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息了两天,期间手机坏了。今天上班,带了临时借来的一个原始手机,手机里面没电话号码,无法给别人打电话,发短信;不好上网,更不能上微博。顿时感觉,自己回到了工业时代。空闲时,抬头一望,似茫然若失。

前天问同学借这手机时,约好某点某刻在火车站站1号口见。提前赶到等,时刻到了人没来。等了一会,急了,担心之前没说清,同学别跑到4号线的口去等了。两边联系不上,去四号线找又担心同学期间赶到找不到我……就这样,成僵局了。又等了一刻钟,同学终于还是到了。原来临出发前发现旧手机没电了,又在家充了点电。

见到同学,我随口说,不知道古人怎么约会见面的。随即想起,其实何必是古人,往前推15年即可。几点几分某某公园门口见?要是中间出了岔子,估计要各自奔回家了。

后来想想,真的回到通信前时代,与外界短线,估计会少一些焦虑吧。

Share
昨天是汶川地震三周年祭。时间转瞬而过,但有些事情实在难忘。
 
三年前地震发生时,我正在前往浦东的地铁二号线上,前往现在单位签约,所以地震发生时并不知情。世纪大道站出来后,见街上都是人,还以为发生了火灾。但四处张望,并无烟火。找不到单位,打电话也无法接通。后联系到在附近办公的启明书社Coco,方知地震。回办公室后,Coco随手把门关上,有防震经验的汤老师当即又把门打开,告知这样十分危险。我们年青一代没有经历过地震,当时远未料到后果惨烈如斯。
 
去年,陪同参加启明书社各地图书室来沪参加年会的师生。靓妹和开心果两位小朋友都来自汶川,极其可爱。后来已经十分熟悉,成了好朋友了,才小心翼翼聊起当日遭遇。两位小朋友都极为幸运:靓妹当时在外上体育课,开心果在教室内但及时逃出。开心果说,跑在前面的一位小朋友被飞下的砖块击中头部,当场就没了。看着她们俩,想到那些远去的孩子,逝去的生命,顿觉人生无常,生之可贵。
 
三周年时,很想联系经历地震灾难的靓妹和开心果小朋友,但又担心增加伤痛,遂作罢。但下午时,这两位小朋友都发来短信问候我,虽都没聊地震,但倍感温馨。
Share

2011年元旦,和一群好友游玩杭州庆祝新年。当晚,大家围在一起分享过去一年各自文娱生活TOP 3,讲述一年中影响最大的三本书、三个电影、三个活动等。我只简单的就阅读、影视和活动说了两个,所以只能算是TOP 2。

年度阅读:

1、Supreme Power:该书讲述1937年美国宪政危机的前因后果,内容详细,文笔好,可读性强。主要收获有三点:1、美国宪政体制下三大权力分支如何运作,建国者所设想的“分权制衡”机制在此次宪政危机中体现的淋漓尽致;2、经济危机与政府规制。在社会危机时,政府最有冲动,也最有条件侵蚀公民的权利,扩大政府的权力。独裁,往往产生于危机之中;3、司法系统必须保持必要的克制。在宪政体制下,司法能动主义含有很大的失败风险,往往解决不了问题却制造问题。

2、国会行动的逻辑。看美国国会议员是怎么决定投票的。

年度影视

1、宾虚:美国大片;

2、圣殿春秋:英剧。

两部片子都带有基督教信仰色彩。我虽不信教,但感觉这两部片对信仰的表达的确很不错,看了比较有感触。

年度活动

1、半程马拉松:之前两次参加,都因伤未能如愿,今年终于一气呵成。马拉松这种高强度运动,既是对体力的考验,也是对意志的考验。中途因身体反应差点半途而废,幸有校友红牛帮助,以及整个活动的气氛感染,坚持了下去,而且还超乎预计时间完成。跑完后,心情很舒畅,积累了两年的遗憾一扫而去。

2、启明年会。为了年会前后忙碌很久,连续陪了老师和小朋友三天。陪启明走过四年,收获颇多,获得年度最佳志愿者,很是开心。

Share

跑完了。半程,2小时10分钟。

跑之前还是很担心的,之前膝盖伤痛似乎还没好。跑完后发现,膝盖并没有太大的影响。

在检录处看到交大校友。每年交大参加的人都比较多,学生们都是团报,组织得比较好,衣服前后都贴有交大的标志。据这位校友说,今年来了6车人。一起聊了会,讨了张标志贴在自己胸前,冒充一下在校学生。当时没有想到,这份标志会帮了自己大忙。

