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周末的,保监会的项大佬终于被抓了,谣言又成了遥遥领先的预言。“保险业姓保,保监会姓监。”这句话现在听起来,分外滑稽。

这位中国保险业首席推销员,在其任期内促使了中国保险行业最刺激的突飞猛进。各种创新层出不穷,却没创设一种“乌纱帽被撸险”。

过去这几年,保险行业风头强劲,屡屡占据财经新闻头条。最早一批,当属生命人寿。举牌浦发银行、金地地产,一出手就是好几百亿的资金,宛如巴菲特转战中国,让整天围着十亿级项目的资本市场为之乍舌,见识了上百亿级别举牌的壮观,也见识了保险公司产品工具的核弹级威力。虽然银行是金融届老大哥,但在资本运用,特别是投资上的合规限制,使其在资本市场上与保险公司比起来相见形拙。

然则,张峻控制的生命人寿的控股权来源复杂。往前,可追溯到大连shide的徐老板。徐老板出事后,不少生命人寿的股权就流到张峻了。徐老板惹得那么大的麻烦,能从他手中接资产,能量之高,胆量之大,可想而知。

然则,去年,生命人寿的张峻进去了,公司年报也迟迟不不能公布。据记者报道,内部高管拒绝签字,还有人内部举报。而这位高管,来自保监会,是下海官员。保监会去查了一次,无果。后,二次进驻,至今仍无果。

张峻给资本市场立了一个大大的flag。聪明的资本市场大佬闻风而动,目光唰唰唰地盯住了“保险牌照”。搞保险,简直就是开银行,限制却少的多,某些大佬想大规模非法集资有了合法的新名堂,证监会隔壁邻居门口也热闹起来。结果就是,沧海横流,方显大佬本色——屌丝伪大佬去搞P2P,真正牛大佬就去申请保险公司牌照。保险公司,像前些年的担保公司一样,如雨后春笋般不断出生、扩张。

于是,同样来自广东的姚员外出场了。

姚员外眼光毒、狠、准,看出人生&社会导师·王·珠穆拉玛峰满嘴仁义道德,私下里小九九打得啪啪响,故意压低了一个好公司的股价以便自己紧吃。此前大牛市,这股价也没涨多少。难得一遇的股灾之后,价格更是低的诱人。姚员外出手也是果断,更是阔绰,直接开始买买买。干掉一个南玻A,差点得手万科A。成了第一大股东之后,还要清扫董事会。直买得上了财经头条,天下皆知。这戏一出出唱得比华尔街都精彩。

姚员外用的,也是保险公司。关于他家保险公司的股权代持、绕道增资等等问题,早已明盘,然则他和他的保险公司却能在聚光灯下不动如山,继续野蛮生长。甚至,在王大佬股东工会起诉姚员外资金来路不正,案件进入法院审理的敏感时刻,竟然能有最高立法机构——全国人大财经委副委员长——为其公开站台,公布研究报告,认为其收购资金合法。这要是在米国,就凭立法人员职业纪律问题,早炸锅了,然则人家却依然啥事没有。当然,许多人的目光都被主角吸引了,没注意到配角演的这一幕的意义。

相比接下来出场的许土豪,姚员外简直就是个耿直boy。姚员外只是自己买买买,许土豪干的却是打家劫舍的活,在半路里截姚员外的胡,抬高姚员外的收购成本,气得姚员外只能干瞪眼。你说你,用的也是保险资金,都是项大佬手下的保险兄弟,相煎何太急?

许土豪的目标自然不止和姚员外相奸,他的目标更大。正值央企和深圳政府出手,许土豪用几百亿的保险资金,进可敲诈姚员外,退则可以用来和政府讨价还价,硬索国企上市壳公司。

在商业范围内和政府做生意谈条件本属正常,但像许土豪这样看准政府七寸摆明了要挟,还是公开的,也是立了大大的flag。

随着筹码的减少,风声也紧了,半路截胡不好玩了,许土豪还玩起了季报前买入,季报后露脸拉高股价,再偷偷卖出赚钱的游戏。赤果果的打着官家的保险牌照旗子,收割平民老百姓的钱。这一切都发生在刘老板的“妖精论”、“强盗论”之后,官家证券二小姐依然被许土豪调戏。如果说举牌还只是野蛮,影响的是资本大佬和老百姓无关的话,那许土豪此举就把吃瓜群众和监管者一起强奸了。上下难堪,人神共愤。

