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去了两次季风,每次都是为单本的书而去,但每次都带着好几本书回来。无奈。

Richard Posner:《并非自杀契约—国家紧急状态时期的宪法》

Jerome Frank:《初审法院——美国司法中的神话与现实》,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

Roscoe Pound:《法律与道德》,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

Ronald Dworkin:《身披法袍的正义》,北京大学出版社

Sanford Levinson:《美国不民主的宪法》,北京大学出版社

Alan Dershowits:《致年轻律师的信》,法律出版社

Jeff Wagner:《金融时报·财经词汇》,译林出版社

James Aitchison:《英语写作技巧》,北京大学出版社

在豆瓣上看到了上海三联书店编辑的“上海三联书店法学文库”中又新出了一本《美国国会行动的逻辑》,便迫不及待的想读这本书,昨天去季风正是为此书而去的。不过很遗憾,这本说是2月份出的书还没在书店上架,觅而不得,怅然若失。

s4156269

Share

说两件春节期间在老家的见闻。

遇作乡村医生的邻居,他和我聊起新近进行的医改。也是从他那儿,我才知道现在医改已经改到了农村。这位医生告诉我说,现在政府对医药进行现价,由县里根据申请统一调拨。同时,所有的乡村医生都被政府收编为卫生服务中心的工作人员,发于基本工资,然后根据开出的药房进行激励(暂定为0.1元/张)。在村民面,实行合作医疗,看大病可以报销部分款项。按理来说,这可以提高乡村卫生服务水准,降低农民医疗费用负担,从而实现政府给农民减负的意愿。

但这位医生却向我讲述了不一样的现实。由于医改的推进,乡村医生丧失独立性,没有了市场竞争和利益驱动,因而也没了工作积极性。在法治意识日益高涨的今天,这些乡村医生们往往不愿意接诊,往往随意把患者往上级卫生部门推送。一般的乡级卫生院也不愿意承担风险,继续往上级医院推送。他举了一个现实的例子,说邻近有一婴儿患阑尾炎。若放在以前,这种疾病在乡卫生院就可手术解决。但由于下面的医院和医生没有利益刺激,也为了避免风险,都不愿意接诊。最终,这个孩子被逐级转诊到县医院、市医院,最终在省会的一家大医院里做手术了事,花了数万元,还要由农民自己承担。

目前的医疗制度的确有过分市场化之嫌,需要纠偏,但切记矫枉过正。在市场经济中,医生也是一个利益体,他在他的职业中寻求回报,这份回报就是他的利益,就是他行动的刺激。如果把乡村医生彻底收编,取消市场,则乡村医生原先承担的预防作用则随之荒废。一个问题解决了,更大的问题却产生了。

乡村医生的例子反应了医疗领域中政府的过分干预,还要一个过分干预的例子是在金融业。

我有一亲戚是农村信用合作社的老员工。一次见面,我问他现在农信社运行的状况,主要是效益怎样,坏账是否有减少等。这位亲戚的回复让我很惊讶,他说现在农信社依然一塌糊涂,坏账很多,效益很差,他的工资都不能保证。我想,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应该是由于农信社风险控制能力上的落后和不足。但我那位亲戚给了我否定性的回答。他说,很多贷款他们也不想放,知道一放就难以收回,但还是必须要放出去,因为上头有文件,要支持农村生产,不放不行。

原来政府把支持三农发展所需的资金任务由政府转移到了农信社头上。农信社因为坏账出了问题,人们只会骂农信社自己经营不善,而不会想到这经营不善背后的政府干预之手。

而这些被政府强令放出去的支农贷款真的帮助了农民吗?未必。很多农民借款并不是为了生产,而是为了建房,建了房后就基本空置在那,产生极大的浪费。这不是生产性的,而是消费性的使用,借给这些农民钱,其实是放纵了他们消费的欲望,增加了他们的负担。

看到这我不禁联想,从2009年开始政府主导下的信贷狂潮,目前都在寻求融资的中国银行们难道不会重蹈农信社的覆辙吗?

