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少在执法层面,马化腾没事,QQ也会没事。有事的,是中国的法治。

掐了,掐了,流氓软件祖宗周鸿祎和邪恶企鹅马化腾干架了,而且干得你死我活,一日一个高潮。事到如今,不得不说,流氓他祖宗果然厉害,马化腾的企鹅实在太蠢。

但转又想,这也怪不得QQ,谁让它被360给打中罩门了呢。莫伸手,伸手必被抓。讲的就是这道理,可马化腾这些年活得顺风顺水,从来都是他劫掠别人,别人还不能把他给咋了。没想到这次流氓他祖宗出山要扬名立万,自己这个中国互联网的老大不幸被他姓周的拿来祭旗了。

360说QQ偷偷扫描用户硬盘,窃取用户电脑中的资料。QQ当然否认。“可别啊!”360自信满满的说,“我有监控报告,我看到你了。不光我有,微软也有。我们有仇,微软总和你没仇吧……再不承认,不承认哥亮黑名单。你企鹅的小弟弟被我抓在手中了,让你闹腾!”

腾讯果然喊痛。落水狗不打,从来不是周鸿祎的风格。于是,周鸿祎祭出扣扣保镖,首先切了QQ偷窥之手,然后卸了QQ赚钱的插件。整个把企鹅的毛给拔光了,变成一个不能赚钱的肉企鹅。当然了,周鸿祎聪明,我只提供软件,拔不拔企鹅的毛用户您自己决定,拔多少您那看自己心情。

企鹅小弟弟这下被捏爆了。企鹅哭着说:“娘的,不让我活,我就死给你看!”一个弹出框——有我QQ没有360,有360没我QQ,用户你看着办!哼!

汗,这是什么烂招,打不过人家就来打自己的顾客,这不脑袋被抽了嘛。估计是下面疼晕了,上面也捣糨糊了。这正中了周鸿祎的奸计。“哈哈,终于落网不打自招了!”360莫名兴奋,“看,腾讯要是不偷偷扫描用户的硬盘,怎么知道用户电脑上装有360,这贼终于露馅了。”

还没完。在这别人看周鸿祎应该高兴的时刻,周鸿祎却内心忏悔起来。360表示,“对自己与腾讯的大战给用户带来的不便深刻反省。虽说俺也是为了保护用户的利益,但腾讯这厮打仗不遵守战争法,跟萨达姆一样滥用大杀器,竟然殃及无辜,实在可恨。痛定思痛,虽然我们还没手刃企鹅为广大用户报仇雪恨,但基于广大用户根本利益的考虑,360暂且放企鹅一马,稍后再找机会收拾它,实现正义。”经过一夜反思,360决定:下线扣扣保镖,并尽快使360和腾讯兼容,努力不给用户带来麻烦。

妙啊!绝啊!奸啊!360先打着维护用户利益的大旗向腾讯耍流氓,把腾讯给惹毛。待腾讯发疯后,又摇身一变成精神病医生,说“我来医治这个疯企鹅!免得他再祸害人间”。好人都让它一家做了,白痴、流氓、奸商、犯罪分子……这些恶名统统都让企鹅背了。这事做的,不佩服都不行。

360就是干净的吗?未必。王三表说了,360和QQ上面都还有个大BOSS,这个BOSS可以看全中国人的电脑。网上流言,360也为造长城出工出力。可即使这样,QQ也没辙啊,即使自己死,也不敢把他们的大BOSS给供出来啊,那样会死无全尸的。电脑安全不是腾讯的长处,又找不出360的不是。即使指责360也扫描客户硬盘,但也没用,谁让人家干的就是杀毒,不让它360扫描硬盘难道让它自杀不成。

360的进攻显然是有章可循,步步为营的,每一招都筹划的严丝合缝,且考虑了法律风险。相反,QQ每一步都在被动,每一个反击都落入360的圈套,完全被360按着打。更令人称奇的是,360在防范了自己行动法律风险的同时,还让QQ的每一步行动都成了违法之举。扫描硬盘——非法窃取隐私和资料,涉及民事侵权甚至刑事犯罪;逼迫客户二选一——滥用市场垄断地位,不正当竞争;禁止在装有360的电脑上运行QQ——对自己客户违约。

360大战QQ,是一场荒诞的大戏。在这场大戏中,缺位的是法律和执法者。两个大公司,竞争中不依循法律途径合法进行,反而使用这种绑架用户、要挟用户的下三滥手法,不能不说是中国法律的悲哀。