今年赛道安排的不是很好,在6公里附近穿过复兴路隧道,上下落差25米的两个坡道给不少参加比赛的选手带来麻烦。下坡道时速度不由自主加快,许多人被打乱节奏,这对前半程来说是很危险的。在过隧道时,发现有人踉跄摔倒,后来得知并非个例。上坡道时十分消耗体力,不得不停下走一会。

在隧道中间时,影响即已出现,右下肋部开始疼痛,不由的担心能否跑完全程。咬牙坚持往前,在十二公里多的地方,听见有人喊“交大加油”。其实之前也有人喊,听说许多志愿者都是交大的学生。这次又往路边望去,看到几位志愿者在提供香蕉和饮料,其中有红牛。就穿过警戒线跑了过去,果然是交大学生。拿了一根香蕉和一罐热乎乎的红牛,说了声谢谢,又继续往前。香蕉和红牛下肚后,效果很明显,肋部不痛了,体力也感觉好些了。红牛给力,校友给力!

在快接近终点时,路边想起欢呼声。一看,一黑人兄弟像黑闪电一样已经往前奔去了——那是全程选手,看来冠军在望。这就是大牛啊。

终于,在9:42分的时候,跑到了终点,最终净成绩是2小时10分钟。这个成绩比预计的要好的多,原本想最好也要两个半小时才能完成。人多一起跑效果就是好,大家相互鼓励,你追我赶,气氛高。这次出了在2-15公里之间停下步行几次外,其他赛程很少停下。而且即使是停下,也比平时锻炼的时间短,一般也就是20多米后就就像跑了。

负责存衣车的志愿者也是交大校友,两个大一的小学妹。看到我胸前的标志,很开心的喊学长,祝贺我完成比赛,帮我找存衣包裹。学妹手中有相机,就让帮忙拍了两张。在出去时,还碰到其他志愿者,也在喊学长。一听就知是今年刚入学的大一小朋友们,在校园中见人就喊“学长、学姐”的习惯还没改过来。许久没被这样称呼了,听起来很亲切,恍似回到了校园时代。

DSC01558

一路上看到许多奇人。有位兄弟,光着脚丫子跑,而且跑得很欢。参赛的老年人有很多,在18公里处,看到一位老年人身体弓得厉害,似乎受伤了,但仍在坚持往前跑。再往前,还有一位独臂老人,似乎是日本人,一只手臂摆动着往前。后来还听其他跑友说,有位老人倒着跑全程……路上不时可以看到体力不支或受伤停下的人,有医生陪护。但没有人失望,送去鼓励,继续前进。

Share

在祥和的圣歌中,见证了饭醉分子安和沉思的婚礼。

陆家浜路附近的清心堂的主堂建德很好。下午太阳西下,十字架两旁的玻璃在阳光照耀下发出金色的光芒,给这喜庆的婚礼增添了圣洁的色彩。唱诗班的歌声美妙庄严,现场的宾客也可感觉到其中的神圣。

DSC01959

主堂仪式结束后,新郎新娘接着在小堂举办了一个比较活泼的仪式。沉思的妈妈不愧是文艺老青年,上台说话文采斐然,让人感动。安的爸爸还和诗一首,老人家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安的领导讲话很有趣,她的同事们制作的视频逗得不行。

豆瓣上的钱老师打头阵之后,新郎沉思用一个PPT回顾了和新娘三年来的点点滴滴,从相识、相知、相恋到皆为连理,其中有拘禁、喜悦,也有挫折和悲伤,让人感动不已。咨询男新郎充分发挥职业特长,把两人的感情历程说得婉转曲折,引人入胜。

DSC01976

新郎的发言,可以总结为三个感谢:感谢豆瓣网、感谢【读品】、感谢渡口书店。他们因【读品】在豆瓣网发起的活动而相识,因渡口书店而相知相恋。想当初二人相会,男主角见女主角随身带了许多台版的村上春树作品,于是来了一句:“你也很喜欢村上春树啊!”然后,两个文艺青年的感情就这样开始了。这不是俗套的网恋,双方在同一个城市,有这共同的爱好——读书,然后因读书而因缘际会,由书缘结成良缘。其中浪漫,羡煞人眼。

