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0210148

2013年11月22日,《国际收支统计申报办法》出台。根据规定,国际收支统计申报的范围为中国居民与非中国居民之间发生的一切经济交易以及中国居民对外金融资产、负债状况,申报主体为中国居民,包括境内机构。

这个申报办法,读起来和李总理要求统一不动产登记是一脉相承的,核心目标是实现对全体居民全部财产的“摸底”,并且登记造册,全国联网,方便查核。而且这个办法把摸底的手伸到了境外,显然意在打击中国居民往境外转移财产的行为。这招并不新鲜,美国就是榜样。

为打击美国居民向转移海外资产的避税行为,美国国会于2010年通过《外国账户税务合规法案》(The Foreign Account Tax Compliance Act,FATCA)。2012年2月,美国财政部与美国国会公布了该法案的实施细则。根据“法案”要求,所有外国金融机构(包括银行、经纪人/经销商、保险公司、对冲基金、证券化工具及私募股权基金等非美国实体)自2013年起必须与美国财政部签署协议,申请成为该法案的“参加机构”。自2014年1月1日起,美国政府将对不合作的外国金融机构征收惩罚税。

“参加机构”须执行完善尽职调查程序以识别现有美国账户持有人,以及美国公民拥有的非美国账户,并从2013年1月1日起向美国国税局提供上述账户的信息。如有违反,将被课以30%的惩罚性税收,并可从外国金融机构取得的来源于美国的“可预提付款 ”[1]中扣除。

做为“参加机构”,金融机构必须对存款余额在5万美元以上的境外个人账户展开调查。金融机构需要确认客户是否为美国公民或居民,审查客户开设或维护账户时使用的身份信息中是否包含具有美国公民身份的印记(如出声地证明等等)。在实践中,金融机构获得此类信息难度较高,还面临相关法律障碍。即使能够得到所有信息,还需进一步征求客户是否同意开户银行向美国税务机关提供其详细个人信息资料。而对100万美元及以上的所谓高价值账户,金融机构还需进行进一步查询,对其过去长达五年内获取的各类文件予以详细审查。按照“法案”要求,高价值账户的文件审查和披露信息需在成为“参加机构”后的一年之内完成,其它账户在两年之内完成。“参加机构”合规和政治风险成本之高实际上是难以想象的。

美国这一通过本土法律强行要求非美国金融机构披露其美国账户持有人信息的域外管辖做法,在国际上遭到许多国家和地区监管当局及金融机构的反对。但同时,由于其在打击银行业保密制度及避税行为等方面的功能得到国际认可,越来越多的国家也正在积极考虑制定类似法规,并寻求与美国达成一定程度的互惠合作协议。

统一不动产登记工作,显然意在房产税。私下揣测,政府对近些年来境内居民向境外转移财产的信息应该有所掌握,只是尚未动用自己掌握的信息。同样,从这次新规的节奏看,政府很可能要有所动作。接下来,银监会很可能学习美国的FATCA,出台针对境内外银行账户监管的配套措施,要求银行机构,特别是外国银行机构提供中国居民账户中资产负债的详细信息,并对新开立账户的存款人身份及资金来源予以严格审查,如涉及中国居民或中国资金,必须向中国监管机构严格申报。如有违反,将课以惩罚性罚款。而且,负有申报责任的银行机构不仅仅指设于中国境内的金融机构,还包括这些金融机构在母国的主体,以及母国主体在其他国家开立的分支机构(实现长臂管辖)。

也就是说,即使一个中国人跑到花旗银行南极洲分行开立了一个账户,中国监管机构也能够要求花旗银行申报这个账户的全部信息,否则就向中国花旗开巨额罚单(冤也没办法)。

如此一来,无论是软妹纸,还是美刀,统统都跑不掉。

[1] “可预提付款 ”是指包括美国股票和美国债券产生的利息收入及红利收入,买卖美国股票或债券产生的总收益,贷款本金和利息,衍生品项下的支付等。也就是说,基本上和美国进行的任何金融交易获得的收入都可以作为惩罚的对象,征收其30%的预提税。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