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亩兄等朋友说我看起来太严肃,微博、日志等神马的写的东西也都是如此。今天就八卦一下。

周末上班,办公室几位年轻女同事八卦张柏芝和谢霆锋的婚变,说起陈冠希艳照门种种。正好看到一篇网上戏写的《史记·陈冠希列传》,读了让人捧腹。笑归笑,我觉得这篇文章对陈冠希同志的态度还是很值得赞扬的,没有恶意攻击,更多的把他当做一个受害者来对待。

艳照门爆发时还在学校,和几个同学鼓捣电子版的法律评论杂志。看到这个题材,特意请一位同学从法律角度写了一片评论文章。我和这位同学的立场都很明确:冠希同志是位受害者,权利受到损害,应该获得赔偿,包括物质和精神上的。

如这篇列传所言,冠希同志最大的罪过不过是有个不好的习惯——爱拍私房照。可这习惯纯属个人隐私,和别人神马关系啊。再说了,冠希同志拍私房时是隐私空间内光明正大的拍,不是偷拍,拍照时女主角也没有反对。不但如此,君不见阿娇、柏芝个个都是一副销魂不知归路的表情,哪有一丝不同意或反对的迹象。

拍照也是一项个人行为。在外面游玩时拍照,可以公开;私房内拍照,不便公开。但无论如何,都是拍照,私房拍照也不违法,也谈不上道德上有瑕疵。冠希同志只是比较霉,不小心被无良电脑维修人员偷窃了个人电脑中的图片,由此酿成娱乐圈地震。

地震之后,冠希不但饱受攻击,生命安全也受到威胁,工作也没法干了,不得不远走他乡。要多可怜有多可怜。这是标准的受害者。而且出事后,冠希公开道歉,没有为自己找借口。够担当。

相反,阿娇姑娘一句很傻很天真,太没由头。大家都成年人,出了事就该担着,不能装小孩子。再说柏芝,当初声泪俱下,严辞控诉,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仔细想想,多虚伪啊!当初男欢女爱,一副陶醉。冠希再错,也只是无心之失,有必要像对待反革命那样,立即划清界限,势不两立吗?事实证明,高呼革命口号的人终归是不靠谱的,霆锋同志现在就悔青肠子了,自恨当初不该被眼泪模糊了招子。

