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和美国之间的这场战争的结局,从战争一开始就是注定的了。在开战时,美军姐姐败退,远东地区军队总指挥麦克阿瑟乘鱼雷艇跑路了,剩下的军队也投降了,还被日本兵在刺刀的威逼下进行了巴丹死亡行军。乍一看,美军真的不堪一击,皇军似乎也真的是战无不胜。但是,事情猜对了开头,往往会猜错结尾,这场战争也是如此,最终失败的恰恰是开始时不可一世的日本。

俞天任曾在《浩瀚的大洋是赌场》中曾提到一件事:日美开战前,一位常驻美国的日本情报人员极力反对同美国开展,理由很简单——看看美国大街上跑的汽车和日本大街上跑的汽车就知道了。

在世界各地已经一片战火之时,美国大街上依然车水马龙,歌舞升平。对于这已经向,日本人有两种解读:主流观点认为,美国人耽于享乐,没有勇气,打起仗来不堪一击,绝对干不过大日本皇军,吃了几个败仗后准会主动向日本求和。其实持这种观点的人不只是日本人,还有欧洲的希特勒兄弟,不同的是希特勒是基于美国人被低劣的黑人和犹太人毒害了这一种族主义歪理邪说;少数观点则认为,美国的工业基础和战争资源远远超过日本,一旦动员起来,其战争能力也远非日本所能相比,同美国开展必败无疑。很显然,这些少数派观点在日本国内那是极其的政治不正确。

正应了那句失灵时不灵的老话——真理总是掌握在少数人手中。日本人很不幸,这次这句话是正确的。

美国海军虽然在珍珠光被日本联合舰队敲了一记闷棍,损失不少,但这些损失对美国来言并非是致命性的打击。这里面的因素有很多,譬如最为关键的是联合舰队竟然只轰炸战舰和机场,竟然没有攻击存储着数百万吨重油的燃料仓库。如果日本海军的飞行员往那油海中扔几颗炸弹的话,就能很轻松地报销美军积累许多年的燃料,之后的美军在太平洋就是有再多的军舰,也开不到西太平洋的战场上了。说起来也真是奇怪,日本和美国开战就是为了燃料,但攻击美军时却又忘掉了燃料的重要性。说天照大神也要亡它日本,也不为过。

基于强大的工业基础,美军的军舰很快就能补充上来,山姆大叔从来没有像日本那样为造船用的钢铁发过愁,当然也不会像日本那样拆东墙补西墙,造了军舰就不能造飞机。德国海军的狼犬战术虽战果辉煌,击沉了无数宝贵的商船和战争物资,但也没把美国打趴下,庞大的战争物资依然源源不断地越过大西洋,送到欧洲战场。

刚开展时美军武器装备也落后,不过美国人很快就赶上来了。美军不但迅速地更新了武器,同时还能轻松地武装了迅速膨胀的军队。本着生命第一的原则,美国人用无穷无尽的钢铁消耗来替代士兵生命的消耗。每次开战之前,钢铁清场。中国军队一直感叹日军的火力强大,但在美军狂风暴雨式的火力面前,被羡慕惯了的日本军队算是见识了什么叫工业国家,也见识了原来军队使用弹药可以这样奢侈,土财主的本色彻底暴露了。片中提及的瓜岛战役首次战斗——泰纳鲁河之战中,美军守御阵地的一个陆战营一夜所消耗的炮弹是日军一个炮兵联队(旅)的半个基数弹药——75毫米炮375发,105毫米30发,而进攻的日军仅仅700余人。当然,这700人玉碎了;10月份日军29联队进攻,结果美国人一天就奉上了75毫米炮6164发,105毫米2719发;为了攻击亨德森机场前奥斯汀山包上的日本军队,陆战一师往这块500平方米的山包上发射了1700发105毫米炮弹。那上面总共也就130多个能拿枪的日本兵,平均下来美军为每个日本兵准备了十几颗大炮弹(俞天任:浩瀚的大洋是赌场)。面对这样的巨富,土财主日本军队怎么可能赢得战争。

战争,打的是国力。

影片中有关瓜岛之战的关键——亨德森机场——的两个镜头也特别能够说明问题。在介绍开战前日军在瓜岛修建机场时,观众可以看到日军全是靠手工劳动,外加简单的棒槌等机械而已,干活的日本兵也都累得咬牙切齿;而后来介绍美军占领机场,并且继续扩建时,画面上则出现了许多卡车、推土机、压路机等大型工程机械,美国大兵开着机器干活,表情轻松,效率也很高。这解释了为何日军修了好多个月才修好了一个小机场,而美军刚接受几天就鼓捣出一个大机场出来,同时也解释了为何日本最后会一败涂地。