Share

今天看了几篇文章,恰好观点多有些相反。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上有一篇美国驻华大使馆政治处官员梅儒瑞的演讲——《美国的民主选举》。演讲时在2008年大选之前,是时民主党初选尚未见分晓。梅儒瑞介绍了美国大选制度,特别着重的讲了中国人所不熟悉的初选制度。除此之外,梅儒瑞还讲了金钱在大选中的作用,似乎有意厘清国人一直以来所形成的观念——美国选举是金钱游戏。梅儒瑞称,由于有捐款封顶的限制,并且所有人的捐款都是透明的,所以不可能出现有钱人或大企业用金钱操纵选举的现象。

然而言犹在耳,现在的形势和制度却起了大的变化。2010年1月21日,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在Citizens United v. Federal Election Commission一案中推翻先例,取消了对企业捐献整治现金数额的限制,所根据的依据是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的言论自由条款。这个判决一出,社会各界一片哗然。奥巴马在2010年1月27日发布国情咨文时,当着最高法院大法官的面批评了这个判决,认为这一判决“华尔街、石油公司、保险公司的巨大胜利,从此之后这些大公司们将控制华盛顿和美国人民”。相信很多人看到这个判决也是如此认为。你看,人家资本主义国家的总统的看法都和社会主义国家官方意识形态“完全一致”了,所以美国这个金钱政治的恶名恐怕是洗不掉了。

然而,今天看到吴澧发表在《新世纪周刊》的文章——《企业也争言论自由》——中则提出了不同的看法。吴澧认为,以前由于市场竞争不充分,各垄断巨头把持市场,积累了巨额财富,一人可抵一国(如可以独自拯救美国的摩根),因而几个巨头就能选出一个总统。但现在,由于市场竞争的充分性,洛克菲勒和摩根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没有任何一个人、任何一家企业可以再操纵选举了。同时,互联网的发展使得社会越来越扁平化,信息流动更加自由,互联网上的信息时任何人都无法垄断的。所以,企业可以使用金钱表达自己的意愿,以使政府的政策能够反映他们所处行业的利益,这同普通选民出钱资助心仪的候选人表达自己所处工作行业的利益没有本质区别。经从法律上讲,企业也是“法人”,也享有特定的权利。

我认为吴澧说的有一定道理。最明显证据就是,批评这一判决的奥巴马总统本人的上台正是靠了互联网的巨大优势。

看完了美式的民主选举,再把目光放到中国自己的问题上。我们的政治到底该如何发展。固守现状显然不行,那么完全学习美式民主吗?似乎也有些问题。

目前,法律界中理性的学者们已达成基本共识——照搬美式民主肯定是行不通的。随着国门的开放和信息的流通,越来越多的人已经发现了美式民主所蕴含的问题,甚至危机。较低的投票率使得“主权在民”的理论在逻辑上无法自圆其说;政党制度使得社会对立,政策浅薄媚俗;互相攻讦造成政治道德日益沦丧。譬如在奥巴马主导的这次医疗改革中,民主党和共和党两党对立严重,以至投票常常是以党派来决定赞成还是反对。这样的投票显然没有任何民主的内涵,人民的利益也被抛弃了。近百年来总统权力的扩张也造成三权分立制度的失衡的宪政危机。这一切,中国的学者也都看在眼里。但如何解决,似乎还多在民主制度内寻找路径。

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萧瀚先生在2004年的一篇旧文中则提供了不同的思路。在这篇名为《科举宪政制论略》的文章中,萧瀚先生指出美式民主制有其严重的缺陷,在20实际上半页的政治实践中,中国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中国需要走出一条不同的道路,最好的方式还是如王国维、陈寅恪等史学大师所言,从中国自身的政治传统中寻求智慧。基于此,萧瀚提出了“科举宪政制”的设想。简单来说,就是以主权在民为原则,在实现横向分权的前提下,以现代科举制替代民主代议制,实现中国政治的改革和转型。

萧瀚认为,科举制度在其一千多年的发展历史中,实是传统中国对世界最大的贡献,其意义超过四大发明。明清的衰落的因素很多,不能归结于科举制度的腐朽。实际上,明清之际的科举制度在制度设计上已经十分科学完备,其八股取士的腐朽来自于专制皇权的过分强大因而禁锢了科举制度的功用,这亦属于国家权力横向分权的失败,而非科举制的失败。