更为悲哀的是,中国明明有法律制裁这种违法竞争,但执法部门却不见了身影,使法律沦为具文。执法部门若是有所作为,每一项罪名都可以致把腾讯收拾的服服帖帖。若是涉及刑事犯罪,严格起来,马化腾是可以进号子的。

当然,前几日深圳特区三十年大庆,人家流氓马化腾可是和李嘉诚并列的英雄人物,受到过总书记的亲切接见,还送了总书记一个QQ号。这等人物,自然不能折了面子,否则也就是折了另一个人的面子。

可以预见,至少在执法层面,马化腾没事,QQ也会没事。有事的,是中国的法治。

Share

最近两期的《新世纪周刊》很有趣。2月22日的刊物中有两篇谈时下流行的“三网融合”的文章。其一是《三网融合猜想》;其二是《广电的救赎》。俗语云:“无利不起早”,用这句传统智慧看三网之争十分贴切。广电之所以一直抵制三网融合,正在于融合之后广电就再也不能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了。同时,蝉联多年中国最SB部门的广电在市场竞争中显然要被彻底的干掉。另一句俗话说的好,“人蠢不能怪社会”,太蠢了,D都救不了你。

不过广电还是要救的。原因不是因为广电有改日变聪明的牵制,还是因为他最SB,最SB的就是最听话的,终极BOSS就是要一个最听话的最傻的来管制信息。整天看着那些最SB不么审批通过的电视节目,人不变蠢才怪呢。

3月1日这期的《新世纪周刊》以《魔兽世界的魔幻现实》为封面文章。王烁轮值的这期文章太有趣了。看完这期的文章就能够理解,为何最SB头衔霸主广电总局会把多年蝉联的王冠给丢掉,让以前不出名的版署给抢去。人家版署真不是盖的,玩起阴的那是忒狠。想当年,那些游戏运营商“到处求爷爷告奶奶想找人管他们”而不得。后来,网络游戏开始赚钱的时候,板哥和萌爷不惜放弃高大全的形象,像一对泼妇一样在北京城骂街,也不管紫禁城里的老大面子上是否挂得住。那是利啊!无利不起早嘛。

看了这期的文章,我特意下载了《网瘾战争》。之前看twitter上众人热捧这部片子,当时没怎么放在心上,说实在的,有些轻视,毕竟自从《馒头血案》之后,就没有什么号的网络电影了。但今天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网瘾战争》那是足以和《阿凡达》相抗衡的国产精品大片啊。演员来自天南地北,画面那是美国暴雪的特效,剧本来自中国现实社会,台词来自日日翻新的流行语……这阵势,绝对大制作史诗巨片。看完之后,我强烈认为,这部片子应该代表中国角逐今年的奥斯卡。但这毕竟是我的想法,不是治疗网瘾的杨叫兽的想法,连纯金铸造的奥斯卡小金人都在今年的核谐攻击中化为灰烬,我还能说什么呢。

Ishnuala

Share

前些天想学着朋友把博客移到网站的blog子目录中去。结果,技术不到家,操作很失败——网站直接挂了,404 NOT FOUND。

今天空闲,就尝试着自己解决下。鼓捣半日,把数据文件给移回到原来的位置,页面不404 NOT FOUND了,但仍未完全好。后到豆瓣的WordPress小组发了个求救贴,希冀能够遇到大侠出手帮助。没想到,仅仅几分钟后就有一位Shayne同学出手回帖。吾好似茫茫大海中遇到航船,赶紧把信息发了过去。

Shayne同学用了不到半小时就把网站给搞定了,还顺便把博客给移到了blog子目录中去,毕其功于一役。让我不知怎么感谢好。

顺便去看了看Shayne同学的博客,我有发现了另一重惊喜:博客主人的文字节奏感特别好,下笔时能够控制得住自己的感情。我一直嫌自己的文字隐隐有股“戾气”,莫名地难以除去,以后多了个学习的地方。

博客,亦即日志部分,移到子目录中后,大家登录我的网站www.zhongzhijun.com首先会看到一个静态页面,通过点击右侧的链接即可进入“日志”、“相册”等具体页面。同时,以前发表的日志及相册等页面的地址也有相应变化,在原地址的.com后面加上“/blog”。譬如,原先一篇博文的页面地址是http://www.zhongzhijun.com/?p=623,现在则是http://www.zhongzhijun.com/blog/?p=623。RSS链接地址变化同上,新地址是:http://www.zhongzhijun.com/blog/?feed=rss2