从这个角度说,冠希和霆锋真是一对难兄难弟。一把辛酸泪,更与何人说。待得霆锋离婚后,二位再把酒笑谈如烟往事吧。

上帝说:如果你们中间有谁说自己没有罪的,大家可以用石头丢他。公民社会,少拿道德大旗到处搞镇压。对于举着这大旗的,反倒要多留个心眼。

附:《史记·陈冠希列传》

陈公冠希者,江东上海府人也,龙额准目,骨骼清奇。冠希年尚垂髫,肆意狂放,不拘礼法,世人奇之。时有名士宋祖德者,见冠希,异其貌,讶然曰:“此子治世之情魔,乱世之淫棍也!”
冠希之父,岭表巨贾,家资亿万,然冠希少时父弃其母,携小蜜而去,独遗巨资与冠希。冠希遂得日糜金二千,恣意放浪,悠游裙钗之中,狎戏脂粉之间。
既弱冠,冠希携巨资而入梨园为伶,未几,声名鹊起,名动香江,粉丝甚众。香江梨园,佳丽甚众,纯女熟妇,万紫千红,环肥燕瘦,婆娑婀娜,浅笑轻颦,极尽瑰姘。冠希见之,怅恨良久,叹曰:“不入此间,不知天下佳丽何其多也!吾必一一御之!”左右皆笑,以为妄言,冠西太息曰:“嗟乎,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时有丽姝曰钟氏欣桐者,或谓之“阿娇”。冠希见之,曰“吾必御之!” 或曰:“此女甚纯,常自比贞女烈妇,恐不可得也!” 冠希笑曰:“以貌取人,失之子羽。诸君徒知其貌,安知其底?!吾且为诸君尝之,诸君但作壁上观,温酒以待吾归!”遂入阿娇金屋,倾而,执阿娇亵衣以归,而镬酒尚温,左右皆拜服!或赞曰:“温酒之间,斩将夺旗,古有云长,今有冠希!”
冠希既得阿娇,意尤未平,偶遇熟妇曰张氏柏芝者,魂动心醉,情难自禁,遂提枪而往。或劝曰:“不可!阿娇很傻很天真,然此女黠甚,公今虽得之,异日恐受其害!”冠希不纳,拔枪而上,鼓而攻之,粉肠一现,柏芝束手!
冠希既收柏芝,遂欲如洪水,一发不可再收,终日游荡梨园,渔艳猎色,遇花弄花,见柳戏柳,半截粉肠,无孔不入,所御之女,虽罄南山之竹,难以数之。
冠西好画,尤嗜春宫,其御百女,皆以相机摄之,存之电脑,或邀朋共阅,或举杯独赏。后电脑崩坏,与修,冠西春宫遂泄。好事者闻之,以千金购之,散于网上,遂天崩地裂,百兽惊惶,中外侧目,香江鼎沸。夷人闻之,皆惊曰:“中国者,冠带之国,礼仪之邦,圣人之所在,而蛮荒之所慕也!孰知黄暴若此!”众女皆自危,或以千金购冠希之头。冠希闻之,急亡之东夷曰美立坚者,不敢复出。世人谓之曰“艳照门”。
阿娇、柏芝闻事泄,皆惶然。阿娇泣告世人曰:“很傻很天真”。 柏芝之夫霆锋闻之,仰天叹曰:“吾识柏芝三十年矣,孰知其贱若此,反不如芙蓉姐姐也!”遂意欲休之。
是时,冠西身败名裂,梨园索冠希之财,社团购冠希之首。冠希途穷路尽,遂告天下曰:“某今退出香港梨园,永不复出!”众人乃罢。
或谓曰:“公何以自断后路?既出梨园,复能何为?”冠希笑曰:“此吾之计也!吾所誓出者,唯香江而已!浩浩中原,煌煌美夷,安得无为?今中原大豪张公纪中,已以千金聘吾饰西门庆矣,得无可乎?” 左右皆服之。
复五十年,冠希卒,终前曰:“吾纵横半世,阅女无数,所不得者,惟西施、貂禅、昭君、玉环而已!今吾死,虽上追九天,下穷九泉,终当觅而御之,方无恨矣!”言迄,大笑而卒,左右皆汗颜。既卒,谥曰“黄品源”。然世人叹冠希之才,皆尊之为“黄帝”,礼祀与轩辕氏同。
冠希既卒,一缕幽魂遂悠悠荡荡,度灌愁海,升离恨天,终至一所在,但见朱栏白石,绿树清溪,真是人迹希逢,飞尘不到,只见其中又走出几个仙子来,皆是荷袂蹁跹, 羽衣飘舞,姣若春花,媚如秋月,回念当日所读之风月宝鉴,此地岂非太虚幻境,遂更名混世巛魔王,终日醉以灵酒,沁以仙茗,警以妙曲,行风月无边之事,正是:厚地高天,堪叹古今情不尽,痴男怨女,可怜风月债难偿.
太史公曰:“中国自和谐后,奇事纷呈,惊世骇俗者甚众,然黄暴若冠西者,未之有也!奈何冠希之生不逢国,设投身东瀛,安知不可为倭国宰辅乎?”

Share

am.starr.afghan.wikilieaks.cnn.640x360

最近最忙的公务员,应是美国国务院的外交官们了。最近最高兴的学者,非研究外交的专家莫属了。最近最难堪的名人们,当属各国政要了。

一切都源于维基解密公布的美国政府外交文档。

看媒体已经透漏出来的这批文档,可以发现平日里一本正经穿梭于各国的美国外交官们真有当八卦记者的潜质,把日常所见的恩怨情仇都用公文的形式传回美国老家。都说八卦伤人品,这次美国外交官们算是吃到教训了。脸皮薄的萨科奇,无能的德国外长,大男子主义的普京,迟疑的梅德韦杰夫,可怕的默克尔,希特勒般的内贾德,撺掇打伊朗的沙特国王,粗鲁的英国安德鲁王子……嗯,还有爱看美国二战电影的我国王储。

外交官八得开心,奥巴马和希拉里现在囧得要死,估计都在找地缝。还是英国人给面子,表忠心,谴责泄密者,还说美国人骂自家王子不会影响两国关系。这关系,真够铁的。只是不知道,安德鲁王子背后会不会骂娘。

Assange捅了这么大篓子,总得表示表示。希拉里称泄露国家这些机密是违法犯罪行为,要追究泄密者责任,并称美国政府也正在展开调查。

目前一个主要泄密源头基本已经锁定,情报官曼宁已经被抓。问题是,那25万份机密文件已经泄露出去,并被以泄密为业的维基解密给掌握。更闹腾的是,维基解密找了美国的《纽约时报》和英国的《卫报》在研究这批机密文件,并逐步对外公布。