萧瀚先生研究指出,在通过科举之前,“至少已经背下了45万字的四书五经经义全文,精通历史(而这是绝大部分成功的政治家必须具备的素养),善于协作、填诗赋词。这绝对不是单纯的职业考试,而是带有明确人文素养要求的素质考试,即它隐含了为官必须具备的基本人文素养的要求。”这种制度下选拔出来的官员虽然不能尽善尽美,但至少比“完全听凭全民,无赖、骗子照单全收的民主政治”要好。

在论证了大民主制度的缺陷和科举制度的优势之后,萧瀚先生继而勾勒了一副科举宪政粗略蓝图。这里对这一蓝图不多做赘述,大致来说,此蓝图近似于孙中山曾提过的“五权宪法”,都设有立法、行政、司法、监察和考试制度。但不同的是,萧瀚先生笔下的考试制度——科举制——位于所有分支之上,亦即科举制是宪政的基础性制度。

虽然萧瀚先生的设想仍处于草图阶段,有许多值得深入论证和推敲的地方,但他这一构想毕竟是击中了目前美式民主的要害,同时也考虑了本地文化传统的力量。无论是对是错,都值得学人深入思考。

Share

昨在正大,路过星巴克,想进去喝杯饮料。入门后被橱窗中各式各样的被子吸引了,咖啡反而没喝成。我喜欢设计巧妙的杯子,家中放了不少。挑选时灵机一动——这么多好看的杯子,何不挑选一只送给朋友作生日礼物?我为自己很好的idea感到高兴,于是就买了下面这只漂亮的杯子。

DSC00311

由于复杂的原因,我的生日礼物没了意义,跟随生日礼物后面的一串idea也全付诸东流水。晚餐后和朋友走在路上,一个词语如流星般坠入脑海——“杯具”。

我花了大价钱,在星巴克买了一只杯具。回望过去几年的时光,真是如此。

Share

上海交大的BBS叫“饮水思源”,俗称水源,名出自校训“饮水思源,爱国荣校”。水源上有个板块特别火,名叫PPPerson,俗称3P。凡是从交大毕业的,无论男生女生,都知道这个版块。为什么呢?因为这个版如其名,这个版块上的帖子都是“漂亮”的照片,美女居多,偶尔几张男人,但往往引起不了什么波澜。美女照片也分许多种,生活照、写真,甚至A·V女优、小loli图片等。多年来,3p版诞生了像“深夜档”这样的经典栏目,培养了譬如“王老吉”、“响马”、“院长”等著名版友。

如果不是交大的人,初看到这个版块很可能认为它太“低俗”了,不应该存在下去。但是,这个版块一直生龙活虎的发展着,热闹时常常占据每日十大的好几个坑。对于版务,校方也没有干涉,一切靠站务组和版务组自律。在去年,当全国上下开始“反低俗”运动时,许多水源人都为3P版的生存感到担忧,生怕一夜之间3P版被封掉。随着时间的流逝,大家所担心的情况并没有出现,3P依然活跃着。

没想到,就在水源上热烈讨论交大和蓝翔技校卷入Google数据库被黑客攻击的新闻时,3P版被突然河蟹了,“反低俗”的魔掌,终于伸向了水源。

2010年2月23日,3P版务组出台《临时版规》,规范性内容一共12条,通篇看去,满眼都是“删除”和“封禁”字样。

1.内衣内裤有一样不穿,一律删除并予以封禁15天。
2.着内衣内裤,但着装不齐,并不雅,一律删除并予以封禁5天。
3.内衣内裤透明,一律删除并予以封禁30天,并上报站务组。
4.正面露底裤并突出表现者,一律删除并予以封禁5天。
5.突出表现胸部和臀部,一律删除并酌情封禁。
6.标题禁止含有淫秽和隐晦淫秽字眼和词句,回复禁止含有淫秽和隐晦淫秽的字眼和词句,违者一律删除并酌情封禁。
7.走光边缘图,一律删除并酌情封禁。
8.比基尼着装,酌情删除并酌情封禁。
9.具有挑逗意味的图片,一律删除并酌情封禁。
10.发布色情意味图片情节严重者,一律删除并予以封禁30天,并上报站务组。
11.本板不提倡以AV女优为主角的图片,对违规图片将酌情删除并酌情封禁发贴人。
12.本板不提倡讨论AV女优,对违规回复将酌情删除并酌情封禁。