仅此而已。

Share

周日下午到季风书店徐家汇店参加了蓝驽举办的主题为“网络时代的阅读”的讨论会。我是以启明书社的志愿者的身份参加此次讨论的,因而谈了谈网络时代的阅读对启明所从事的在偏远地区学校建设图书馆的公益工作的影响。

启明书社希望中国所有的儿童都能够有足够的书读,有足够好的书读。正是为了这个目标,全国各地的志愿者共同聚集于启明书社,贡献着各自的力量。为了实现每个儿童都有好书读的目标,启明必须不断的采购和更新图书,这部分的费用时花费了启明大量的捐赠。新建并维持一个图书馆的3年的运作,需要将60%的资金投入于图书采购和更新。为了图书馆的运作的质量和实际的效果,启明的图书全都是经过科学挑选和组合的新书,量比较大,而且分散,无法要求捐赠者直接提供图书捐赠。而由于书的印刷和运输等成本,出版和发行方显然也无法以捐赠者的身份直接向启明捐赠图书。所以,启明必须花费大量的资金采购。

网络化阅读的出现,使得启明多了一种选择。结合讨论中大家的一些想法,在此我们可以畅想下不远的将来启明运作的流程:

1. 建立图书馆

这个实体的图书馆不是为了存储实体的图书,而是作为图书馆管理员的办公场所,存储电子个数图书的数据库也将放在此。另外,实体的空间也可以作为开展各类文体娱乐活动的场所,丰富小朋友们的课余生活。

2. 采购阅读终端设备

随着技术的成熟和市场的扩大,电子阅读器的价格大幅下降。如果电子阅读器的价格能够下降到目前价格的10%或者更低(如300元或者100元以下),那么启明就可以为图书馆采购大量的电子阅读器,变出借图书为出借电子阅读器。甚至连这一步也可以省略,因为当价格降到很低时,普通农村家庭也可以承受其价格,电子阅读器或许将成为每个学生的必备装备。

3. 采购电子书

由于生产电子书的边际成本可以忽略不计,而原本就无法购买图书的偏远地区农村本来就是出版商的市场盲点,因此启明可以同出版商联系,由出版商向启明提供免费或者低于市场价的电子书,并在技术上予以特殊的设置,使得这些电子书可以被不同的电子阅读器重复的打开,适用于图书馆的频繁出借的模式,但同时又不至于流露到启明书社的图书馆之外的读者中去,避免损害出版商在自己市场上的收益。

4. 图书借阅

小朋友们拿着自己的借阅证和电子阅读器到启明书社的图书馆中,在电脑中自由选择图书,选中后向老师登记借阅,从图书馆数据库中传输到自己的电子阅读器中。借阅的电子图书经报备延长借阅期,在规定的借阅期期满后,电子图书会自动从借阅者的电子阅读器中删除。

5. 阅读互动

在使用电子阅读器阅读图书的过程中,小朋友们可以通过备注等功能随时写下自己的感受和想法,并通过网络和其他小朋友以及老师分享,也可以组成不同大小的组一起协同讨论。

想像的未来的启明书社图书馆的运作方式有两大好处:其一,借阅了图书馆的图书采购成本,从而降低了支出;其二,加强了阅读过程中的互动和协同,提高了阅读质量。这两方面都是启明非常乐于见到的。

会上鹏霄和于玲娜还提出了不少富有挑战性的问题,使大家的讨论更加深入。

鹏霄的主要问题是:网络阅读可能使得阅读越来越不成为阅读。随着阅读网络化,实体印刷的书籍将成为历史,文字都化作显示设备上的比特流。而日益增强的信息整合,使得文字周围整合了许多其他的信息。譬如在阅读一本关于非洲的电子书时,显示器上可能会结合了图片,视频,履行广告等信息。这些信息不可避免地会分散阅读者的注意力、浪费阅读者的时间,使得阅读的效率和质量下降。

于玲娜的主要问题是:目前网络阅读是互联网免费运动的一部分,将来应该也会如此。但隐藏在看似高尚的免费模式的背后,其实是受金钱驱动的利润的追逐。内容、甚至终端的免费提供者会使用各种各样的手段——最简单的如插入广告——的方式来从读者身上赚取利润。为了最求更高的利润,资本会“使用全世界最聪明的头脑研究阅读者的头脑以降低成本,提高收益”。面对这种强大的主动进攻,普通的阅读者根本无法抵挡。此时,阅读难免被资本操纵,人也难免被异化。这将是一个可怕的远景。