至于美国大兵素质差,不会打仗的说法,经过瓜岛一战后,也被彻底否定。开展初期,美军在东南亚是被打得很满地找牙,死伤被俘无数。这似乎印证了皇军不可战争的神话。但持这种观点的人忽略了一个重要的问题:驻扎在东南亚的美军都是战前驻扎过去的,在数量上和装备上都不能和开战后新动员的军队相比,训练质量也较差。如果仅仅基于东南亚的大胜就判断日军将会赢得整个战争,显然是以偏概全,那是相当的危险。事实上,根据现有资料,就是在菲律宾的巴丹岛,美军曾让日军的两个大队共1500余人玉碎,只不过日本人为了面子没公布。其实没公布也没什么,毕竟影响士气,像美国在开展的一年多时间里也一直对死伤数字保密。但日本人的悲剧在于,他们的军队不但对外不公开这些失败和死亡,而且还对自己保密,打心里期望根本就没发生过这事,整个儿一现代版的“掩耳盗铃”。

经过泰纳鲁河战斗,美军虽然惊讶于日军万岁冲锋时的勇敢,但也发现日军的战斗力不过尔尔,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也就这样破灭了。半年后,瓜岛战役结束,日军阵亡21000余人,然后“战略转移”了,而美军仅仅阵亡2000余人,阵亡比例将近10:1。

美军的勇气也并不比日军差,这些大兵仔也有勇猛的时候。在保卫亨德森机场时,美军曾反攻,遇到两个机枪火力点,但不久这两挺机枪就被干掉了。一看,美军竟然也破天荒的出现了敢死队,但却又是个业余的敢死队:十几炊事兵和传令兵一边闲的无聊,大家伙一合计就组成敢死队冲上去潇洒了一回。

后来,美军也学着打起了游击,派了卡尔森突击营迂回到日军后方搞骚扰。更神奇的是,营长卡尔森的参谋竟是罗斯福总统的长子詹姆斯·罗斯福。根据片中老兵的回忆,詹姆斯·罗斯福没有丝毫“皇太子”架子,吃住打仗都和普通士兵一样,“他就是我们的一个战友”。或许有人认为这是噱头,但我认为不可能,原因很简单,地狱般的瓜岛战场不是供罗斯福拿自己儿子身家性命造噱头的合适地点,孤军深入瓜岛丛林深处打游击更不是造噱头的地方。这让我想起了已经挂掉块60年的毛太子。正史说毛太子是遇美军袭击英勇牺牲的,但本着近代史的正史要反着读的一般智力原则,更急于大量可信度较高的野史,我更相信另一种说法:毛太子好吃懒做,游手好闲。因为爱睡懒觉,违背昼伏夜行夺笔轰炸的命令,在大白天起床后点火烧小灶改善生活,放出了焰火招惹来了美军飞机,搭上了自己的“龙命”,顺带终结了中国家天下的历史。

年轻人纷纷参军,他们不知道,等待他们的,会是惨烈的死亡。片中突击营老兵回忆,在一个夜晚的行军中,一个士兵的枪支走火击中了自己,那位士兵没有死,但受了重伤十分痛苦,不停的在呻吟。他们整个团队都十分担心,害怕战友的呻吟声暴露了自己的行踪。时间长了,大家都被那持续不断的呻吟声折磨得厉害。“我一直在说,看在基督的份上,为什么你不死呢?”但天明后,这位老兵才发现那在痛苦中呻吟了一夜的士兵,竟然是他最好的朋友。后来,他们也抓到5个日军俘虏,请示营长卡尔森该如何处置。卡尔森说,“有人在昨天的战斗中失去兄弟吗?有的话,把他们拉出去,做你们不得不做的事情。”后来,这些日本俘虏都被枪杀了。半个多世纪后的老兵在回忆起这一事件时,内心仍有罪恶感——“我们本应该都是善良的好人,但是……”

