声笑语。戛纳影帝James Spader和老船长William Shatner这两位老戏骨的精湛表演更为整部剧大为增色。这样的法律剧集,实在是男女老幼通吃。

相比之下,The Deep End中的演员则的嫩了些。这不能怪他们,毕竟Spader和Shatner都是成名已久的老演员。但年轻的角色则使得该剧更合年轻观众的胃口,对其他年龄段的观众则缺乏太大的吸引力。当然,作为一个年轻人,我也是比较喜欢这部剧的。

The Practice和Boston Legal已成历史,在为The Deep End惋惜之余,还是期待ABC和Kelley大师再接再厉,在未来推出更好的法律剧吧。

White Ties, Black Lies

TDE 2

Share

按:本期《启明月刊》将向大家介绍安徽省南塘小学启明图书馆管理员张怀霞老师。张老师其实并不是南塘小学的老师,她一直务农为生,因为平时爱好文艺活动,所以成了启明图书馆的管理员。由于是老乡的关系,我和张老师就像唠家常一样聊起了她和启明书社的故事。和张老师“聊天”的过程中,我特别为张老师的朴实、开朗和热情所感动,特别是她说:“其实我自己也闲不住,平时如果不到图书管理去,反而感觉不自在,和小孩子们在一起说说话,我就很高兴。”

钟(钟志军,下同):张老师,首先还是请您向大家介绍下您的家庭情况吧。

张(张怀霞,下同):我现在和老伴刘老师一起带着四岁的孙子生活,儿子和媳妇都常年在外打工,生活也比较简单。

钟:您当时是怎样成为启明图书馆的管理员的呢?

张:我初中毕业,算是认识一些字。年轻的时候我就爱唱爱跳,前些年村里成立合作社后,我就在老年协会中和村民们一起做文化活动。后来启明书社过来成立了图书馆为村民和孩子们提供文化服务,由于我平时和大人小孩都能相处的很愉快,因此就自然而然的做了管理员。

钟:目前启明图书馆的运行情况怎么样?

张:因为原来合作社的场地比较小,所以图书馆之前的运行情况不是很理想。经过一段时间的筹备,启明图书馆于2009年9月26日搬迁到了南塘小学中,那里有两间宽敞明亮的大教室。搬迁之后,南塘小学图书馆成了启明书社第一座标准化的图书馆,桌子、椅子、书架等都是上海的办公室帮我们做好送过来的。自从有了这个图书馆,我们南塘小学在整个区都比较有名气了。上次市里来学校做标准化验收,南塘小学因为有个启明图书馆而轻松通过,并且还受到了市里的表扬。为此,上级拨了好几万元钱给学校,特别要求给图书馆铺好水泥地,区里还将我们的启明图书馆作为榜样向全区中小学推荐。现在,邻近很多乡镇都想学我们南塘小学版图书馆呢。

钟:南塘图书馆能取得今天这样的成绩,真让人十分高兴。现在小朋友们借阅的情况怎么样呢?

张:我们图书馆现在周一到周五全天开放,小朋友们阅读的兴趣很高,每个月都有超过1000人次的借阅量。学校里给每个班级都安排有阅读课,老师会带同学们过来自由的读书、看电影或做室内活动。

钟:现在学校的老师也都支持安排自由阅读的课程吗?图书馆现有的图书能不能满足老师和小朋友们的需要呢?

张:我们的校长和老师都支持,我们合作得也很好,大家都把我当做学校的一份子。上次市里来检查的时候还特别表扬了学校的自由阅读课安排,说这种课程促进了孩子们的智力发展。

我们现在有4400本新书,20多盘光碟,基本上可以满足大家的需要。老师和同学们如果发现缺少需要的书,我都会做好登记,以备将来补充。不过现在小朋友们都特别喜欢看喜羊羊这一类带小动物的动画片,还有奥特曼,希望以后能够多增加些这样的电影。

钟:张老师,您每周都要在图书馆偶给你工作五天,这会不会影响您的家庭生活呢?

张:有一点影响,但没什么关系。现在农收都用机器了,家务也不多,老伴也很支持我。其实我自己也闲不住,平时如果不到图书管理去,反而感觉不自在,和小孩子们在一起说说话,我就觉得很高兴。

钟:那小朋友们喜欢在图书馆吗?

张:喜欢的。他们不但经常借书,还经常帮我管理图书,打扫卫生,现在又三十多位同学经常来帮忙。去年我在山西培训时学到了图书编码知识,回来后我又让我当老师的女儿给我及小朋友们一起做了讲解培训,然后我们一起花了一个星期把4400本新书都编好了码。前些天刚开学时,这些小朋友们还主动提出要求把图书馆在整理整理呢。

钟:我在其他图书馆也看到这种情况,这对小朋友们是一种很好的教育。不知道张老师您对上海办公室有没有其他什么要求呢?

张:学校的孩子们都想出去看看,如果条件可以,希望开年会时可以多带个孩子到上海去。其他都挺好,也没什么要求。我很多新的知识都不懂,请大家以后多多指导我。

钟:张老师您太谦虚了!谢谢您接受我的采访,我争取下次回老家再去你们南塘看看。

张:我们欢迎你!

PS:此文将刊登于3月中旬发布的第二期《启明月刊》。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