鹏霄和于玲娜的忧虑很有必要,也很有深度,是目前阅读网络化过程中特别考虑的问题。虽然如此,但我认为我们没有必要把问题想得太过严重,以至于要终止阅读网络化的进程。

对于鹏霄的问题,我认为可以从两个方面来回答。

首先,在许多时候,我们需要多维的阅读。举一个例子,前不久我看了一部名叫Amistad的美国电影,导演是斯皮尔伯格。电影围绕1840年代的Amistad案展开,以奴隶制被废除的前夜为背景,讲述了一群被绑架贩卖的黑奴争取自由的故事,同时也展示了那个时代的美国历史和政治问题。我感觉这部电影拍得很好,看完后想以“电影Amistad中的法律问题”为题写一篇随笔。Amistad案非常复杂,里面有7方当事人,涉及财产法、国际法、海商法、宪法、刑法等法律领域的问题,关系美国、西班牙等国家的国际关系问题、涉及美国联邦和地方,北方与南方的冲突等政治冲突、还有国际废奴运动、美国废奴运动等历史事件等等,总之是非常非常的复杂。为了写这篇随笔,我要同时参考电影和维基百科上的页面,还要查询相关的法律文件,协作的速度特别慢。而且由于一些关键的法律文件仍找不到,我这篇随笔已经拖了半个多月却仍未完成。

假如在将来的某一天真的有一种终端设备面世,可以让我在阅读的过程中随时参考与阅读内容相关的图片或影音资料,那我这篇随笔写起来一定方便多了。正如出席讨论的做电子阅读设备研发的竺先生所说,许多学者对电子阅读器特别感兴趣,因为它大大提高了研究的效率,查资料时再也不用把自己埋在堆积如山的书本中了。推而广之,电子阅读器能够提高学术研究效率,自然也会对我们社会的进步产生巨大的推动作用。

其次,网络时代同时也是一个自由和开放的时代。由于可供选择的内容和终端十分广泛,阅读者选择的自由将前所未有的提高。而网络的开放性又使得新的事务不断涌现,从而不断矫正过去的错误。譬如以前各类网站上广告特别多,跳来跳去无比讨厌。后来,随着浏览器的开源化,各种各样的广告拦截插件被不知来自地球哪个角落里的网友制作出来并免费分享给所有人使用,用户只要轻点鼠标,电脑显示器就清净了。或者即使无法拦截,但如果一个内容提供者强行插入的各式干扰过多,那么在激烈的竞争市场中,它必将很快被淘汰出局。

同样,将来的阅读网络也会如此。面对前所未有的丰富的资源,阅读者可以自由选择自己想读的内容和形式(当然也可以选择传统的纸质阅读,只是成本相对而言会比较高),即使出现了令人讨厌的干扰,也将是暂时的,或者可以被解决的。最重要的在于,阅读者能够阅读的内容和深度都将得到前所未有的满足,阅读的核心目标——知识的获取和生产——也更加的便捷和高效了。只要实现了核心的目标,那么承受一定的不快应是可以被接受的,否则这个世界真的就是完美的天国了。However,我们仍是生活在世俗的大地上。

对于于玲娜的问题,可以接着上面的回答继续谈。

资本的目标在于逐利,但这并非意味着资本的利益和公共的利益以及人类长远的利益无法调和共存。这个问题在很多年前就有了两种截然不同的回答。亚当.斯密认为二者之间不是根本对立的,可以共存并相互促进;而马克思等则认为二者是根本对立的。两种不同的回答产生了两种不同的理论,经过近200年的实践,今日的人们发现斯密是正确的。

网络亦是如此。追求利润既是资本的目标,同时也是网络继续发展的基础。任何事物都非无源之水,其产生、发展必须有物质的支持,亦即资本的推动,这是经济学的基本原理。譬如Google,这个年轻的互联网公司的大部分产品都是免费的,它生存的核心在于免费的产品之上所附的广告。它靠免费的产品吸引庞大的用户,靠庞大的用户赚取巨额广告费,靠巨额的广告费提供更多更好的免费的产品,从而形成一个完整的商业链条,并颠覆了传统的商业模式。在这个商业链条中,它的产品并非绝对免费,因为用户需要浏览广告或点击广告的链接。正如于玲娜所言,“我的注意力没有price,但有value”,Google从用户那里赚取了注意力,也就是赚取了用户的value。