看了这集片子我才知道,原来《拯救大兵瑞恩》的故事并非虚构,真实中的故事比电影还要惨烈:在瓜岛战役期间的海战中,美国海军朱诺号被击沉,同在该舰上服役的沙利文一家五兄弟全部阵亡。五兄弟一起参加海军,主动要求分在同一艘军舰上服役。当时美国海军也没有禁止同一家人在同一艘军舰上服役的规定,而且考虑到五兄弟同时服役也是第一次遇到,就同意了他们的请求。我想,美国海军之所以这么做,应该是出于宣传的目的,而且很显然,这些军官们也没预料到真正的战场到底惨烈到何种程度。一个家庭,一对老人,同时失去五个儿子,这种痛苦,难以想象。在沙利文五兄弟阵亡后,美国军队规定禁止将同一家人安排在一起服役。罗斯福总统命令将一艘驱逐舰命名为沙利文号,该舰才从1943年2月倒1945年日本投降,在太平洋上参加了许多次海战,成绩不俗。或许是沙利文五兄弟冥冥之中在保佑他们的军舰,沙利文号在它22年的服役生涯中,舰上人员无一伤亡。

沙利文五兄弟

“到1942年末,经历了一年战争之后,有35000多美国正规军牺牲。在战争能够结束前,十倍于此的人还会失去生命。”虽然政府没有公布具体的伤亡数字,但普通家庭却感受到了。“不单单自家有亲属阵亡,四周邻居家也不断有小伙子阵亡的消息传来。”这时,年轻人开始体会到,死亡不再是遥远的事情,每个人都看到自己的同代人在不断死去。多少怀着美好生活梦想的人,把宝贵的生命留在遥远的战场——沉入大洋,深埋泥土,不归故乡。当圣诞节来临时,一曲White Christmas传遍所有美国人。犹豫的歌声中,寄托着多少远征将是的乡愁。

长眠于泥沙之下

本集下半部分,有一段缅怀的视频画面,配乐是Norah Jones翻唱的American Anthem,二者搭配十分契合。

American Anthem

All that we’ve been given by those who came before,
The dream of a nation where freedom would endure.
The work and prayers of centuries have brought us to this day.
What shall be our legacy, what will our children say?
Let them say of me, I was one who believed in sharing the blessings I received.
Let me know in my heart when my days are through,
America, America, I gave my best to you.
America, America, I gave my best to you.

Each generation from the plains to distant shores,
With the gifts they were given were determined to leave more.
Battles fought together, acts of conscience fought alone,
These are the seeds from which America has grown.
Let them say of me I was one who believed
In sharing the blessings I received.
Let me know in my heart when my days are through,
America, America, I gave my best to you.
America, America, I gave my best to you.

For those who say they have nothing to share,
Who feel in their hearts there is no hero there,
Though each quiet act of dignity is that which fortifies,
The soul of a nation, that will never die.
Let them say of me that I was one who believed
In sharing the blessings I received.
Let me know in my heart when my days are through,
America, America, I gave my best to you.
America, America, I gave my best to you.

divider

 

枪林弹雨

长空折翅

倒下

乡关何处

兄弟手足

PS:本人不是研究历史的,俞天任此书极好,受影响很大,所以本文中一些观点也是从此书中来。目前该书已出版,推荐之。

Share
一个留下很多美好记忆的地方;
一个成长的地方;
一家书店。
1_1210001537yjCm 
巨鹿路要是只有陈冠希那样的店的话,该是多么无聊。
Share

很久很久,我都不能明白成语“惊鸿一瞥”到底是什么样子,直到看到俞飞鸿。

焦恩俊版的《小李飞刀》拍得一般,但因为有了俞飞鸿,使得许多观众对它念念不忘。《三少爷的剑》亦是如此。

人如其名,俞飞鸿,特别是她的古装扮相,一出场就摄人心魄,翩若惊鸿,以至于百度百科在解释这个词时,特别加上了俞飞鸿作为注释。少见的丹凤眼,弯弯的唇线,抿嘴一笑,唇角弯弯上扬,又完美的诠释了“回眸一笑”的真谛。

午饭时想找个视频打发时间,偶尔在视频网站上看到俞飞鸿的名字,就打开了这部名为“爱有来生”的电影。许多年了,俞飞鸿人虽老了,但她的笑容始终没变,一出场仍是给人“惊鸿一瞥”的感觉,彷佛这个词是专属于她的。

