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节:回望1937年宪政危机

约翰•马歇尔是最高法院历史上最伟大的首席大法官,后世尊称其为“伟大的首席”(The Great Chief)。马歇尔写下了“马伯里诉麦迪逊案”的判决,通过巧妙的论证一举化解了美国建国初期的宪政危机,维护了联邦的稳定。更为重要的是,这份判决宣布了最高法院的违宪审查权,奠定了三权分立的美国政治格局,并延续至今。可以说,没有马歇尔的这份判决,就没有今天的美国。

p21382468-1

Great Chief Justice John Marshall

在刚进入最高法院时,约翰•罗伯茨就把约翰•马歇尔视为自己的职业楷模。虽然罗伯茨属于保守派大法官,但作为首席大法官,他显然明白自己主笔的医保法案判决在当今美国社会所具有的重大政治意义。他不仅仅看到了“马伯里诉麦迪逊案”判决给最高法院带来的巨大权力和荣耀,更牢牢铭记了最高法院在1937年宪政危机给最高法院带来的巨大危机。

“马伯里诉麦迪逊案”是美国建国初期的发生的一次宪政危机,该案重塑了美国政治架构,是接触美国宪政时首先就会学习到的案例,每一个学习法律或研究宪政的人,都至少听过。1937年的那场宪政危机,亦是一场大戏,其精彩程度绝对不亚于“马伯里诉麦迪逊案”和今天的医保法案诉讼案。这场宪政危机围绕新政合法性展开,以罗斯福与联邦最高法院的冲突为发展主线,以国会参众两院为最终的决战战场,政府三大权力分支、各个党派和利益集团均深陷其中,使之成为美国内战之后最大的一次宪政危机。如果从美国政治权力版图重组的角度分析,1937年宪政危机仅次于马伯里诉麦迪逊案和美国内战。

但对许多人而言,1937年宪政危机却是一个陌生的历史事件。诚如法学家理查德•波斯纳所言,除了研究宪法和最高法院的学者与学生外,如今恐怕没其他人还记得起这次宪政危机了。首席大法官罗伯茨的判决,也再次提醒人们回望七十多年前的历史,从历史中吸取经验教训。

最近几年,借金融危机和奥巴马改革争论的“春风”,关于1937年宪政危机的研究重新被重视,有关这一主题的作品也相继出版,其中尤为出色的当属杰夫•谢索(Jeff Shesol)的《最高权力:富兰克林•罗斯福和最高法院》(Supreme Power: Franklin Roosevelt vs. The Supreme Court)和詹姆斯•西蒙(James Simon)的《富兰克林•德拉诺•罗斯福与首席大法官休斯——总统和最高法院关于新政的史诗大战》(FDR and Chief Justice Hughes: The President, the Supreme Court, and the Epic Battle Over the New Deal)。这两本书于2010年和2011年先后出版,一面世就赢得一片好评。前者对这场宪政危机做了全景式的记录,这场宪政危机的每一个重要参与者都被提及;后者则从宪政危机的两位核心人物——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和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查尔斯•休斯——一生的关系入手,向读者展现了两位伟人在政治上的恩恩怨怨。这两本书的出版,为世人了解那段尘封的历史提供了绝佳的通道。

s11198359223680

在上述两本作品之前,James MacGregor Burns还出版了《填塞最高法院——司法权的兴起与最高法院未来之危机》(Packing the Court: The Rise of Judicial Power and the Coming Crisis of the Supreme Court一书,论述了美国历史上历次填塞法院事件。可以说,美国司法权扩张的历史,就是一部司法分支和行政及立法分支不断斗争的历史,伴随着这种斗争,控制司法分支阿喀琉斯之踵——法官人数——的立法分支与行政分支也不断尝试动用填塞这一武器对付“不顺从”的司法分支。整体看来,这本书对于了解历次填塞法院事件有所帮助,但略显平淡。

s3707770

每个历史性事件背后都有着复杂的原因,但引发这些历史性事件的导火索却往往寻常。虽然1937年那场宪政危机惊天动地,旷日持久,但它的开始,同样十分不起眼。严格来说,这场宪政危机的开始,和最高法院大法官们一万美元的退休金有着莫大的关系。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