虽然美国政府声称这些文件都是政府机密文档,上面也保密标记,公布这些文档不但会危害美国国家利益,还会危害全球推进民主事业的利益。但这也只是说说而已,看起来更像是扯虎皮当大旗。事实上,美国政府对维基解密公布这些文件没有任何阻挡办法。

根据美国已有的有关新闻自由的判例,维基解密和《纽约时报》等媒体从偷取政府机密者手中获取政府机密并不违法。另外,政府不能事先审查媒体发布的内容,除非其能证明媒体所要发布的内容会给国家安全造成现实的且不可逆转的重大损害。霍姆斯大法官在判例中曾以“军队调动信息”作为例子作为可以启动审查的标尺。

在五角大楼文件案中,虽然美国政府极力主张所泄露的文档事关国家及前线士兵安全,但其主张仍未被最高法院采纳。最高法院以9:0的判决裁定政府完败。后来的历史也证明,五角大楼文件的曝光,根本没有对美国的国家及士兵生命安全造成影响。相反,这一曝光加速了战争的结束,挽救了许多人的生命。

希拉里的主张怎么看都和尼克松政府的辩解相似。作为导致尼克松下台的水门案的调查律师,希拉里不会不清楚这其中的法律规则。这案子要是真到了法院,就凭现在已经曝光出来的这些材料政府就很难赢。如果这些八卦消息也能作关系国家安全的机密,除非美国联邦法院是国务院自己开的。

维基解密虽然看起来很疯狂,但从其公布这些文件的手段看,Assange其实是很精明的,背后应有媒体及律师在指导。维基解密邀来《纽约时报》和《卫报》来公布这些资料,应是学习了五角大楼文件案中《纽约时报》的作法。

因为所涉文件内容敏感,《纽约时报》当时也担心贸然公布会泄露军事行动信息,给政府落下惩治的口实,因此在得到材料后调集精干记者在酒店内全封闭研究五角大楼文件,他们整整花了三个月的时间来过滤所得信息,每一条所公布的信息都会和政府已经公开的信息相互印证,确保安全。这份小心谨慎在后续的诉讼中起了很大作用。

现在,由具有“深厚泄密革命传统”的《纽约时报》操刀,维基解密想来可以高枕无忧,美国政府恐怕只有继续凿地缝和全球赔礼道歉的份了。这也是为何美国虽然嚷着维基解密如何对全球外交造成了灾难,但却没对Assange采取任何行动的原因。

不过,由于曼宁是政府情报人员,负有保密责任,他私自下载并公布这些文件给媒体,确实违反了保密法律,估计这牢狱之灾是逃不掉的。五角大楼文件案中的埃尔斯伯格之所以能够逃脱刑罚,是因为对手尼克松的帮忙。尼克松派他手下那帮愚蠢的管子工潜入埃尔斯伯格的医生诊所中偷窃埃尔斯伯格的病历材料,后来被发现。这一重大证据问题,使得陪审团认为政府在运用公权力陷害公民,因此对埃尔斯伯格的指控被撤销了。

虽然民众要求政府公开透明,而且民主政府也标榜自己会公开透明,但事实上,任何一个掌权的政府都不希望自己透明,他们会尽可能的将政府信息列为机密,侵害公民的知情权。像这次所泄露的文件,就因为消息发送者和接受者是政府部门的外交官,这些对私人的评价和腹诽就摇身一变成了国家机密。对于这种机密,公众需要媒体帮助“泄密”,维护大众知情权。

需要注意的是,不能在拔高的基础上评价此次维基泄密,认为此次维基解密无甚意义。自五角大楼文件案之后,美国新闻自由与政府信息公开方面的制度已经确立,后续事件都是在这一判例确定的原则内按规则办事,即使像维基解密此次重量级举动,对制度而言,的确不具备创新意义。

但就此次孤立事件而言,维基解密已经泄露的文件(仅数百份)和尚未公布的25万份文件,对公众了解近年来的国际外交关系而言的确有着重要的意义。相信不久之后,基于这批文件会有许多研究著作面世。

前些天斯伟江大律师起诉上海市政府,要求公布上海市拍卖车牌所得费用的使用明细,案子败掉。作为一个有着最起码理智的公民,谁能想象,车牌拍卖收益的花费竟然也能成为政府机密。公开政府收入和开支情况,本是一个对人民负责的政府的最基本责任。如果连这一责任都不履行,或不愿履行,民众有理由怀疑,其中定有猫腻。既然有猫腻,民众利益必定受到损害。