没想到的是,这部电影的导演、制片人、编剧、女主角都是她一人担任。说实在的,拍得真好,比这些年看得每一部国产大片都好。查了下背景资料,原来俞飞鸿在“消失”的五年中全都是为了拍这部片子。剧本改编的好,电影拍得也好,剧中配乐和摄影也都紧紧契合剧情,在这样一部小片中实在难得。

p479030140

p479029649

p479022824

Share

这是一篇关于PBS的纪录片《二战写实录》(The War)的观看笔记。该片共7集,每集2个多小时,不过网上的文件都是分成14部分的。我看了下,其实分成14段还是比较合理的。以下笔记,也将分成14个部分,记下自己在观看这部从美国普通人视角讲述的那场旷世惨剧的纪录片的感受。

男人们自小时起多有关于战争的想象和憧憬,这或许是由于雄性激素的作用。不过像我这个年龄的人对战争一直多有误解,因为我们小时看的战争片都是高大全的革命作品。在这些电影中,战争是一件和呼吸、吃饭没什么两样的日常事件,正所谓全民皆兵,老人孩子都可以是战士。这样的电影一点都不残酷,从来看不到战火下应有的残肢断体画面。一个士兵扑哧倒下了,那就是牺牲了,一个倒地动作就完成,不像西方战争片要流一大堆血,特别是现代西方战争片要血肉模糊。如果是主角中弹了牺牲了,那就在死亡前添加点情节,让主角喊几句革命口号,交代下党费问题就ok了。观众对主角死亡的悲伤,很快就被对敌人的仇恨所取代。至于生命的消逝,战争的道义,人性的扭曲等问题,则从来都不在我们的电影作品考虑之列。人们期待的,仅是电影结尾时人民群众胜利的欢呼。

说来孤陋寡闻,自从看了《拯救大兵瑞恩》后才发现,原来战争片可以这样拍。其实战争也不会是斯皮尔伯格电影中的那个样子。社会学家涂尔干曾说过,真正的战争史无法再现的,因为其残酷成都超越了人类现有的表达能力。

The War

PART 1

第一集的主要内容是对开战前的美国社会做背景介绍。珍珠港事件之前,美国人对已经进行了两年多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并没有什么了解。如果将德日意三国作为一个整体来看,那么这场波及亚欧非三大洲的世界大战早在1931年日本发动九一八事变时就开始了。但无论战火如何激烈,地理位置得天独厚的美国始终置身事外,三大洲上的生灵涂炭,和美洲大陆毕竟隔着两个浩瀚的大洋,于美国人而言,实在十分遥远。在美国,歌照唱,舞照跳,爱情照常进行。这种对战火的陌生的影响是深远的。当德国对美国宣战后,德国派潜艇在曼哈顿港偷袭美国船舶,并在东海岸肆无忌惮的骚扰,但美国地方政府竟然拒绝联邦政府下达的夜晚灯火管制命令。这些“乡下人”担心灯火管制会阻碍商业发展,打乱人们的日常生活。

在伦敦大空袭期间,爱德华·莫罗冒着战火,在伦敦的高楼之上,用沉静的声音向大洋彼岸的美国人直播希特勒的大轰炸。通过表亲英国的遭遇,亦即电影院播放的有关德国侵略邻国,迫害犹太人的短片,一些美国人也开始感受到了法西斯的残酷。但这些信息的影响范围并不大,程度也较低,所以当时仍有许多美国人认为这些宣传时政府主导的,意图鼓动人们参加战争的意识形态作品。美国政府虽然对英、苏联予以物质支持,并在亚洲对日本施以压力,但它也始终在尽力避免直接卷入这场大战。

直到有一天,他们知道,战争真的到来了。

1941年12月7日,珍珠港事件

战争,再也无法避免了。

日本海军联合舰队在珍珠港上空扔下的炸弹吧美国人从田园牧歌式的生活中炸到了血腥残酷的人魔战场。从那一刻起,战争不再是大洋彼岸的事情,而成了和每个美国人都息息相关的事情。夏威夷岛年轻的美女们尖叫了,因为她们中很多人的爱人在军队中服役;阿拉巴马州的妈妈们交际了,因为她们的儿子去报名参军了;南方的黑人们也兴奋了,因为他们可以参加军队,像百人一样为自己的国家而战了——他们真诚的相信,通过参加这场战争,黑人们可以表明自己是美国的一份子,他们以及他们的后代在战后就可以比以前更有地位;加利福尼亚的日益美国人苦闷了,他们的母国向他们的居住国开战了,转眼间他们成了邻居眼中的敌人。

有观点认为珍珠港事件是罗斯福政府有意放纵日本政府发动的,目的在于刺激美国人支持政府参加二战。但从目前的资料来看,这种说法的依据十分薄弱,俞天任对此曾有过比较详细的论述。另外,从开战前美国军队的准备来看,也可知道美国对这场战争没有起码的准备,这不像一个蓄意参加战争的国家所为。

