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三是我初中同學,在杭州一部對服役,2001年的時候我送他入伍,至今已經有近8年了。還是在上大一的時候,就和老三相約去杭州看他。可是自己懶得外 出,這個諾言一直沒有實現,為此一直很愧疚。本月安排了5天的連休,本來是想去富春江漂漂,可因為書社和編輯部都有事,就放棄了,但還是堅定的去了杭州。 不能再拖了。
這次去杭州其實沒什么準備,太忙了,還好有來自杭州的徐飛幫忙,給我寫了一個詳細的攻略。周日晚上從閔行回來,簡單的定了個住處,周一一大早就去了。動車很快,9點鐘就到了杭州。杭州的火車站的確不怎么樣,門前還在施工。
一、租車
乘188路公交車來到勝利劇院站旁邊的龍鄉橋,交了300元搬了張租車卡,很方便的就租了輛自行車。杭州的公共自行車系統比較先進,馬路上有很多租借點, 可以在任何一個地方租車并還車,只需刷下卡即可。自行車也很輕便,在景區騎行十分方便。需要注意的是,自行車只能沿著馬路騎,不能貼著西湖沿岸騎。要想游 覽西湖風光,需要先把車鎖在路邊停放好。不過蘇堤和白堤都是可以騎車的。
二、辦公園卡
有了杭州的公園卡可以免費參觀一些經典,每年的年費是50元,辦理地點在杭州博物館附近,很不顯眼,偶找了很久才找到,為此耽誤了很多時間,到最后還沒用上。在尋找辦公園卡的地方時不知不覺到了柳浪聞鶯。蔥蔥郁郁,游人不多,還在里面的椅子上小憩了片刻。后來經過南山路才發現那兒就是著名的柳浪聞鶯。
三、中國美院
此次杭州之行最大的意外發現。徐飛建議我去中國美院看看,本來說是那兒會有免費的學生作品展覽。可到那兒時不巧,正好碰上在布展,于是就進了校園看看。大 門造的很雄偉,有些不好,初進時為此還有些失望。不過進去后往右穿過一個走廊,卻發現別有洞天。美院的建筑在風格上是一致的,都是灰黑色的外墻,有一種淡 雅的美感。學校場地不大,所以就需要仔細經營才能安排好眾多的建筑。幾棟大的教學樓通過飛廊連成一體,如無標明,幾乎無法區分。樓下有小橋流水,養著金 魚,爬山虎長得十分旺盛,許多墻面都被它們的綠色給占據了,顯得生機無限。特別讓我驚奇的一個細節是美院的車棚,在一塊突出的高地側邊掏空了一塊區域,上 面還掛著爬山虎,自行車就隱入其中,十分自然。整個個校園綠意醉人且異常安靜,隨便找個角落都能讓人靜下心來,感到一種別樣的愜意。站在教學樓上,放眼西 望,西子湖即收入眼底。如能在此地久居,想必愚人也能沾些靈氣。
四、南山路
沒有去出發前預訂的酒店,而是在南山路上選了一家,房間隔音效果不好,但地理位置極佳。門前的南山路上有許多民國時期留下的建筑,沒有太多的改動。本想去看看橫廬,可惜也在布展。
五、電影
從美院出來已經兩點多了,在路邊隨便吃了點飯,回到了住處。走累了,就在房間里休息下。打開電視,CCTV6正在放老版的《金剛》。除了因為有中文配音而使得對話聽起來怪怪的外,這個版本真的比前幾年剛出的最新版好多了,于是偶就在房間里把它看完了。
六、暴走
大約五點,再次出門,把車在雷峰塔附近還了,開始步行。早聽說雷峰塔很無趣,因此未入。本想去對面凈慈寺,可惜已經關門。徐飛說凈慈寺的素齋只要3元即管 飽,可我發現那個所謂賣素齋的餐廳里放著菜單,價格都很高的,可能是改變政策了。看到價格偶轉身就要走,突然腦袋中發現有不對的地方。回身再細看菜單,只 見那第一道推薦菜就是“酸菜魚”,OMG,貌似魚也屬于殺生吧,怎么成素材了。
繼續前行,走到蘇堤,這才發現蘇堤上可以騎自行車,但懶得返回雷峰塔那取車,就決定暴走。結果,這一走就走到了8點多。