但正如我们所处的宇宙可以被看做一个巨大的熵一样,任何部位的有序必然伴随着另一部位的无序。同理,我们要获取知识,也必然要付出相应的成本。在没有网络的时代,我们为了阅读一本书,就必须花费一定的时间工作,用时间和劳动挣来的钱(或者不工作,向工作的父母要他们用时间和劳动挣来的钱)来购买图书,或利用挣来的空闲假期花费一天的时间到图书馆去借阅。在这种模式下,阅读者在阅读的过程中或许全神贯注于书本,但在阅读之外,其实为了一天全神贯注的阅读付出了大量的时间和劳动。

而在一切内容都免费的网络阅读时代,阅读者只要登录网络图书馆,鼠标一点,就可以将图书下载到自己的手掌之中阅读,阅读的过程中或许要花费几秒钟或几分钟点击几个广告链接作为代价。但是,相对于以前为了买一本书而花费的大量工作时间,这几秒钟或几分钟又能算得了什么呢?“足不出户,坐拥书城”,“两耳不闻天下事,一心只读圣贤书”,“雪夜闭门读禁书”,这些都是许多读书人的理想阅读生活。这些理想并非虚幻不能实现,但要想实现这些理想,背后必须有相应的物质的支持,要么是自己集中时间为了理想而劳动,要么是驱使一部分人为自己的理想劳动。正如互联网的绝对免费是不可能实现的,绝对免费的阅读也是不可能的。过去如此,现在如此,将来也是如此。

无论时代怎么变,这个世界的物质总量并没有改变,改变的是物质的利用方式和利用效率。网络阅读时代带给阅读的,正是前所未有的丰富的阅读内容和极高的阅读效率。而资本和商业正是目前我们所知的支撑物质利用方式变革和效率提高的最有效的方式。既然如此,我们为何要恐惧和排斥它们呢。

当然,我对阅读的网络化也有自己的担忧。当纸张中的信息都化作比特流,且内容的整合程度越来越深时,人类在获取知识和生产新知识的过程中如何避免被僵化的机器所“僵化”。譬如目前很多人已经指出的,大家利用RSS等技术订阅自己喜欢看的内容,利用Google的网页引用排名技术搜索信息,从而获取的信息和观点都是同质的,相反立场的看法就难以进入订阅者的大脑,这种“偏食”的知识获取方式显然是不健康的,以偏颇的信息在生产出来的新知识必然是偏颇的。假如我们今天不是坐在一起讨论,而是在网上自由的阅读,那么我可能只会阅读和我看法相近的罗颖杰的文章,而不会读于玲娜的文章了。这样,没有了批评,可能真是杯具了。

如果我们的担忧再更科幻些,假设将来某一天全世界的电脑服务器真的进化到了会思考的MATRIX状态,人类是否会被电脑的意识所控制,从而真的像《黑客帝国》中那样成为供养MATRIX的肉体,人类文明也因而被电脑消灭了。

天哪,真的很可怕!

人类社会的发展,往往是解决旧问题的同时产生新的问题,旧问题不断解决,新问题生生不息,人类社会也小步前进。相对于传统的阅读方式而言,网络化的阅读是一次革命性的变革,如同文字的发明和印刷术的出现一样。变革有进步和倒退之分,但阅读网络化这次变革显然是进步的,因为它使得阅读的核心目标——知识的获取和生产——更加便捷和高效。同样,这种变革不可能完美,我们在欣喜的同时也要保持警惕,但不应因噎废食,而应在变革中思考应对之策。

Share

主编大人在荣归母校的历史性演讲中说道:“如果你还在用什么Windows Live Space这样的东西,你都不好意思跟别人打招呼。”看了这句话偶是羞愧啊,因为俺一直用的都是Windows Live Space作为博客根据地。这两年,微软对Live组件做了很多次更新,虽然界面越做越漂亮了,可是Space的人气也越来越差了,因为微软的那帮工程师把Space弄得越来越不起眼了,找个链接都很难。

到域名网站一看,俺的大名.com的域名还没被注册,于是三下五除二,立即抢了过来。由是,俺也成了Wordpress的一员,加入了独立博客大军。

WordPress给的第一个日志标题是Hello, World,偶嫌它太小气,于是改成了Hello, Cosmos.呼呼,外星人们,快来看看吧。

www.zhongzhijun.com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