珍珠港事件时的美国人还不知道怎么打仗。在当时,美国的军队只有17万余人,其中还有数万古董骑兵。士兵们还打着绑腿,用着1903年造的来福枪。和久经战火淬炼的德日军队无法相比,这帮美国大兵绝对是菜鸟,没有任何实战经验。还有一个很大的不同时,这群人参军,少有是因为生活所迫的,而多是基于心中的理想——自由。天主教徒自小被教育不能杀人,但正如片中的老兵所言,当他在菲律宾看到炸死他战友的日军飞行员在费力前面带笑容之时,他知道他可以杀人了。日本人的炸弹炸毁的不只是珍珠港的战舰,还炸死了2000多美国人,炸毁了美国人的生活,他们的自由。轴心国都认为他们的民族是优越的种族,其他种族,包括美国人,都应该为其所奴役。没有什么能够比这种思想更能引起美国人对轴心国的反感和抵制了,这触及了美国人的基本价值观。

为理想而战是美国士兵在二战中始终坚持的信仰。诚然,他们初时的理想的确是太过纯粹,太过理想,因为他们对战争所知无几。随着战争的开展,亲身经历过战火的士兵们开始认识到了这个理想的血型和残酷,但他们并未放弃。就像斯皮尔伯格的新片The Pacific中的那位军官所说的,“这场战争史残酷的,但我始终践行它是必须的,是有意义的,牺牲是值得的。”这也解释了,为何在中国战场的天空中,可以看到从美国农场中飞来的志愿者。

有的人为自己的特权而战,有的人为所有人的自由而战。

Share

按:此文为对广西田阳县坤平小学启明图书馆管理员覃帆老师的采访稿,将发布在2010年5月份的《启明通讯》上。

本期栏目中我们采访的是广西田阳县坤平小学启明图书馆管理员覃帆老师。坤平小学的图书馆是去年新开的,我和管理员覃帆老师还没有接触过,结果采访一开始就闹了个大笑话:愚笨的我不小心把覃老师姓名中的“覃”(QIN)字读成了“谭”。覃老师在电话那边也困惑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告诉我读错了。电话这边的我尴尬不已,惭愧之余,也更体会到了好好读书学文化的好处。

kunping-qinfan 覃帆老师

钟:覃老师,请您先介绍下坤平小学的情况吧。

覃:坤平小学现在一共有6个年级,14个班,554名学生,35位教师。

钟:(震惊!)覃老师你太厉害了,这些数字您都记得这么精确,真的是如数家珍了。

覃:呵呵,没什么,在学校呆久了,特别是接手管理图书馆以来,每个数字我都记得很清楚。

钟:那好,我就继续“考考”覃老师您对坤平乡的了解了。

覃:坤平小学覆盖了周围5个自然村。由于地理环境的原因,村与村之间的距离都比较远,离学校最远的一个村在20公里以外,而且多是黄泥巴路,交通很不方便。坤平小学原来的条件更差,直到搬进现在的地方才有所改善,其实这个校舍是原来的坤平中学搬迁后留下的。

钟:(再次震惊!)20公里,太远了!说实话,在采访您之前,我对坤平这边特殊的地理环境是有一定的心理准备的,但实在没想到真实的距离是这样的远,这和我老家平原地区完全不一样了。20公里相当于当年我从家到县城读高中的路程了。这么远的距离,小朋友们恐怕要住校吧(电话那头隐约传来了小朋友们的读书声)?

覃:是的啊,不住校是不行的。目前一共有450名借宿的学生,只有少数家就在附近的同学不用借宿。

钟:小朋友们都很小,离家在校住宿的话生活怎么办呢?

覃:学校里晚上安排了自习,老师指导同学们学习。其实晚自习一方面是为了学习,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小朋友们的安全。

钟:那覃老师您岂不是也要每周都住在学校里?

覃:是的,我周一到周五都是住在学校的,很多老师也是这样。只有到了周末,我才和一些老师搭乘面包车回县城的家。还好现在路修通了,回家比较方便了。

钟:即使这样,也是很辛苦的。

覃:呵呵,还好吧。

钟:覃老师,我们的“动感101启明合唱团”现在发展得怎么样?