在望山橋處休息了一會,西側山包低矮,天色將暮,隱隱約約。壓堤橋處視野極開闊。迎風而立,東望西湖,胡波聲聲入耳,掃去一些疲乏。再往前的東浦橋比較 怪,可能是因為年代久遠,相關記錄模糊,這個橋的名稱不能確定下來了,于是旁邊的介紹上在橋的名字后打了括號說也可能叫束浦橋(“東”與“束”僅相差一 橫)。蘇堤快完的那段對面是“印象西湖”的表演區域,為此把蘇堤一側用塑料簾給遮蔽了很長一段,顯得無比丑陋。蘇堤盡頭有武松墓和蘇小小墓。武松墓較大, 但墓前僅有對聯一副,記得應該是12個字。蘇小小墓較小,在一六角小亭子中。亭有六柱,每柱四面,沒面皆有對聯,計六柱二十四面一十二副對聯。與之相比, 武松墓就寒磣許多了。看來古往今來,文人騷客总是爱借苏小小的名发些所谓“幽思”与“感慨”,而武二就这样被冷落了。想来杭州的确是个风花雪月之地,武松 选择此地归隐,以消弭隐匿豪迈之气,算是找对地方了。
因為天黑,沒注意地圖上所標的岳王廟,因此錯過了。沿著白堤繼續走,到平湖秋月。這才發現這兒的角度更加,整個西湖都可以被收入眼內了。只可惜日子不巧,天上無明月。
七、夜行
過了斷橋,租了一輛自行車,在幾條街中隨便轉了轉。吃了點東西,去火車站買了回程票。老三的手機終於開機,總算聯繫上,約好明日相見,要不然就實在雷人了。原來是他們單位在搞檢查,所以手機這幾天一直沒敢開機。
回去看了看地圖,大致比劃下,發現今天一天大概步行走完了西湖85%的周長。
八、吳山天風
徐飛說吳山一定要去。當年金國完顏亮看到一幅“吳山天風”的畫作激動不已,決心要放馬吳山,只可惜命喪採石磯。
偶九點鐘左右前往,山上人不多,且大多是當地居民。一個人隨意的走,越走越愜意。山上到處都是樹木,枝葉繁 茂,整個人也都變得“綠色”了。杭州的市樹,也是我特別喜歡的香樟樹更是隨處可見,且十分粗壯,看來年費比較長久了,城隍閣前面有一對名曰“夫妻樹”的香 樟竟然有700年的歷史了。城隍閣要10元每票才可進入,但我去了發現並不值。七層的城隍閣其實是新設計建造的,雖然高,但因為設計失敗,頂層觀光走廊兩 旁有突出的閣樓尖角遮蔽,視野不佳,白白壞了旁邊引得完顏亮喪命“吳山天風”四 個大字的名聲。其實要想在吳山上觀西湖,城隍閣旁邊的淩波閣是最佳的選擇。 偶從城隍閣出來後,沿著沒有路的山石崎嶇穿行,爬到了淩波閣。此處雖低,但眼前一片開闊,無任何遮擋,整個西湖盡收眼底,閣下滿眼綠色,著實讓我意外,更 是驚喜。走了一天多都沒有給自己留影,但在此處我忍不住找遊人幫我拍了幾張照片。
吳山給我的印象不是一個旅遊景點,而是杭州當地居民的後花園。山上供居民休閒的設施很多,有健身的簡單器械可供鍛煉;有茶室可供喝茶聊天打牌玩麻將;有戲 台可供聽戲並遛鳥;有小亭台可供票友亮上幾段;有大樹石桌石椅,可以讀書看報……總 之,這是一個可以隨便休閒的地方,可以三五成群,也可獨自一人,每個人 都能找到適合自己放鬆的角落。我這才理解為何杭州能夠讓主編如此嚮往,這不在於杭州的山水有多美,而在于杭州的山水已經融入普通人的生活之中,成為生活的 一部分,任何人都可以像在自己家一樣就享受到那種愜意。偌大中國,山水比杭州更美的地方應該有很多,但尚未異化而淪為純粹的觀光游覽之地的卻寥寥無幾,杭 州,應該算是一處。
九、老三
下了吳山,找了車去見老三。老三胖了許多,出乎我的意料。他最近在機場外訓,因此送了我一個SU-30的鍍金模型,很漂亮的。是時已近中午,我們倆一起吃 了個午飯。老三點了份東坡肉,感覺一般,與老家過年或婚禮宴席上常見的“八大塊”(因一碗會擺放八塊肉,因此名曰“八大塊”)相比并無什么特別出色之處。 吃完飯后還剩些時間,本想去爬玉皇山,但太累了,就放棄了,去了昨天沒去成的凈慈寺。凈慈寺的建筑和其他寺廟也并無二致,都是新建的,不過廟里面的氣氛尚 好,還見到角落里僧人在獨自學習經文。
十、完
重返龍翔橋,退了租車卡,與老三告別,結束了此次杭州之行。

