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位同学,毕业后在上海一家很大的内资所做律师。一次同学聚会,聊法律界种种,后来聊到了同性恋问题,这位律师同学说自己很反对同性恋。我对他的立场表示反对。我的问题很简单,虽然我们在座的都不是同性恋,但我们为何要反对这群人,或者说为何要反对这个群体的权利呢?

我之前对这个群体和领域也完全陌生。自己一直跟踪美国最高法院方面的信息,09年下半年的时候,看到纽约时报一篇文章,说的是著名保守派律师,前布什政府首席政府律师西奥多·奥尔森和著名自由派律师戴维·博伊斯联手帮助同性恋群体提出宪法诉讼,寻求同性婚姻合法化,准备把官司打到最高法院,来个一锤定音的判决。开始时源于对两位大律师和这场极具戏剧性的案件的好奇,后来完全被这个诉讼中的问题给迷住了,于是继续找了一些相关报道来读,才发现这个群体的追寻平权的历程是如此的漫长与艰辛。如今黑人都已经解放了,同性恋还是受到压制。

同性相恋是否是权利?这是一个要解决的问题。感情这事很难说,我这个异性恋更难去想象,所以不便从此介入探讨。但有一点可以确定是公民社会的基本准则——感情是私人事务,性取向也应是个人隐私。美国在罗默案之后,已经确定了同性性行为的合法化。现在美国社会纠缠的并不是同性恋是否能够存在,而是同性是否能够结婚的问题了。昨天的纽约时报说,纽约州参议院正就同性婚姻合法化议案相持不下,目前私下统计票数为31-31。

既然是隐私,就有隐私权。如果一项行为是个人权利,又没有影响到他人,他人为何要反对?又有什么理由去反对呢?不能尊重别人独处和自治,岂不也是一种暴力。

有一种医学理论说,其实每个人都有同性恋倾向,只不过大部分人表现不明显,是为异性恋;有些人表现明显,于是就成了同性恋。自己身边也有些朋友是,接触下来并没有感觉有任何异样。

有“异样”的朋友其实是自己接触最多的朋友。现在回想,我初中的一个同桌就是的。虽然只一起做了一学期同学,但现在回忆起来,隐约可以感受到他的“异样”。其实,他的“异样”不是来自于他自身的特殊,而是来自于周围社会对他不包容所产生的压力和折磨。他种种自残的行为,虽是自己施予自身身体的,但何尝不是周围所有人间接施加的。

6月17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通过一项历史性决议,赋予所有个人同等权益,不以其性取向为考量。这在保障同性恋者的权利问题上向前跨进了一大步。

这项决议由南非提出,反对者主要集中在阿拉伯国家,因为穆斯林的教义是极端反对同性恋的。不过最有趣的是,作为崛起的大国,中国在这个问题上又投了弃权票,成了打酱油的。

如此重大的人权议题,作为一个常任理事国,中国竟然投弃权票,是在不可思议。同性恋问题并不仅仅是外国的人权问题,也不是外国的内政,而是包括中国在内的所有国家都共同面对的一个问题。不过从中国的法律及司法实践来看,政府是铁了心的对这个问题保持鸵鸟政策——不闻不问,视而不见。似乎自己不说,中国就真的不存在这个问题了。

其实岂止是同性恋问题,在许多事关社会根本的重大问题上,都是鸵鸟政策。我死后,哪管洪水滔天。但要知道:

AFTER YOU, THE DELUGE.