覃:从本学期开始,启明合唱团正式组建并开始学习训练了。合唱团目前一共有32位小朋友,都是从3-5年级的学生中选拔出来的。学校从县城聘请了一位音乐老师,每周三下午来学校给小朋友们上课。邻近省份有大学生来我们县支教,自从合唱团成立后,我们一直向县里申请给我们学校分派有艺术特长的大学生志愿者。不过这方面的志愿者比较少,现在还没等到。

钟:那小朋友们练习的成绩如何呢?

覃:合唱团的小朋友们现在已经能够一起唱好不少歌曲了。我们学校准备在六一举办卡拉OK大赛,现在老师正在带领合唱团排练歌曲。由于我们学校中有许多壮族、瑶族等少数民族小朋友,老师现在也在挑选并创作一些适合小朋友们唱的少数民族歌曲。

钟:想必小朋友们唱得一定很好听,我特别期待能够听到。希望覃老师能够联系设备和人员,在把六一卡拉OK大赛的给拍成录像,然后寄到上海办公室,让上海的志愿者们,以及其他地方的启明图书馆的老师和同学们也能享受到少数民族风格的音乐。

覃:好的,这个应该没问题,到时我到县城照相馆去租个DV就好了。

钟:谢谢覃老师,我们希望在今年的年会上能够听到坤平小学小朋友们美丽的歌声,也期待着能够早日在上海见到您和坤平的小朋友们。

覃:我也期待能够和启明书社的志愿者们见见面。

覃老师2001年毕业后就到坤平小学教书了,这么多年来,她白天晚上都在大山里陪着小朋友们学习,照顾他们的生活。挂了电话,我彷佛听到一支悠扬的歌声,从遥远的大山里飞到我的耳边。

学生们到图书室借书热闹的场面3 坤平小学启明图书馆开馆时的盛况

令人感动的一幕幕

令人感动的一幕幕1

令人感动的一幕幕2

令人感动的一幕幕2

从来没有过的漫画书深深地吸引她们

从来没有过的漫画书深深地吸引小朋友们

得力的小助手们

得力的小助手们

Share

经过扑朔迷离的选拔,奥巴马终于提名他的首席政府律师(Solicitor General)Elena Kagan接替前不久宣布要辞职的斯蒂文斯大法官。提名前白宫对外吹了风,于是有关提名的文章立即占据了各大新闻网站的首页头条。看了New York Times, Washionton Post,Wall Street Journals,Economist的几篇文章,认为还是NYT的分析更有深度,且整理下,中间夹杂点个人私货。

courtcham511-custom1

Kagan之前也是热门候选人之一,但奥巴马最终提名她,仍让各界感到出乎意料。自从1972年提名鲍威尔和伦奎斯特以来,近四十年来所有的大法官都有过在州或联邦法院担任法官的经验,而今天被提名的Kagan恰前就没有过。Kagan不但没有任何法官经验,她作为律师的执业经验也仅仅只有两年——还没读过新人期。相对于2009年被提名的索托马约尔,对Kagan的提名实在反差巨大,WP在社论中认为这一提名十分凶险,白宫办公厅主任伊曼纽尔也相当紧张。

如多家媒体所言,Kagan是一名典型的东部精英:普林斯顿本可,牛津、哈佛的研究生,瑟古德·马歇尔大法官的法律助手,大律师事务所。这也打破了之前许多人对一位中西部大法官的期待。在律所工作两年后,Kagan先到芝加哥大学法学院任教,后又到国会给现任副总统,时任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的拜登做助手,帮助拜登为克林顿挑选大法官,亦即现在的金斯伯格大法官。后来,Kagan又计入白宫工作,负责处理一些国内政策方面的事务。1999年,Kagan回到哈佛法学执教,并于2003年成为该院历史上第一位女性院长。2009年,奥巴马提名Kagan担任首席政府律师一职,负责代表联邦政府在最高法院出庭辩护。

综合各方面分析,奥巴马提名Kagan主要有如下几点考虑:

第一,意识形态色彩较淡,领导能力强。现在的最高法院日益被意识形态所主导,判决越来越呈现5:4的分裂趋势。Kagan常年在政府工作,意识形态色彩不明显,而且她在担任哈佛大学法学院期间有融合保守派教授的经历,奥巴马认为这种弥合自由派和保守派之间分歧的能力有助于给目前的最高法院带来改变。特别重要的是,如果能够争取到出于摇摆地位的肯尼迪大法官的关键一票,就能改变许多案件的判决结果。