其实在安和沉思之前,饭醉团伙中还有一对朋友结为婚礼,而且也是相识于渡口书店。所以,现场观礼的渡口书店老板也会很高兴,这是多好的免费广告啊。所以,想寻求浪漫的朋友们,快去巨鹿路的渡口书店吧。

饭醉团伙中的二十多位饭醉分子也是今天这对新人爱情的见证者。如新郎所言,两人在许多关键的时候,都是饭醉分子dodo同学帮忙从中帮助,这才有了今天的结合。新郎沉思加在天津,没怎么邀请亲友,于是我们这帮饭醉分子就全坐在新郎亲属一侧,成为一群特殊的“亲属”。

DSC01979

伴郎:婚礼现场第二帅

DSC02002

DSC02035

书缘与浪漫

我们这群人,穿梭于这个大都市,只因共同的爱好而走到一起,结成好朋友,实在是缘分。这份缘分中能发展出爱情和婚姻,更是缘分中的缘分,实在弥足珍贵。

感慨完了,谨祝安和沉思——天长地久,白头偕老!

Share

美国本地时间8月5日,参议院以63-37的票数通过了奥巴马总统对艾琳娜·卡根的大法官提名。自此,艾琳娜·卡根,这位前哈佛大学法学院院长,前政府首席律师,完成了法律人职业生涯中最为华丽的一次转身,成为联邦最高法院的一名看门人。

在几个月的听证过程中,缺少担任法官的资历成为卡根的反对者们手中最为重要的议题。共和党人选择这个议题作为主要攻击武器,多少也显得尴尬和无奈。毕竟,被共和党人奉作几十年来大法官楷模的伦奎斯特首席大法官在进入最高法院之前也没有过担任法官的经验。伦奎斯特刚刚去世没几年,他将最高法院保守化的功绩还在保守派的传颂之中。同样不能忘记的是,和卡根一样,伦奎斯特在进入最高法院前也在司法部任职,担任助理检察官一职,二人职业生涯颇多重合之处。批评卡根没有法官经验,看似有力,却难免自我否定,难以自圆其说。更何况,在历史上,在进入最高法院之前没有法官资历的大法官并不在少数。据统计,约有三分之一的大法官在担任大法官前没有法官资历,这个名单中包含了很多著名大法官,如最为著名的马歇尔大法官,布兰代斯大法官等等。

之所以说共和党人有些无奈,是因为卡根缺少法官经验这个短板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卡根通过提名听证的一个优势。历来在大法官的提名听证会上,各路人马都掘地三尺,把被提名人所做的每一个判决、所说的每一句话,都翻出来逐字逐句地推敲辩诘。曾担任过法官的被提名人,自然有许多判决书可资调查,特别是涉及诸如妇女堕胎权同、性恋、移民等社会敏感问题的案件,反对者可以从相关判决意见中找到质问的弹药。对被提名人而言,这种质问最为麻烦:维护自己以往的观点,可能是和反对者直接对立;推翻自己以往的观点,又显得法律理念前后不一,此乃司法裁判大忌。然而,这个两难对卡根而言却不存在,因为她没有写过判决书,也就没有白纸黑字记录下来的具有法律效力的判决意见。这样一来,卡根在听证会上只要守口如瓶,对敏感问题不给出明确立场即可。纵观整个听证会,卡根的反对者虽众,但的确没有出现激烈胶着的质问。

此次提名确认的赞成票和反对票“党派立场”十分鲜明。63张赞成票中,56张来自民主党参议员,5张来自共和党参议员,2张独立参议员。民主党参议员中,有一位加入反对派共和党阵营,投出了一张反对票。相比于去年8月索托马约尔大法官的提名确认投票,此次投票中支持卡根的共和党参议员的票数变少了,投票的分布与参议员内两党议席的分布基本相同,基本上是参议院中党派力量的对比的展现。这不得不使人质疑:被提名者的法律素养对提名的到底有无影响?