在遍地都是政府秘密的国度,新闻媒体更应该发扬职业精神,努力爆料。进退之间,事关公民利益。

Share

凤姐还在当红,网上又出个小月月。

开始是在豆瓣网上偶然看到小月月的帖子,看了两千来字,看不下去关掉了。这作者太恶毒,也太恶心了。

文中所写内容的真实性是值得怀疑的。现在资讯发达,信息传播的很快。如若真有文中小月月这样的人物,在公共场合肯定是与众不同,很快就会有网友传播到微博上。但在这个帖子出现之前,网上似乎并没有相关信息。

如果该帖子内容属实,最应收到谴责的应该是帖子的作者。从其描述看,小月月明显是患有精神疾病,家人没有给她采取治疗措施。帖子作者大爆一个精神疾病患者的隐私,其间还充满大量有关小月月身体隐私部位及言语的描写,污秽不堪。现在网络人肉搜索力量十分强大,如果小月月被人根据该帖子内容而锁定曝光,则帖子的作者显然是侵犯了小月月的隐私权,小月月及其监护人可以对其提出民事侵权诉讼,要求赔偿。

小月月只是一个精神疾病患者,她的言行举止发生在一般人身上,那是令他人难以接受的,但发生在她自己身上,却是自然行为、正常之举。如果一人智力和精神正常,看到小月月这样的人,应该抱以理解和同情才是。耍弄一个精神疾病患者,并以此去了,算什么好汉。

这个社会太压抑,没有公共话题可供大众发泄过剩的经历、表达自己的情绪,于是原本属于私人领域的话题往往被拿来做公共狂欢的献祭。因为无涉公共政治,所以狂热暴行可以肆无忌惮。

以陈冠希艳照门为肇始,网络上各种“门事件”层出不穷,每一次都引起一波公众的狂热浪潮。参与者一边享受着窥视他人私密的快感,一边向当事人发泄着道德的抨击,于自己精神的错乱浑然不觉。在道德大旗下,个体的公民权利被弃之一旁。在各种“门事件”中,陈冠希、阿娇、张柏芝、翟凌,这些人都是法律意义上的受害者。即使从宽泛的道德角度上看,这些人也没做错什么。食色性也!他们做爱、自拍都属于私人事务,与社会大众何干?

和“门事件”同步的是各种各样的网络草根人物的争议言行。这些人多以出位的言行吸引了公众的关注,靠着网络的力量迅速成名,芙蓉姐姐应该可以算是始祖。芙蓉姐姐各方面都正常,她是一个主动推广自己的公共人物,在她之后还有许多其他相似的人接连出现。

凤姐的出现改变了这一切。机缘巧合,凤姐因参加一档节目被推倒了网络之上,迅速“走红”。从其言行看,不难看出凤姐在智力或精神上显然是和一般人不同的。很多人都表示凤姐很恶心,而凤姐也正是在这种人人“唾骂”的情况下愈发走红,以至于引起有关部门关注,将之列为三俗之列的地步。

小月月的出现,传播的势头远超过凤姐。看到“小月月”三字高居新浪微博排行榜榜首之时,不难判断,又一场网络狂欢开始了。狂热者一边对小月月的言行举止表示极度恶心,一边又密切关注讨论,禁不住参与到这场狂欢之中,从中寻找快感。这是多么荒唐的错乱。

看待小月月河凤姐这样的事件,无需高谈道德,无需深研法律,只要回归人之为人的基础,从人性出发,将她们都看做社会的一个普通个体,就不难分清是与非,善与恶。

Share

昨天终于收入了MOTO 的Milestone,虽只是在学习使用阶段,不得不说,Google的Android系统的确很好很强大。

02-motorola-milestone

本来我对手机的性能并没有什么要求,能打电话发短信即可。之前用的是NOKIA 3110C,一个NOKIA的低端智能机,凑合着还可以上个WAP看个新闻,挺不错。但当Apple引导新一代智能手机,Google的Android杀入,看着手机上那么多应用,偶也眼馋了。加之手中的NOKIA性能越来越差,因此终于下了撤换的决心。