第二,为奥巴马政府保驾护航。如果Kagan成功进入最高法院,并争取到肯尼迪的摇摆票,则自由派在最高法院的弱势就会有所改观,最高法院也就不会在将来可能发上的针对奥巴马改革的宪法诉讼案件上对奥巴马政府不利。现在,奥巴马已经通过了医改法案,金融改革法案仍在国会讨论中,针对气候问题的改革之后也会提到国会。上述领域的改革影响范围和深度都很大,对美国社会的改变在历史上或许仅次于罗斯福新政。同罗斯福新政一样,“奥巴马新政”也面临着巨大的法律风险。医保法案刚生效,十三州的总检查长就向联邦地方法院提起了违宪审查诉讼。照此看来,稍后的金融改革法案亦即气候问题法案恐怕也要遭遇相同的对待。

在1930年代罗斯福新政期间,美国曾遭遇一场空前的宪政危机。当时的最高法院和罗斯福政府针锋相对,通过判决废除了罗斯福政府的大量新政法规。在第一个任期内罗斯福没有得到一个提名大法官的机会,因而对这些判决虽恨的咬牙切齿但也没有办法。1936年,罗斯福再次高票当选总统,民主党控制下的国会也成了罗斯福的橡皮图章,危机中的罗斯福拥有了“超级权力”(super power)。为了去处最高法院的阻碍,罗斯福提出了最高法院“填塞计划”,试图通过修订《司法法》为最高法院新增加6名“自己人”,以使最高法院像国会一样听话。最终,最高法院的大法官即时妥协退让,加之国会也反对,填塞计划不了了之。

目前美国虽然处于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危机中,但奥巴马所拥有的权力显然不能和罗斯福相比,民主党在国会的优势岌岌可危,最高法院中保守派占优,他的新政改革也在遭遇宪法挑战。奥巴马不能像罗斯福总统那样逼迫最高法院就范,他只能通过挑选一个中间派来尽力争取保守派中最不保守的肯尼迪的关键一票,好在关键时候支持政府。虽然最高法院还没有越过斯通大法官在“最伟大的脚注”中设定的“不审查政府的经济政策”的原则,而且也没显示出有趟这趟浑水的苗头,但这种危险毕竟不得不防。送Kagan到最高法院,也是奥巴马为他的新政“买保险”。

第三,年轻。这个很重要。现年50岁的Kagan如果进了最高法院,将是九位大法官中最年轻的一位。如果没什么意外,她在最高法院起码可以做25年的大法官。如果她身体和精力都像前任斯蒂文斯大法官那样好,那么做上四十年也不成问题。

最后,很重要的一条——自己人。Kagan先后给拜登、克林顿打过工,现在的老板正好是奥巴马,而且二人早年在芝加哥大学法学院就曾相识,当时的Kagan还曾劝说奥巴马将一生献给学术事业呢(还好劝说失败,否则二人都没有今天的辉煌了)。奥巴马提名Kagan,说明他相信Kagan至少会支持他的政府的政策。

Kagan最大的弱点在于她缺乏担任法官的司法经验,许多人据此指责她不具备担任大法官的能力。Kagan的这一问题也给参议员们出了一个难题:由于没有担任过大法官,所以也不会留下大量的判决书(papers),参议员以及自由派和保守派们也都无法像审查其他大法官人选那样,从他们过去的判决书中判断其在重大案件中的立场。现在媒体以及议员们不得不去翻看Kagan作为学者发表的论文和学术著作,以从中寻找可供判断的蛛丝马迹。Kagan在去年的首席政府律师提名听证会上称她多年来一直致力于研究宪法(有关第一修正案言论自由问题)和行政法,在法学院中十一名十分出色的学者和老师。虽然近四十年来的大法官都是法官出身,但考察最高法院的历史,许多著名的大法官也是非法官出身,如约翰·马歇尔、厄尔·沃伦,以及前任首席大法官伦奎斯特,Kagan以前在最高法院的老板瑟古德·马歇尔也是从首席政府律师的职位上进入最高法院的。

个人认为,Kagan缺乏法官经验,没有历史判决可供审查或许也正是她的一份优势,这一欠缺使她不必承担重大社会问题立场的历史包袱。譬如,对于确认大法官提名最重要的堕胎问题,Kagan就没有什么历史立场,这样她在提名听证会上面对这些问题时只要避而不答即行。保守派参议员即使想攻击她,也缺乏有杀伤力的弹药。