Share

記得年初(也可能是去年年底)曾經買過一期《南方人物周刊》,封面人物是當時風光無限的美國銀行掌門人劉易斯,標題大致意思是“華爾街新沙皇”。那時的劉易斯,率領美國銀行并購了曾經的第三大投行美林。而隨著花旗一步步走向崩潰的深淵,他領導下的BANK OF AMERICA也超越花旗成為世界第一大銀行。在金融海嘯的災難漩渦中,當時的美國銀行似乎是一枝獨秀,而彼時的劉易斯自然是”當之無愧“的華爾街新沙皇。

然而好景不長,在美國銀行的股東們歡天喜地的批準對美林的收購交易之后,美林立馬給了新東家一個big surprise——其1月中旬披露的財報顯示僅僅在2008年的最后一個季度中,美林就產生了150億美元的損失!轉眼間,本來以為撿了個香餑餑的美國銀行發現自己捧了個燙手的山芋。更讓美國銀行的股東們胡子氣歪的是,在與美國銀行合并前夕,明知公司已經產生巨大損失的美林公司的員工們還瓜分了40億美元的獎金,然后將150億美元的損失扔給了新東家美國銀行。對此,美國銀行的股東當然怒不可遏,他們當然要問:董事會為什么沒有向股東說明自己要收購的美林公司在上一季度有150億美元的損失這一信息?而在聽到這個消息之后,華爾街的律師們也瘋狂了,不過不是因為他們遭受了損失,而是因為他們看到了一個巨大的財源——股東訴訟。于是,華爾街的律師們立即開始“削好鉛筆”,然后“發起一連串的訴訟”。

可今天紐約總檢察長對外公開的美國銀行主席劉易斯的證詞顯示,劉易斯當時發現了美林的大窟窿,但當時的財政部長保爾森和美聯儲主席伯南克卻不讓他對外披露這一信息。根據劉易斯的說法,保爾森當時直接威脅說政府要清理美國銀行的董事會,也就是說——要么保密,要么所有董事都滾蛋;而伯南克或許更含蓄些,只是說“我們不希望對公眾披露這一信息”。

如今,風云突變,曾經的金融沙皇成了今日的罪人,而且還面臨著股東的無盡訴訟和檢察官的調查。可憐的劉易斯大聲叫冤——這都是政府讓俺干的,俺也沒辦法,胳膊哪能別過大腿呀!

可在這筆并購交易中虧大了的美國銀行股東們并不買劉易斯的帳,而且美國現有的法律似乎也不站在曾經的沙皇一邊。作為董事會主席,劉易斯同其他股東一樣對股東負有信托義務,對公司需要盡忠誠、勤勉責任。這些義務和責任不是政府的行政命令所能排除的。換句話說,布什政府的威脅并不能成為劉易斯拜托責任的理由。

不過,事情也非絕對的,法律也給左右為難且里外不是人的劉易斯留下一個救生圈,如斯坦福大學法學院教授Joseph Grundfest所說,劉易斯或許需要證明——如果他當時不遵從政府的命令,將會使得公司被政府踢出交易市場并因此給公司和股東造成巨大的損失。

lewis-thain

Share

前一阵子开人大会议,许多代表啊、委员啊为民请命,说什么现在经济形势严峻,大学生就业形势也让人揪心,许多大学生可能真的要“毕业即失业”了,于是乎提出议案,说要在大学里设立学士后、硕士后,让大学生在学校里多呆一段时间,度过就业危机。这类提案被列为两会雷人提案之一,广大网民发挥聪明才智,说不如继续设立壮士,勇士,烈士乃至圣斗士,效果会更加显著。

这种提案,也就在两会期间火一火,两会过后就立即被国人抛到脑后了。但有句老话说的好,东边不亮西边亮,美国大学要还真要在美利坚土地上施行JD后了。

近日,美国顶尖的法学院之一的UCLA法学院经批准设立了一个名为Transition to Practice的LLM项目,为期1年,向美国法学院的毕业生以及在美国执业的律师开放申请。UCLA法学院称这个项目的主要内容是执业技能及新律师的职业发展。在1年的学习过程中,学生将会到公司合规部门、律师事务所及法律诊所等机构接触真实的法律案件。在国人看来,UCLA法学院真的是搞了一个JD后。