换后第一件事当然是导通讯录。Android可以和自己的Gmail帐号关联,自动导入Gmail中的Contacts。问题在于,虽然我在添加邮箱联系人的时候也有意识的用来做手机号码的备份,但填有手机号码的毕竟还不多,因此还是需要从原来的手机中导入。手机里面有近400位联系人,用SIM卡一次还导不完(这里不得不骂移动,把SIM卡容量做大一点很简单的,但为了自己那垃圾的收费手机号薄服务就是死活不肯,还把SIM卡通讯录容量限制在250,真不知自己是二百五还是把用户当作二百五)。

这点Google做得也不够好。SIM卡的导入后自动同步不能把名字自动合并,而是并列,这导致必须要一一手动修改,这个工作量非常大。另一个问题是,为了方便,手机中联系人显示方式是名在前姓在后,但Gmail中是相反的,两边同步后,Gmail中可以保持一致,但手机中则显示混乱,还是要手动修改为统一格式。这两个工作把我累得不轻,有待改进。

当然,NOKIA的问题最大,因为它的通讯录导不出来(或许NOKIA的高端机不一样)。NOKIA有个用来管理手机的OVI软件,90多兆,之前用过,可以在电脑上管理通讯录,还不错。电脑重装后没了。7月的时候手机曾死机一次,虽然后来救活了,但也吓得不轻,所以就又想用OVI来做备份。

花了许久装上OVI,连上电脑,可是那连接的图标一直转呀转,转的我都晕了,还是不能正常显示。电脑明明提示已经连接成功,可是通讯录界面就是显示不出来。不得不感慨,这软件啊,功能很齐全很强大,就一个缺点——不能用。360上一看,评分低得羞死人。

我电脑有些老,当初格式化的时候C盘分配的空间小,一直很金贵。前些天突然发现C盘空间锐减,显示所有文件一看,原来C盘中有一个OVI的安装文件。查看大小,乖乖的龙,有500多MB,看得我想问候NOKIA的软件工程师。同志们啊,这样的软件你们怎么好意思发布啊?问问人家微软,一个OFFICE系统安装好留下的安装文件也不过500多MB而已,你一个90多MB的老妈软件竟然能“生下”500多MB的私生子,这不怪胎是什么嘛。

后来NOKIA提示我可以用手机同步它OVI上的通讯录。我记得我曾经用那极品的OVI上传过一次,就按指导去做。结果还是不行,系统设置中根本没有生成guidance中所说的同步图标。还是忽悠。

删了,删了,统统都删了。

骂了NOKIA这么多,不得不感慨,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其实我在NOKIA之前用的还正是MOTO,哎呦那个手机叫烂哦。我平时只打电话和发短信,其实还是电话多,因为懒得输入文字。但即使用的少,还是被MOTO那中文输入法给惹毛了。NND,输入个“已”字,下面联想的就是没有“经”字;输入个“开”字,下面联想的就是没有“始”字。更崩溃的是,有许多高频常用字根本搞不出来。想当年,换了NOKIA,还在感叹那个输入法叫爽啊。

连个输入法都做不好的手机厂商自然没有资格在市场中生存。就这样,移动通讯行业的开创者,曾经的王者,在前两年被死敌NOKIA及新王者APPLE打得落花流水哭爹喊娘,差点就要抹脖子见上帝了。在感叹市场竞争残酷之余不得不说MOTO自己不争气,活该。

就在这时候,Google出现了。为了和自己的死敌微软及APPLE干架,Google鼓捣出了Android手机操作系统。同Google的许多东西一样,这玩意也免费、开源。不知道是不是在做最后一击,MOTO在抹脖子前拼了老命设计出了DROID手机,搭配了Android系统。没想到,这款手机一炮而红,大卖特卖。原来笨得要撞墙死的MOTO跟拜了春哥似的,原地复活满血满状态。之后,MOTO采取一边倒的外交政策,全面倒向Android,在这两年时间内成功返老还童。

也就是在这两年,原来市场的王者NOKIA却在以光速走向没落,比之前被它打败的MOTO没落的还快。乔布斯的纯种苹果帮和Google的Android国际联军及跟班的中国山寨手机大军如同神兵天降,而且是漫山遍野,刹那间就把NOKIA给包了饺子。苹果走高端路线,Google则是全线通吃,NOKIA猛然发现,无论是高端还是中低端,同两个大敌想必,它那漫长的产品线都没什么竞争力。

通信设备的发展不外乎两个大趋势:其一,设备及功能的高度集成化——手机向电脑发展,而且集合了原本不属于电脑的功能,如定位、导航、随身听(最近还有厂家在鼓捣着在手机上集成一个mini投影仪);其二,高度人性化的用户体验。客户越来越难伺候,谁伺候好谁发财,谁伺候不好谁滚蛋。就是这么简单。