政治,还是政治。美国宪法和美国人民希望避免司法卷入政治。对于卡根的提名确认,共和党参议员麦克康奈尔称:美国人民希望,无论是简单的法庭还是最高法院,政治都应止步于法院大门之外。但根据卡根以往的记录,她做不到这一点。

这是一句响亮的口号,符合外界对最高法院的期望;这也是一句空洞的口号,不符合最高法院的实际。历来大法官提名,都是美国行政、立法两大分支角力的战场。一旦获得提名机会,总统都会选择偏向于自己政治立场的人选。麦克康奈尔参议员可能忘记了,1930年代宪政危机时,当时前美国律师协会(ABA)主席斯特劳恩也曾宣称:“最高法院里里过去绝对没有,将来也绝对不能有任何政治问题存在。”可斯特劳恩心中这个没有政治问题的最高法院,却正是政治问题最多的最高法院,多到了引发一场宪政危机,以至于罗斯福总统提出了“填塞计划”,以彻底削弱最高法院作为三权分立中的一极的地位的地步。现在,妇女堕胎权、同性婚姻合法化、医改法案合宪性,以及最近日渐升级的移民法律制度等议题,个个都是棘手的政治问题。在提名听证会上,卡根不止一次被质问对这些问题的看法。如果最高法院没有政治,参议员们就不必去质问候选人在诸多政治问题上的观点了。小布什的八年白宫生涯,受益于大法官的政治立场颇多;在任期内,副总统切尼和斯卡利亚大法官情同兄弟,在案件中出现利益冲突也不回避。政治,从来都是最高法院的一部分。

卡根在担任哈佛法学院院长期间,曾反对美国军方在该院招募学生时对同性恋的歧视政策。卡根还长期在民主党政府任职,和奥巴马总统关系紧密。因此,共和党参议员担心她会将自己的政治价值观和意识形态带入最高法院的判决中。其实,卡根个人观点温和,且以擅长调和不同观点和派别闻名。奥巴马之所以从众多优秀的候选者中提名没有法官资历的卡根,正是看中她的这些特长,以期她能改善目前日益意识形态化的最高法院。当然,无论卡根如何温和,如何善于团结不同意见,她的判决意见中不可能不含有自己的价值观,毕竟法官是人非神。平心而论,卡根既不是第一个、也绝不是最后一个将自己的政治观点带入最高法院的大法官。

坐上最高法院审判席的高背椅固然是一名法律人职业生涯中最耀眼的辉煌,但在即将到来的新的庭期中,新晋大法官卡根所要面对的却不只是成功的喜悦。医改法案通过后,十三个州的检察长立即在联邦法院起诉联邦政府,要求判定医改法案违宪;亚利桑那州通过严厉的移民管理法律后,联邦政府起诉亚利桑那州,认为该州有关移民管理的州法律侵犯了联邦的权力,属违宪行为;就在卡根通过提名确认之后,加利福尼亚州北部地区联邦法院的沃克法官认为加州禁止同性婚姻的州宪法修正案违宪,支持了同性恋者同性婚姻合法化的请求。这个案子诉讼双方,从开始就皆立志将案件上诉到最高法院,希望由最高法院做出一个关于同性恋问题的终局裁决。所以,可以期待,同性恋这个敏感的话题也会在接下来的1-2年中摆到大法官们的案头。

在美国社会逐步意识形态化的政治大背景中,最高法院也无法独善其身,同样成为意识形态化的灾区。现在,美国又恰逢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经济危机,各种社会问题都在短时间内聚集、爆发。“变与不变”的争论,让这个国家显得风云际会。在这样的社会大背景下,最高法院的一举一动,都关乎美国各派政治力量之间的平衡态势。正如最高人民法院何帆法官所言,随着年富力强的罗伯茨首席大法官对最高法院的掌控力逐渐增强,美国最高法院的实力也在相应增加。这不禁让外界担心,目前保守派占优的最高法院会不会通过司法分支维护保守派的利益和价值观,甚至挑战危机中的民主党人行政分支。

宅男宅女都把自由看得十分重要。反过来说,自由是“宅居生活”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历史上,有好几位终身未婚的大法官都是坚定的自由派,如卡多佐大法官,如刚辞职的隐士大法官苏特。巧的是,新任大法官卡根女士也是单身一族,如果她也是宅居一族,美国的自由派或许可以把担忧她保守的心先放下来。

Share