看完上面这12条临时版规,我真的不知道还有那些图片可以在3P上发。那些积极的网友们在新版规出台后,立即学习韩寒测试上海移动监控黄段子的标准的手法,在版上发各种各样的图,美其名曰——“敏感度测试”。打开这帖子一看,原来是著名画家德拉克罗瓦的油画《自由引领人民》,囧味十足。另有水人称,“以后3P版的图片干脆都要蒙上黑纱算了。”

这就让人不得不质疑判断低俗的标准了。仔细看看,其实真的没有什么标准可言。如果真的腰杜绝3P版上的那些图片,那就应该杜绝现今社会上的绝大部分摄影作品,那些打着艺术名头的摄影作品往往低俗的不能再低俗了,还都挂着艺术的幌子。

我没有研究过水源和3P的历史,不知道3P版创版的初衷是什么,或许和交大历来悬殊的男女生比例有关。即使有关,但食色性也,这点是公权力不可能发挥效力,也不应发挥效力的禁区,管制又有何意义呢。社会学研究表明,对性欲的管制和压抑越严重,因性引起的问题就越严重。举例说,阿拉伯在这方面管制的最严格,所以阿拉伯的男人在此方面最暴力。西欧许多国家使得卖淫合法化,结果这些国家的性犯罪率全球最低。按照这个理论,如果全国反低俗运动取得彻底胜利,那么最值得担忧不是交大,而应该是和交大一路之隔的华师大了。

其实,3P版的暴露图片只是噱头,版友逛3P版并非意在传播低俗信息,而在于寻找聚合的话题罢了。否则,也就不会有许多漂亮女生逛3P了。我在学校时,一位同班的漂亮女生就曾担任过3P版的班副,而且做得有声有色。现在学校中,未成年的学生没有多少。况且,3P尺度虽大,但也有自己的高压线,越线帖子会很快被删除,发帖者也会被处罚。大家都懂事的,不再是小孩子了。这么多年来,也没见哪个学生抱怨说自己因为上了3P而耽误了学习,或毁掉了考试。相反,不少人一到考试或拿offer的关键时刻就提前上3P发个帖,还要务必保持高质量,名曰“攒人品”。那些看了段低俗视频就能挂掉考研的人,说白了就一低能儿。说得暴力些,这种人放到古代斯巴达或者希特勒的第三帝国,那都是要被“和谐”的。

公民也有低俗的权利。低俗是一种自由,它源自于言论的自由。如果人们对低俗深恶痛绝,那也不能一禁了之,因为低俗是言论自由不可避免的衍生品。在美国法律中,淫秽书刊是合法的,因为它受到宪法第一修正案的保护。这种权利不是一种民事权利,而是一种宪法所赋予并保障的公民基本权利。

退一步说,即使3P版在传播低俗信息,这些禁令,或者干脆关闭3P版,就真的能够防止大家传播此类信息了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虽然国内的互联网封锁重重,但要想看一些照片并非难事。据我所知,上海交大的网络在国内属于特别发达的几个校园网之一。交大是教育网华东地区的节点,另外还有IPV6实验网,在速度上具有很大优势。更为关键的是,交大的网络是完全免费的,也没有时间和限制,国内网和国外网一视同仁。只要电脑能打开,就可以连到网络上。在本科生宿舍,每台电脑可以以2Mb/秒的速度分享电影;在研究生宿舍,没台电脑可以以超过10Mb/秒的速度下载。各种各样的低俗信息只要一到了校园网络内,立即可以以疯狂的速度散播。前些天网络中心统计,仅利用一种名为葡萄(PT)的新式分享工具,交大校园网在2天的时间内就分享了超过2PB的文件。以这样的速度和规模,在交大传播一些日本动作片绝对是小菜一碟,没有人会认为是什么难事。

高速、自由的网络出了给大家带来3P、COMIC这样的娱乐内容外,还极大的便利了师生的学习和研究。大家不必购买上网时间,不必担心上不了国外网站,不必担心文件太大不便传输,不必在一边查资料一边计算着时间和钱包。一切都是免费的,一切都是自由的,一切都是互联网所本应有的。记得互联网的教父尼葛洛庞帝曾在书中提出了对“数字鸿沟”的担忧。但在交大内,无论是富学生,还是穷学生,都可以平等的使用互联网,数字鸿沟从来都没有存在过。