几乎同一时期,山东的某家银行,被爆出管理层用几百多亿元资金,伪装成贷款,放给外面的民营企业,然后反过来增持自己银行的股权。还有一百多亿,给到一家保险公司,用于增资,增资之后再用来增持自己银行的股权。光天化日之下,硕鼠搬家,不是一粒一粒,而是一车一车。犹如皇帝新衣,吃瓜群众们都看的清楚,却依然能够通过保险监管的审批。

就在去年初,项大佬还在媒体镜头下,还公开表示资本市场刘老板会喜欢他手下的保险公司买买买。在项老板眼里,自己带着一群看成资本市场天团阵容的土豪们在逛街,焉有卖东西的不欢喜的道理。更何况,这卖东西的,刚玩出一场大火,损失惨重,耗费了消防队规模空前的人民救济粮。此时我带粮救援,隔壁兄弟单位还不感激涕零。想到这里,估计项大佬为自己的聪明点了无数个赞。只是没想到隔壁笑而不语。

去年12月,整天被金融街金购中心门口吉祥物们氪的证监会刘老板,转眼扮成了孙悟空,“妖精论”和“强盗论”一出口,整个资本市场都沸腾了。看过西游记的都知道,孙悟空也是组织部长观音菩萨安排的,带着任务。既然是组织的人,按理说要照顾战友的面子。万万妹想到,在众目睽睽之下直接踹了隔壁的门,力大势沉,石破天惊,激起千层浪。

据财新网报道,隔壁保监会副手,当时正在出席论坛,会场听闻消息后脸有愠怒,立马要走人。后来在主办方的劝说下,完成了上台发言任务,顺便响应了刘悟空,表示保险公司绕开监管的套利行为,“严格意义上就是犯罪。”言语之间,百分勉强,万分愤怒。只是这愤怒,不是针对妖精和强盗,而是隔壁打脸的孙悟空。十天之后,项大佬才出来表态,再次强调,“保险业姓保,保监会姓监。”虽言之灼灼,却总给人以亡羊补牢马后炮的感觉。

马后炮也是有威力的。两家监管机构的表态效果很明显,先是野蛮人大戏剧情发生惊天逆转,接着保险大佬的万能险断了粮,连带着姚员外的任职资格都被削了。

这就纳闷了,前不久还“来源合法”的保险业大佬,瞬间就各种违规了。到底是姚员外变形快,还是监管态度变形快呢?这是个问题。而无论后面监管手段多么重,始终洗白不了是在外界刺激下被动履行职责的印象。

据说姚员外紧跟政策,喜欢研究pepole’s daily 和 xinwenlianbo,一生都躲避上新闻,却在这两年搞出这么多大新闻,实在让人意外。

而项大佬,曾经的热血少年,南疆战场,扛过枪,负过伤;进了系统,冲在审计斗争第一线。还曾经写过小说,以自己为主角写过反腐题材剧本,名曰《人民不会忘记》。所谓“立功、立德、立言”,他差不多都占了,至少在送人签名版的书时,他是这样给自己定论的。而如今,曾经的反腐大剧编剧变身主角,演了一场现实版《人民的名义》。往昔明星般的屠龙少年,最终变成了恶龙,是让人唏嘘不已。

国家耗费了那么大的救济粮,几万亿撒出去后,撸了金购中心对面单位一个正部级,规了两个副部级,一个券商大佬自杀,一个资本市场巨鳄被收监。其中震怒,绝不是隔天就能平复的不顺心小事。在这个背景下,资本市场大佬们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按理说不难猜想。不知好歹的如屁球科技,搞出上千项董事会议案,结果被罚得找不着北。

而喜欢紧跟政策的姚员外,和觉得危难时刻买买买是送人情的项大佬,以及他手下的保险兄弟们,却觉得这正是他们最好的时光。自己腐烂不说,还越界捞食,不亦乐乎。

有句话,其实是个高压线——“大会之后,仍不知收手。”

延伸阅读

财新:生命人寿模式起底

国务院:坚定不移把政府系统反腐倡廉工作推向深入 对金融领域腐败要坚决查处严惩不贷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