硬件上大家的水平差不多(乔帮主那帮人设计功底的确出众),那么关键就在于第二点了,而第二点的关键有在于操作系统。

手机智能化很久了,但在苹果之前,手机还是手机,再智能也和电脑相差甚远,知道乔帮主的iPhone横空出世扫荡六合,给所有人都上了一堂手机操作系统的课。原来,手机真的可以像电脑一样玩。

iPhone的触摸屏设计业一时间成为主流,Android也跟着跑。对于一个智能化的操作系统而言,手机键盘那点地方的确太小,于是触摸屏就成为目前最为合理的选择。以前MOTO是铁杆的翻盖爱好者,但现在出直板机滑动的触摸屏手机却比原来的直板王NOKIA还殷勤。

这点NOKIA就落后了。NOKIA的塞班也风光一时,但塞班的技术的确太OLD了,而且封闭式的塞班没法让手机软件开发者挣钱,因此应用就少,应用少客户体验自然也上不去。NOKIA搞塞班很多年,内部已经适应了这套开发体系,有路径依赖和内部利益纠缠,缺乏彻底创新的勇气和动力。就在前些天,NOKIAD的副总还说Android是过渡产品。Android是否是过度不好说,但NOKIA自己的塞班已经玩完了,新的系统还没搞定,作为高管却这样去骂别人不行,脑袋绝对是有问题。这种高管,赶紧炒掉了事,否则也是站着茅坑不拉屎还祸害公司和股东。

在一个开放、公平和充分竞争的市场及行业中,从来就没有战无不胜的王者。而且随着这个市场内创新度的提高,市场淘汰的力量也越大。MOTO、微软、NOKIA,他们都曾辉煌过,也都曾,或正在迅速没落。现在辉煌的APPLE和Google也是如此,他们将在内部积累问题,面对外部新的创新者的挑战,它们也是可以被战胜的。想想,两个年轻人用一个苹果皮就能把乔帮主的大杀器iTouch和iPad搞成一个iPhone,把APPLE他爹、创新高手乔帮主都看得一愣一愣的,这个行业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还有谁是不能被打败的。

还是那句话: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

Share

People surounding with the sorrows of 8 victims’ death in blood hijack incident in Philippines were enraged again by some public fugitives’ words.

Jack Chan, the famous action movie star, send a microblog to blame the domestic irritation flushed to Philippine police and government via his twetter account. Anthony Yuen, a television host in Phoenix TV, delivered the same opinions in a news programme, while he mocking on the 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Chief Excutives Donald Tsang Yam-Kuen’s attempts to contact the presedent of Philippines, as well as its condemnary statement on Philippine Police’s incapacity and malpractice in the hijack incident.  Mr. Yuen exculpated for Phillippine government and considered the Chief Excutives’s behaviors had exceeded his authority on diplomatic affairs that charged by the central government in Beijing. Yuen thought that the bloody hijack incident was a mere crime in Philippines, so it wasn’t worthy to pay attention and condemn by Hong Kong government, let along China President. The whole programme was accompanied with Yuen’s ceaseless sneer.

0

Hong Kong citizens were provoked by the two celebrities’ reproach. With the aid of Twitter’s huge power, Chan’s message quickly spreaded over the internet world, corresponding with plenty of angry replies. Soon after Mr. Yuen’s TV programme, Phoenix TV was flood by numerous telephone calls full of angry protest and denouncement. In cyber space, people required Yuen and Phoenix TV to appologize.

In entertainment industry, Jack Chan has been considered as a tycoon and flatter to government. He keeps official standpoint that people should be given too much freedom and controled by government. Chan always appeares in government’s grand vanity project, such as Olympic Games and Great Expo.

Anthony Yuen has an funny nickname-Great Chess Party-a kind of fleer for he always interprets China Government’s dipolomatic policies and actions as deliberate strategies like top chess player’s actions which are too complex and profound to be understood by common people, perhaps including himself. Mr. Yuen has strong nationalism and always expresses strict critics on Western countries’ policies which help him gaining great popularity in China’s left wings. Yuen claimes he stand along with patriots in China. Ironically, Yuen, the man looked like a Japanese, is an Untied States citizen borned in Taiwan with Taiwanese accent.