Share

休息了两天,期间手机坏了。今天上班,带了临时借来的一个原始手机,手机里面没电话号码,无法给别人打电话,发短信;不好上网,更不能上微博。顿时感觉,自己回到了工业时代。空闲时,抬头一望,似茫然若失。

前天问同学借这手机时,约好某点某刻在火车站站1号口见。提前赶到等,时刻到了人没来。等了一会,急了,担心之前没说清,同学别跑到4号线的口去等了。两边联系不上,去四号线找又担心同学期间赶到找不到我……就这样,成僵局了。又等了一刻钟,同学终于还是到了。原来临出发前发现旧手机没电了,又在家充了点电。

见到同学,我随口说,不知道古人怎么约会见面的。随即想起,其实何必是古人,往前推15年即可。几点几分某某公园门口见?要是中间出了岔子,估计要各自奔回家了。

后来想想,真的回到通信前时代,与外界短线,估计会少一些焦虑吧。

Share

半亩兄等朋友说我看起来太严肃,微博、日志等神马的写的东西也都是如此。今天就八卦一下。

周末上班,办公室几位年轻女同事八卦张柏芝和谢霆锋的婚变,说起陈冠希艳照门种种。正好看到一篇网上戏写的《史记·陈冠希列传》,读了让人捧腹。笑归笑,我觉得这篇文章对陈冠希同志的态度还是很值得赞扬的,没有恶意攻击,更多的把他当做一个受害者来对待。

艳照门爆发时还在学校,和几个同学鼓捣电子版的法律评论杂志。看到这个题材,特意请一位同学从法律角度写了一片评论文章。我和这位同学的立场都很明确:冠希同志是位受害者,权利受到损害,应该获得赔偿,包括物质和精神上的。

如这篇列传所言,冠希同志最大的罪过不过是有个不好的习惯——爱拍私房照。可这习惯纯属个人隐私,和别人神马关系啊。再说了,冠希同志拍私房时是隐私空间内光明正大的拍,不是偷拍,拍照时女主角也没有反对。不但如此,君不见阿娇、柏芝个个都是一副销魂不知归路的表情,哪有一丝不同意或反对的迹象。

拍照也是一项个人行为。在外面游玩时拍照,可以公开;私房内拍照,不便公开。但无论如何,都是拍照,私房拍照也不违法,也谈不上道德上有瑕疵。冠希同志只是比较霉,不小心被无良电脑维修人员偷窃了个人电脑中的图片,由此酿成娱乐圈地震。

地震之后,冠希不但饱受攻击,生命安全也受到威胁,工作也没法干了,不得不远走他乡。要多可怜有多可怜。这是标准的受害者。而且出事后,冠希公开道歉,没有为自己找借口。够担当。

相反,阿娇姑娘一句很傻很天真,太没由头。大家都成年人,出了事就该担着,不能装小孩子。再说柏芝,当初声泪俱下,严辞控诉,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仔细想想,多虚伪啊!当初男欢女爱,一副陶醉。冠希再错,也只是无心之失,有必要像对待反革命那样,立即划清界限,势不两立吗?事实证明,高呼革命口号的人终归是不靠谱的,霆锋同志现在就悔青肠子了,自恨当初不该被眼泪模糊了招子。