由于纽约时报的报道,交大很荣幸的和蓝翔技校一起卷入Google被攻击事件。目前各种说法真假难辨,但交大的确出了个十分有名的黑客彭一楠;2月初,电院的ACM班第三次获得ACM大赛的全球总冠军;出国留学版上不断传出计算机和网络专业的顶级OFFER。我不敢想象,如果交大的网络变成局域网了,上述情况还会发生吗?或许,上海交大真的要沦为同山东蓝翔技校一个水平的“闵行理工学院”(MIT)了。

如果3P被关闭了,那么以后COMIC也很有可能跟着被关掉(COMIC是交大一个在线看电影、电视、听音乐、下载软件的网站,上面内容十分丰富),只要打着保护知识产权的幌子即可。再进一步,在校园网内实行过滤和封锁,控制国际网络——原本四通八达的校园网真的要成局域网了。那时,校园内以网络为代表的自由氛围,也将一去不复返了。

很多人对母校留恋是因为自己在母校很成功。我在母校成绩一般,算不得成功,但我依然对她十分留恋,原因就在于校园内的那份自由的氛围。不单单是网络自由,大家生活和学习也都很自由。在校期间,我们这届就曾因为课程问题和院领导交涉或两次,每次我们都在BBS上辩论、造舆论。院领导很生气,但也随风而过,并没有难为我们。3P的命运或许是整个母校自由环境的未来的一个缩影。如果没有了这份自由,那大学期间的时光,真的没有太多值得留恋的了。

附记:

说起母校的网络,不得不提COMIC。在所有交大毕业生中,恐怕最怀念的就是这个COMICl了,特别是在外使用慢如蜗牛般的家用宽带的时候。COMIC是学校网络中心搭建的。2004年我入学时,COMIC上存储有13万首MP3音乐,这一数字在2008年我毕业时已增长至14万首,并按照国家、歌手、风格等标签存储的井然有序。COMIC上还有无数的电影,美剧、日剧、韩剧、动漫可以直接在线点播。学生宿舍空间小,不好放电视,有线电视也要收费,但交大的学生并不愁看电视的问题,这还是因为有COMIC。COMIC上有数十个电视屏道可以直接在线点播,这些频道中后来都升级到高清电视的标准,所以大家在电脑上就可以看到和高清电视相同质量的NBA、欧洲五大联赛直播。在06年时,COMIC上就提供高清电影点播服务,但我从来没享受到过。不是因为速度的问题,而是我的电脑处理不了高清的流媒体信息,一开就卡死。

Share

前些天想学着朋友把博客移到网站的blog子目录中去。结果,技术不到家,操作很失败——网站直接挂了,404 NOT FOUND。

今天空闲,就尝试着自己解决下。鼓捣半日,把数据文件给移回到原来的位置,页面不404 NOT FOUND了,但仍未完全好。后到豆瓣的WordPress小组发了个求救贴,希冀能够遇到大侠出手帮助。没想到,仅仅几分钟后就有一位Shayne同学出手回帖。吾好似茫茫大海中遇到航船,赶紧把信息发了过去。

Shayne同学用了不到半小时就把网站给搞定了,还顺便把博客给移到了blog子目录中去,毕其功于一役。让我不知怎么感谢好。

顺便去看了看Shayne同学的博客,我有发现了另一重惊喜:博客主人的文字节奏感特别好,下笔时能够控制得住自己的感情。我一直嫌自己的文字隐隐有股“戾气”,莫名地难以除去,以后多了个学习的地方。

博客,亦即日志部分,移到子目录中后,大家登录我的网站www.zhongzhijun.com首先会看到一个静态页面,通过点击右侧的链接即可进入“日志”、“相册”等具体页面。同时,以前发表的日志及相册等页面的地址也有相应变化,在原地址的.com后面加上“/blog”。譬如,原先一篇博文的页面地址是http://www.zhongzhijun.com/?p=623,现在则是http://www.zhongzhijun.com/blog/?p=623。RSS链接地址变化同上,新地址是:http://www.zhongzhijun.com/blog/?feed=rss2

仅此而已。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