Accompanying with government’s increasing control over every industry in China, some famous fugitives clearly feel its power and influences, and then response quickly. In nowadays, in order to gain opportunities and supports, individual and enterprises should stand in government’s line and keep with its steps.  So, state autocracy is advocated in blockbust movies as humanity value is neglected. A dangerous model, in which power and economic interest are combined together, has dominated the country’s develpment. Power, not the hardworking in tradition, becomes the source of fortune and dignity. To the contrary, people who insist independence and keep far away from power are suppressed, by not only the official power, but also its followers and benificiaries.

According to the lates news, Mr. Yuen’s TV programme has been suspended. The time to restart is unkonwn.

Share

按:平日基本不转载文章,但看了秦晓先生这篇文章,十分想和诸位分享。作为一位企业家,秦晓先生对社会问题和政治问题具有深刻的洞察,其近些年来发起的关于“现代性和现代化”问题的讨论十分有意义,值得每个人仔细思考。同时,作为一位体制内的高官,秦晓先生能将这些问题公开提出来,更是难能可贵。

Qin Xiao

“现代性社会是相对于传统社会而言的,它的主要标志是以“启蒙价值”,即自由、理性、个人权利为价值支撑的,以市场经济、民主政治、法治社会为制度框架的民族国家。”

亲爱的清华经管学院2010届毕业班的同学们:

今天,我非常荣幸能作为演讲嘉宾出席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的毕业典礼。大约一个月前,钱颖一院长邀请我时,我当时是一种很矛盾的心态。一方面,我确有一些思考和体验想和同学们交流;另一方面,我缺少和高校学生,特别是80后的年轻一代沟通思想的经验,不知道我所关注的问题是否能为你们理解和认同。尽管如此,我还是鼓起勇气来了。

我算是共和国同龄人的一代,经历了改革开放前后两个30年。在这60年中,中国社会发生了重大的变化。作为一个长期在大型企业和金融机构工作的管理者,我的关注点从企业管理、宏观经济逐步扩展到社会问题及相关的制度和价值。在思想认识上我也走过了信仰—困惑—独立思考—不断寻求真理的路径。

我想先从大学的功能、大学教育、大学学生的使命谈起。关于大学的功能,在欧美曾经历了精英教育 ─ 专业人才培养 ─ 通识教育这样一个复归的过程,这一过程反映出人们对大学功能、大学教育、大学学生使命的再认识。简而言之,大学不仅是传授专业知识,培养专业人才的场所,它还是文明传承和发扬的载体;大学学生进入社会后不仅要成为一个有专业知识、有职业道德的专业人士,同时要有对普世价值担当的意识和公共关怀的责任。

公共关怀是公共知识分子的责任和使命,他们要超越自己的专业领域,抵制世俗和权力的诱惑,秉承普世价值,在公共领域中维护人的尊严和社会正义,在经济发展的同时,建立起道德、精神和文化的价值支柱。

精神价值的缺失和重建在当代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但在不同的国家、不同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问题的表现是不同的。当今的中国正在经历一场深刻的社会转型。我们所讲的社会转型不是中国语境中的“现代化建设”、“国强民富”、“大国崛起”,而是现代性社会的构建。现代性社会是相对于传统社会而言的,它的主要标志是以“启蒙价值”,即自由、理性、个人权利为价值支撑的,以市场经济、民主政治、法治社会为制度框架的民族国家。

发端于17世纪欧洲的启蒙运动是人对神的“叛逃”和“祛魅”。在摆脱了精神上的束缚以后,人可以运用自己的理性保护个人的权利,实现个人的自由。在此以后的几百年中,以自由、理性和个人权利为核心的“启蒙价值”成为推动人类社会从传统走向现代的精神力量,成为现代性社会的价值基础。当代“普世价值”就是“启蒙价值”经过人们几百年的认识和实践演化而成的。

中国现代性转向起于一百多年前的晚清。百年的路程是曲折的,百年的进步是伟大的,但到今天,这仍是一个“未完成的工程”。进入本世纪后,中国经济崛起,但增长模式的可持续性受到质疑,腐败滋生,社会公平和正义的缺失引起了人们的不满和担忧。面对这样的现象和问题,在中国知识界引发了“普世价值”与“中国模式”之争。

“中国模式论”所宣扬的是政府主导的、民族主义支撑的经济发展路径、政治权力结构和社会治理方式。它从一开始的“特殊论”正在走向“取代论”。“特殊论”是以特殊性消解普遍性。特殊和普遍本是相互依存的,没有普遍性何来特殊性。而“取代论”则宣称“中国价值”可以取代“启蒙价值”。“特殊论”和“取代论”试图用现代化、稳定、国家民族利益、民生、理想代替现代性、自由、个人权利、民主、理性这些普世价值的核心和基础,我认为是不可取的。