从这个角度说,冠希和霆锋真是一对难兄难弟。一把辛酸泪,更与何人说。待得霆锋离婚后,二位再把酒笑谈如烟往事吧。

上帝说:如果你们中间有谁说自己没有罪的,大家可以用石头丢他。公民社会,少拿道德大旗到处搞镇压。对于举着这大旗的,反倒要多留个心眼。

附:《史记·陈冠希列传》

陈公冠希者,江东上海府人也,龙额准目,骨骼清奇。冠希年尚垂髫,肆意狂放,不拘礼法,世人奇之。时有名士宋祖德者,见冠希,异其貌,讶然曰:“此子治世之情魔,乱世之淫棍也!”
冠希之父,岭表巨贾,家资亿万,然冠希少时父弃其母,携小蜜而去,独遗巨资与冠希。冠希遂得日糜金二千,恣意放浪,悠游裙钗之中,狎戏脂粉之间。
既弱冠,冠希携巨资而入梨园为伶,未几,声名鹊起,名动香江,粉丝甚众。香江梨园,佳丽甚众,纯女熟妇,万紫千红,环肥燕瘦,婆娑婀娜,浅笑轻颦,极尽瑰姘。冠希见之,怅恨良久,叹曰:“不入此间,不知天下佳丽何其多也!吾必一一御之!”左右皆笑,以为妄言,冠西太息曰:“嗟乎,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时有丽姝曰钟氏欣桐者,或谓之“阿娇”。冠希见之,曰“吾必御之!” 或曰:“此女甚纯,常自比贞女烈妇,恐不可得也!” 冠希笑曰:“以貌取人,失之子羽。诸君徒知其貌,安知其底?!吾且为诸君尝之,诸君但作壁上观,温酒以待吾归!”遂入阿娇金屋,倾而,执阿娇亵衣以归,而镬酒尚温,左右皆拜服!或赞曰:“温酒之间,斩将夺旗,古有云长,今有冠希!”
冠希既得阿娇,意尤未平,偶遇熟妇曰张氏柏芝者,魂动心醉,情难自禁,遂提枪而往。或劝曰:“不可!阿娇很傻很天真,然此女黠甚,公今虽得之,异日恐受其害!”冠希不纳,拔枪而上,鼓而攻之,粉肠一现,柏芝束手!
冠希既收柏芝,遂欲如洪水,一发不可再收,终日游荡梨园,渔艳猎色,遇花弄花,见柳戏柳,半截粉肠,无孔不入,所御之女,虽罄南山之竹,难以数之。
冠西好画,尤嗜春宫,其御百女,皆以相机摄之,存之电脑,或邀朋共阅,或举杯独赏。后电脑崩坏,与修,冠西春宫遂泄。好事者闻之,以千金购之,散于网上,遂天崩地裂,百兽惊惶,中外侧目,香江鼎沸。夷人闻之,皆惊曰:“中国者,冠带之国,礼仪之邦,圣人之所在,而蛮荒之所慕也!孰知黄暴若此!”众女皆自危,或以千金购冠希之头。冠希闻之,急亡之东夷曰美立坚者,不敢复出。世人谓之曰“艳照门”。
阿娇、柏芝闻事泄,皆惶然。阿娇泣告世人曰:“很傻很天真”。 柏芝之夫霆锋闻之,仰天叹曰:“吾识柏芝三十年矣,孰知其贱若此,反不如芙蓉姐姐也!”遂意欲休之。
是时,冠西身败名裂,梨园索冠希之财,社团购冠希之首。冠希途穷路尽,遂告天下曰:“某今退出香港梨园,永不复出!”众人乃罢。
或谓曰:“公何以自断后路?既出梨园,复能何为?”冠希笑曰:“此吾之计也!吾所誓出者,唯香江而已!浩浩中原,煌煌美夷,安得无为?今中原大豪张公纪中,已以千金聘吾饰西门庆矣,得无可乎?” 左右皆服之。
复五十年,冠希卒,终前曰:“吾纵横半世,阅女无数,所不得者,惟西施、貂禅、昭君、玉环而已!今吾死,虽上追九天,下穷九泉,终当觅而御之,方无恨矣!”言迄,大笑而卒,左右皆汗颜。既卒,谥曰“黄品源”。然世人叹冠希之才,皆尊之为“黄帝”,礼祀与轩辕氏同。
冠希既卒,一缕幽魂遂悠悠荡荡,度灌愁海,升离恨天,终至一所在,但见朱栏白石,绿树清溪,真是人迹希逢,飞尘不到,只见其中又走出几个仙子来,皆是荷袂蹁跹, 羽衣飘舞,姣若春花,媚如秋月,回念当日所读之风月宝鉴,此地岂非太虚幻境,遂更名混世巛魔王,终日醉以灵酒,沁以仙茗,警以妙曲,行风月无边之事,正是:厚地高天,堪叹古今情不尽,痴男怨女,可怜风月债难偿.
太史公曰:“中国自和谐后,奇事纷呈,惊世骇俗者甚众,然黄暴若冠西者,未之有也!奈何冠希之生不逢国,设投身东瀛,安知不可为倭国宰辅乎?”