目前经济危机,美国的就业形势之严峻程度不比中国轻松,往日毕业生中的骄子——法学院的学生、未来的律师们——也难找工作,一些已经找到工作的毕业生也被雇主通知延期报到。许多美国律所并不直接违约,而是会让自己先前录取的毕业生晚1-2年开始上班,在这一段时间内,律所支付给签约毕业生薪水。当然,这份薪水要大大低于正常上班的薪水。有些律所的做法更人性化一些,如果签约毕业生能够在延期的1-2年终从事社会公益法律援助项目或其它公益项目,律所会支付更高的薪水。这种激励制度一方面帮助签约毕业生消磨时间,另一方面也为社会做出了贡献,一举两得,皆大欢喜。

而那些没找到饭碗,或者雇主没有刺激计划的毕业生们可能就要挖空心思算计着如何消磨着漫长的等待了。UCLA还真有眼光,立即推出了这样一个LLM项目,可谓正逢其时。那些正愁着如何打发无聊时光的学生或许可以去试试,以免在无聊中荒废了技艺。不过,WSJ的编辑们对UCLA的这一项目也将信将疑,不无揶揄的说道:如果这个项目并非如其所说的是偏重实践,而只是对律师职业道德和守则进行一次再培训,使之成为法学院学习生活的继续的话,那么我们宁愿选择其他的途径去kill a year.

Share

近日,负责处理雷曼兄弟破产案的美国Weil Gotsha & Manges律师事务所(中文名威嘉律师事务所)向破产法院递交了一份截止到1月底的律师费用账单。威嘉所称该从去年9月到今年1月,动用了其全球范围内的资源处理雷曼兄弟破产案件。一共有490名律师参与到其中,收费工作时间超过10万小时,费用共计5500万美元。其中,合伙人米勒付出795小时,每小时收费950美元,费用共计755,060美元。

而据UCLA法学院的Lynn LoPucki教授计算,威嘉所将会向雷曼兄弟收取共计约2.09亿美元的费用,而整个雷曼兄弟破产案的律师费用将会达到9.06亿美元。而威嘉也会因雷曼兄弟破产案而创下律师界一项新的收费记录,超过当年在安然破产案中收取的1.494亿美元律师费。

“在雷曼兄弟的员工用纸箱子带着自己的个人物品走出雷曼兄弟公司的大门的同时,威嘉所的律师立即浩浩荡荡的冲了进去。”

公司破产,所有受关联的个人和组织都倒霉,唯独律所例外,处理破产事务的律所更是大大的例外。或许有人认为,这些破产律师就是盘旋在公司尸体上的老鹰。

但是,没有这些破产律师,这么大的破产案谁能理得清呢?如果没有他们,各方连雷曼兄弟的尸体都分不到。所以,既恨之,但又无法离开。

但威嘉的胃口并不会只停留在雷曼兄弟案上,相对于这个案子,他们还有更大的目标——通用汽车。根据Lynn LoPucki教授估计,通用汽车破产案的律师费用将超过12亿美元,其中威嘉所有望收取2.3亿美元。

为什么威嘉所能够如此自信?答案很简单,因为它的名字叫Weil Gotsha & Manges,因为Harvey Miller是它的合伙人,因为Harvey Miller是美国最好Chapter 11 Bankruptcy Attorney.

Harvey Miller

Share

主编大人在荣归母校的历史性演讲中说道:“如果你还在用什么Windows Live Space这样的东西,你都不好意思跟别人打招呼。”看了这句话偶是羞愧啊,因为俺一直用的都是Windows Live Space作为博客根据地。这两年,微软对Live组件做了很多次更新,虽然界面越做越漂亮了,可是Space的人气也越来越差了,因为微软的那帮工程师把Space弄得越来越不起眼了,找个链接都很难。

到域名网站一看,俺的大名.com的域名还没被注册,于是三下五除二,立即抢了过来。由是,俺也成了Wordpress的一员,加入了独立博客大军。

WordPress给的第一个日志标题是Hello, World,偶嫌它太小气,于是改成了Hello, Cosmos.呼呼,外星人们,快来看看吧。

www.zhongzhijun.com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