我们把以“启蒙价值”为源头的现代社会价值和制度安排视为普世性的。虽然不同的国家具有各自的文化、历史特征,但这种差异不是对普世价值和现代社会制度架构的颠覆和拒绝。从实现路径上讲,由于初始条件、内生状况、外部约束不同,后发国家不可能重复先驱国家走过的路,只能另辟蹊径。但这并不意味着这条道路的指向与现代性社会目标的偏离或背离。在这个意义上讲,当代中国的命题应该是“秉承普世价值,开创中国道路”,这正是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使命。

学术界的这场交锋或许还没有引起高校学生特别是80后年青一代应有的关注。但我认为这是一个未来的社会精英绕不开而且必须直面的问题,因为它关乎中国未来道路的选择。我在这里提出三个与经济和管理相关的问题。

1.政府职能:发展主义政府还是服务型政府

中国作为一个转轨中的发展中国家,在市场己发育到一定阶段后,是应该继续坚持强力政府,由政府主导经济发展,直接控制经济资源和要素价格,还是应该从“替代市场”转向“干预市场”,从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政府转为以提供公共产品和服务为中心的政府。前者被称为“发展主义政府”,它在特定条件下可能会带来较快的经济增长速度,但从长期来看它会造成权力与资本结合並导致腐败、扭曲市场价格体系造成资源错配、抑制企业家的创新精神、破坏市场的公平竞争、造成社会的不公。这些问题在今天的中国己充分显现。

2.国有资本:政府化还是社会化

国有企业是公有制计划经济的遗产。在“发展主义政府”的指导思想下,政府进一步扩大和强化了对经济资源,特别是国有企业的控制。这正是当前关于“收入分配不均”、“国进民退”争议的背景。

亚当-斯密的“国富论”是The Wealth of Nations(国民的财富) 而不是The Wealth of Governments(政府的财富)。发达国家经过资本社会化将原来少数寡头控制的经济资源分散到中产阶级和广大民众,使他们有了资产性收入,从而稳定了社会。中国在经济发展过程中应有序地、公平地将庞大的国有资产分散到民众手中,这是经济发展的目的、社会进步的表现。同时这样做也有利于政府将更多的资源配置到公共服务领域。

3.城镇化:土地经营还是人的发展

中国正在经历一场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城镇化进程。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字,目前中国城镇化率达46%,这一进程至少还会持续10年。

城镇化是与工业化并行的,也是解决城乡差别的必然选择。尽管我们在城镇化进程中取得了了不起的成绩,但相关的观念、制度、政策却明显滞后。在某种程度上讲,中国的城镇化伴生了地方政府过度依赖土地财政收入和开发商获取暴利的现象。问题的根子还是在于政府主导经济的理念和模式上。土地的获取是政府的“征购”行为而不是市场的交易,农民由此得到的“补偿”并不是真实的市场价格。在土地征购、转让和建筑、销售环节中,政府的收益主要不是用来向农民转移支付、为城市低收入群体建造廉租房。虽然城市更现代化了,但农民和城市居民却未能从中得到应有的利益。

以上三个问题都是当前中国经济发展中的重大问题。它们在表面上是经济问题和管理问题,但是在深层次上都是是否认同“普世价值”的问题。“普世价值”告诉我们,政府是服务于人民的,资产是属于社会大众的,城镇化是为了人的幸福的。而“中国模式论”鼓吹的却正好相反:人民要服从于政府、政府要控制资产、百姓的利益要让位于地方建设。

“普世价值”与“中国模式”之争,是在中国现代化进程关键时刻的一次具有方向性的重大交锋。对此,公共知识分子不应沉默,要用自己的良知担当起社会的责任和时代的使命。清华是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大学,明年将迎来百年华诞。一百年来,清华和从这里走出的学子在中国的现代化进程中做出了非凡贡献。我们的共和国已走过了两个三十年,未来的第三个三十年是中国现代化进程,特别是现代性社会构建极为重要的关键时期。我期待,同时我也充分相信,今天在座的新一代清华学子一定能秉承普世价值,担当起开创中国现代化之路的历史重任。

谢谢大家。

此文为作者作为演讲嘉宾在2010年7月19日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毕业典礼上的讲话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