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库0904》的文章选择很妙,前几篇在主题上似有一根线隐隐相连,从古到今,讲着同一个盛世。

s3943641 张宏杰的《乾隆皇帝与鸦片战争》,讲述中国打开近代史大门的那次事件的原因。不同于教科书,这篇文章没有特别强调所谓帝国主义的贪婪和侵略的本性,资本主义的原始积累等等官方范式话语,而是主要从中国自身一方来探讨问题,并特别对以乾隆为核心的清王朝领导集团无以伦比的自大和愚昧加以分析。马戛尔尼访华,其经济利益目标是很明显的:一方面,英国对中国入超,造成白银大量外流;另一方面,英国迫切需要清楚中国的种种陋规和壁垒,以为英国商品打开市场,缔结自由贸易关系。

中国人心底对与外国的自由贸易总是存着敌意,毕竟以往的教科书中都教导国人帝国主义是想通过贸易来掠夺中国的财富,同时还打击中国的手工业和民族资本等等。在这种逻辑前提下,马戛尔尼访华自然也是不安好心,整个一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

英国人,乃至整个西方为什么拼命追求自由市场?因为至目前为止,自由市场是使创造财富的最佳选择,自由市场是促进社会进步的最佳选择。任何一个交易都是由至少两方完成的。总体来看,自由市场并非仅仅对其中一方有利,而是对多方都有利。在洋务运动时期,国人看到洋商经营轮船运输利润十分丰厚(在上海和武汉往来一趟基本就能够收回一艘轮船的成本),因此建议当时主政的曾国藩也开办官营轮船公司。但曾国藩却不愿意,因为为他的湘军提供物质支持的人中有许多是国内搞运输的,他认为运营轮船公司将会砸掉自己的支持者们赖以生存的饭碗。后来李鸿章开办了轮船招商局,的确毁掉了传统帆船运输业,但却并没有砸掉相关人员的饭碗,反而给他们给他们带来更多的财富。轮船也需要工人,轮船的出现又使得运输业发展迅速,然后又刺激了贸易,贸易又需要运输,形成良性循环,而这个良性循环又提供了大量的与运输行业相关的工作机会。最终,大家都在获利。

然而在清王朝这边,乾隆皇帝只是想着又有一个番邦归附,又有人会给自己带来很多稀奇古怪有趣的好玩意,并且要在新归附的番邦面前展示下大清朝的“繁荣”与“强盛”。盛大的欢迎与招待,沿途的炫耀,各种方法无所不用其极。然而正是这些炫耀,却让马戛尔尼看出了破绽——与传统欧洲对中国的想像与向往不同,马戛尔尼眼中的中国是一个思想落后,文化沉闷,政治腐败,军纪散漫,民生凋敝的国家。沿途,英国使团看到清王朝官员随意抓夫拉纤,体罚无处不在,“上一级官员随时可以名人把下一集按在地上,打一顿板子。”“英国人说,这种卑劣的顺从是‘人类灵魂的堕落,目睹这一切,你无论如何也压抑不住胸中燃烧起来的愤慨之火。’这个国家不但不值得欧洲人学习和尊敬,相反,还应该接受欧洲的教化。

乾隆皇帝对马戛尔尼带来的英国最先进的枪炮,战船模型,工业产品没有任何兴趣,更不可能从中发现其中所蕴含的先进技术和生产力,于是全都当做垃圾所在了仓库中,直至被许多年后火烧圆明园的英国军队发现又原封不动的运回英国。至于英国所提出的建立通商关系的要求,也被失望的乾隆坚定地拒绝。

乾隆的行为让英国使团坚信,中国是一个愚昧且自大的国度,英国应该用武力去教训这个国家,用枪炮打开其闭锁的大门。而且,根据中国目前的国情,英国有这个能力。

悲剧就此开启。后来英国人输入鸦片,并且挑起鸦片战争,自然有其强盗逻辑在作怪。然而,中国自身的问题占的比重或许更大。一个一小撮人通过专高压政策对亿万人实施专制统治,一个官员可以随意抓夫、体罚下级及平民,一个国家不尊重保护国民的尊严和权利的国家,当然是一个落后,且应该改变的国家。

乾隆皇帝的清王朝拒绝主动学习改变以赶上世界发展的潮流,于是,这些改变都在枪炮声中被强加来了。英国人在平等的外交谈判中没有得到的,通过鸦片战争全得到了,而且更多。

——————————————————————————————————————————

在第三篇肖逢的《私人编年史:我的一九七八》中,读者可以管窥到那场史无前例的整人运动刚结束后的中国社会的模样。那时候的中国和乾隆时期的中国并无二致,一样的落后,一样的贫穷,一样的愚昧,一样的专制。最重要的,都有一个自我感觉良好的”盛世”。

——————————————————————————————————————————

再回到第二篇马宏杰的《西部招妻》。这篇文章讲述了一个深有残疾的河南农村青年最近几年三番五次到甘肃娶亲的故事,字里行间多无奈与悲怆。这篇文章也展现了当代中国之“盛世景象”:西部某些贫困农村的人们为了省下一元钱的洗衣粉钱,被子真的从来都没有洗过,而能有两床完整的被子也算是好的了,更多人连御寒的被子都没有。那儿的人们依然过着与古时“卖儿鬻女”一样的生活,靠着嫁女的彩礼生活。“挣扎在贫困边远的人,他们会抓住每一个到来的希望。这种希望有时是不能用正常的伦理道德去衡量、评价的。”在那儿,乡里的一个电工下到了村里就像鬼子进村一般,家家户户闭门关窗加以躲避,因为那是厉害的大人物。

“命运,好像总是在捉弄那些贫困之人。”

——————————————————————————————————————————

如今,时逢六十甲子大庆,中国人又享受着一个“盛世”,大地上充满繁荣与和谐。依稀间,从乾隆的十八世纪初,到七八年,到2000年,再到现在的2009甲子大大庆年,二百年来,中国似乎一直都处于太平盛世。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