之前各界公认哥伦比亚特区上诉法院的Galand法官最容易通过参议院的提名确认,Garland也是Kagan最大的竞争者。为何奥巴马放弃最容易成功的提名呢?对此,NYT分析认为,正是由于Garland最容易通过,所以留他做战略预备队用。今年年底国会将进行中期选举,根据目前形势,民主党在参议院很可能会吃败仗,丢失一些席位,从而丧失对参议院的控制权。目前最高法院的金斯伯格大法官也有退休的意向,如果奥巴马能够连任,那么他在任期内必定会还有一次提名大法官的机会。即使他不能连任,那么现在自由派色彩最明显的金斯伯格大法官估计也会选择在奥巴马离开前退休,以把提名机会留给民主党总统。如果将来奥巴马有了提名的机会,但参议院中民主党出于少数派,那么他的提名将面临参议院的阻挠。而Garland的优势在于,多位共和党参议院明确表示会全力支持他进入最高法院,其中包括前共和党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哈奇参议员。所以,万一将来形势不利,奥巴马手中就能握有一张制胜的王牌。和一般保守派支持的人不同,Garland在堕胎等问题上属于自由派。

看来,提名大法官,既要讲战术,也要讲战略。而最高法院,就是两党的战场。

在宣布对Kagan的提名之后,奥巴马面临的最大困难不是保守派的刁难,而是要安抚好自由派选民和民主党议员们。中期选举将近,大法官提名问题也是个选举话题,各方都得在这个问题上表个立场。对于这个提名选择,自由派们显然失望多余喜悦。在接受NYT采访时,民主党参议员Harkins抱怨道:“为什么保守派可以选择他们想要的保守的大法官,而自由派却不能选择他们想要的自由派?”根据波斯纳去年做的一项统计,在1937年到2006年间的43名大法官中,排名前五的保守派大法官有四位是现在在任的大法官,而现任的大法官无疑进入自由派大法官的前五名,连中间派的肯尼迪大法官都为例最保守的大法官排行榜的第十位。这里面固然有众所周知的最高法院右倾过快的因素,但保守派在共和党总统提名大法官时所发挥的巨大影响力也是决定性因素之一。相反,自由派在提名大法官时的影响力则十分有限。面对咄咄逼人的保守派,自由派没有理由不期望他们的总统也能够提名一个可以和现在的保守派大法官领袖的斯卡利亚对抗的自由派大法官。

就此次提名,NYT发表了题为“Searching for Elena Kagan”的社论。在社论中,具有自由色彩的NYT显然表达了对Kagan立场的担忧。通过对Kagan以往言论及学术观点的检索,NYT发现,Kagan主张维护政府权力,否认同性恋婚姻合法化(虽然她在哈佛担任院长时曾反对过军队对同性恋的歧视),否认反恐战争中战俘的正当程序权利。同时,他在种族、堕胎、枪支管理等重大社会问题上立场不明,加上她主张的司法克制原则和政府的工作经历,那么以后在这些问题上她很有可能会支持政府的立场。这要是在民主党人当政也罢,但民主党人执政时间有限,她做大法官的时间却是没有限制的,如果她到时也支持共和党人的政府,那么最高法院在这些问题上的判决就会有发生翻转的可能。许多民主党人担心,由于Kagan不够自由,她很有可能成为民主党人版的“苏特”(苏特大法官是老布什提名的,在提名时被认为是一位保守派,但后来转变成十足的自由派,去年奥巴马一上任,他就辞职,特意把提名机会留给了民主党人,因而被保守派视为“叛徒”)。

谈到这不能不谈下Kagan可能要坐上的这个位置。这个位置现在的主人是斯蒂文斯,斯蒂文斯的前任是道格拉斯,道格拉斯的前任是布兰代斯。以上者三位大法官,都是有名的自由派大法官。布兰代斯有“人民的律师”之美誉,道格拉斯一直是最高法院里自由派的斗士,斯蒂文斯在许多年中也是自由派的支柱,他们所留下的席位,是一个在自由派大法官中传承了近100年的位置。它不仅仅只是一张座椅,还是自由派思想在最高法院的呃象征。如果自由派在这个座位上失守,那自由派在最高法院可就真要完全出于弱势了。

提名已经公布,接下来就等着提名听证大戏的上演,Elena Kagan能否当上“这个世界上最昂贵的守门人”,我们拭目以待。

kagan 在哈佛大学法学院担任院长时的Kagan

kaganhp4

年轻时的Elena,也是气质美女。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