Share

5月31日,奥巴马发布公告,将2011年6月定为“同性恋者、双性恋者和跨性别者骄傲月”。

2010年12月,奥巴马签署了《2010年废除不问不说政策法案》,正式废除了美国军队中同性恋歧视政策。奥巴马在竞选总统时曾承诺废除不问不说政策,并表示要推进同性恋平权政策。但在当选之后,奥巴马在同性恋问题上一直踟蹰不前,左右摇摆,大有食言之势。《2010年废除不问不说政策法案》算是消除了许多支持同性恋者的担忧,而这个“骄傲月”公告则算是一次积极向前的信号。

就在这个官方支持的骄傲月中,源自加州的同性婚姻合法化宪法诉讼又有了新的进展。

6月14日,加州的联邦地区法院就“八号提案”诉讼所引出的议题作出裁决说,同性恋倾向的法官也可以审理同性恋权利相关的案件。

这事源于2010年的“八号提案”诉讼。在这起名为佩里诉施瓦辛格的案件中,当时的主审法官沃克裁决“八号提案”侵犯了联邦宪法所保障的公民的基本平等权利,也违反了正当法律程序。不料今年2月初,沃克法官在退休后表示自己也是同性恋。败诉方以此为由,诉称沃克审理案件前未能公布自己的同性恋身份,与案件存在利益关系,可能会存在偏见。

沃克的继任者詹姆斯·威尔裁决维持沃克的原判。威尔法官称,沃克在审理此案是,没有义务对外披露自己是否会与同性恋伴侣结婚,这属于个人私生活,不必回避相关诉讼。此外,没有证据表明沃克法官计划与自己的通性伴侣注册结婚,无法证明其与案件结果存在利益关系。

客观而言,“八号提案”的支持者们在第一场诉讼中的失败是理所当然的。该案判决之后,曾仔细读过沃克法官的判决书。通过判决书的详细记录可以发现,这些反对同性婚姻的人士和团体在法庭上的表演只能用“拙劣”二字来描述。无论是证人、证词,还是论证逻辑,均一塌糊涂。相反,自由派和保守派两大顶尖律师联合率领的支持同性婚姻的原告方则气势如虹,论据坚实,论证严密,在博伊斯和奥尔森面前,辩方的辩护律师毫无招架之力。

因为事关同性婚姻合法化,背后牵涉到宗教、政治意识形态等问题,所以佩里诉施瓦辛格案带有很强的政治色彩。但无论沃克法官是不是同性恋者,仅根据该案在联邦地区法院审理的情况来看,如果判决原告败诉,那它就不仅仅是一个政治案件,而且还是一个政治判决了。

“八号提案”支持团体在沃克法官的同性恋身份上大作文章也毫无道理。威尔法官的裁决已经指明,性取向属于个人隐私,和案件无关。威尔法官还质问说,“如果按照八号提案支持团体的说法,在大多数涉及少数群体权利的诉讼中,属于少数群体的法官都不得不回避。”其实,威尔法官还可以问得更加尖锐——如果按照八号天支持团体的说法,在涉及同性婚姻问题的案件中,同性恋法官不得参与审理,那么,同性婚姻支持者是否也可以同理要求异性恋法官回避?

显然,若是“八号提案”支持团体的诉讼请求成立,则以后在有关同性恋的案件中同性恋法官和异性恋法官都要回避,双性恋法官自然也不例外。可是,即使是来自上帝的G——首席大法官约翰·G·罗伯茨也没辙了。

目前佩里诉施瓦辛格案正在第九联邦巡回上诉法院审理过程中,但至今仍未开庭。这注定是一场万众瞩目的案件,或许是美国在有关堕胎合法化的罗伊诉韦德案之后最为重要的一起案件。博伊斯和奥尔森想帮助同性恋团体将这个案子打到联邦最高法院,请九位大法官就这一纷纷扰扰几十年但仍无定论的法律问题做一个一锤定音的裁决。根据美国的司法制度体系来看,这期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就目前形势而言,如无突发意外情况,未来2-3年内最高法院的大法官席位应该不会有变化。根据现任大法官的以往判决记录,在同性恋案件上中间摇摆票肯尼迪大法官会偏向自由派,同性恋团体胜诉概率较高。

“佩里诉施瓦辛格”快快跑。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